检书烧烛短,看剑引杯长。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xinyumri

博文

夜读《高祖还乡》

已有 4710 次阅读 2015-11-27 00:25 |个人分类:读书|系统分类:人文社科|关键词:元曲,文学经典| 元曲, 文学经典

深夜,在旧金山机场等红眼班机。昏昏然有睡意,遂打开电脑中王富仁《古老的回声》一书。我出国时尚不知有王富仁,但他的这本介绍中国古代文学经典的书,却是看了第一眼就喜欢上了。这本书里收录的,是清一色的诗歌和词曲,许多是经典中的经典,唯有睢景臣的《高祖还乡》,我还是头一次读到。然而读后大乐,心想王朔怎么穿越到元朝去写散曲了?

 

王文开篇并没有直接去讲睢景臣的《高祖还乡》,而是先从《史记·高祖本纪》讲起:

 

高祖还归,过沛,留。置酒沛宫,悉召故人父老子弟纵酒,发沛中儿得百二十人,教之歌。酒酣,高祖击筑,自为歌诗曰:“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安得猛士兮守四方!”令儿皆和习之。高祖乃起舞,慷慨伤怀,泣数行下。

 

太史公对“高祖还乡”的记述十分地高大上,走的是官科史家正统的路子。然而睢景臣这篇《高祖还乡》的切入点则却完全不同了,他是从一个乡村小财主的角度来讲这个故事的。看完让人忍俊不禁,这哪里是高祖还乡,分明是赵本山回老家!

 

全曲一共只有短短的八节,第一节写乡亲们的准备活动,先是社长发告示,接下来是“王乡老”和“赵忙郎”们的忙碌,把瓦台盘和酒胡芦都端出来了,又是刷新头巾,又是糨绸布衫,duang! 乡亲们瞬间都成了土豪。

 

接下来的三节写迎銮驾的场面,当然,还是那个没见过世面的小财主眼里的。领队的是不良青年“瞎王留”,迎候的是一群“伙乔男女”,他们自以为很拉风地“胡踢蹬吹笛擂鼓”。瞧!迎面过来了皇家旗队,月旗是“白胡阑套住个迎霜兔”(胡阑:hu-an ),日旗是“红曲连打着个毕月乌”(曲连:qu-an )。凤凰成了鸡,飞虎权作狗,龙本来长得就像蛇。却原来皇家旗队打的都是跳舞的鸡,生翅的狗,缠葫芦的蛇。

 

旗队过后是皇家仪仗队,小财主不识货,眼里看到的尽是镀了金银的农具和水果,实在认不出来了,就说是“不曾见的器仗”,“大作怪的衣服”。再下来便是銮驾了,小财主纳闷呐,怎么都是马而不是驴拉车?还有那些个让人眼晕的“天曹判”、“递送夫”和“多娇女”,睢景臣没有直接写,但估摸着小财主已经看傻眼了。

 

接下来,神级人物出场了,那一句“那大汉觑得人如无物”,忒传神了!不过,包袱在后头呢,童鞋们自己去读吧。

 

【般涉调·哨遍】高祖还乡

 

[哨遍] 社长排门告示,但有的差使无推故,这差使不寻俗。一壁厢纳草也根,一边又要差夫索应付。又是言车驾,都说是銮舆,今日还乡故。王乡老执定瓦台盘,赵忙郎抱着酒胡芦。新刷来的头巾,恰糨来的绸衫,畅好是妆幺大户。

 

[耍孩儿] 瞎王留引定伙乔男女,胡踢蹬吹笛擂鼓。见一彪人马到庄门,匹头里几面旗舒。一面旗白胡阑套住个迎霜兔,一面旗红曲连打着个毕月乌。一面旗鸡学舞,一面旗狗生双翅,一面旗蛇缠葫芦。

 

[五煞] 红漆了叉,银铮了斧,甜瓜苦瓜黄金镀,明晃晃马镫枪尖上挑,白雪雪鹅毛扇上铺。这几个乔人物,拿着些不曾见的器仗,穿着些大作怪的衣服。

 

[四煞] 辕条上都是马,套顶上不见驴,黄罗伞柄天生曲,车前八个天曹判,车后若干递送夫。更几个多娇女,一般穿着,一样妆梳。

 

[三煞] 那大汉下的车,众人施礼数,那大汉觑得人如无物。众乡老展脚舒腰拜,那大汉挪身着手扶。猛可里抬头觑,觑多时认得,险气破我胸脯。

 

[二煞] 你身须姓刘,你妻须姓吕,把你两家儿根脚从头数:你本身做亭长耽几杯酒,你丈人教村学读几卷书。曾在俺庄东住,也曾与我喂牛切草,拽坝扶锄。

 

[一煞] 春采了桑,冬借了俺粟,零支了米麦无重数。换田契强秤了麻三秆,还酒债偷量了豆几斛,有甚胡突处。明标着册历,见放着文书。

 

[尾声] 少我的钱,差发内旋拨还;欠我的粟,税粮中私准除。只道刘三,谁肯把你揪捽住,白甚么改了姓、更了名、唤做汉高祖。 

 

我那里正捧着电脑傻乐呢,喇叭里传来了登记的通知。于是收拾起行李,取出登机牌,排队,过检票口。半小时后,飞机飞入了沉沉的夜空,我望着下面的万家灯火,心想:当年,不知有多少人,是从这里一脚踏上这片新大陆的;如今,每天又不知有多少人,从这里回到那片热土,去上演一出出的还乡剧。睢景臣要是穿越到今天,这曲子该怎么写呢?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11126-938928.html

上一篇:螃蟹博士的轮子
下一篇:幽兰贺岁

24 苏德辰 李竞 鲍海飞 姬扬 赵美娣 徐建良 张忆文 李轻舟 戴德昌 朱晓刚 钟炳 韦玉程 陆俊茜 李颖业 杨正瓴 蔡庆华 郑永军 陈湘明 侯成亚 吴融广 彭真明 徐晓 李土荣 赵宇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4-1 17:2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