检书烧烛短,看剑引杯长。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xinyumri

博文

交百微作业(外一首) 精选

已有 4961 次阅读 2013-8-17 07:52 |个人分类:读书|系统分类:图片百科|关键词:百微,北方的河| 百微, 北方的河

首先感谢学宽和孤魂两位老师的不吝赐教。我因为人懒,平时宅在家里的时间居多,就动了买支定焦镜头练习拍静物的念头。由于不知道如何在 50mm 85mm 间取舍,就去向两位老师请教,结果两人不约而同地建议我买百微,既省下了银子,又得到了宝贵的科普,明白了为什么“大师所见略同”。

 

真正认真起来了,才发现静物要想拍得好,远非我想象的那么简单。从擦玻璃搬椅子,到对焦及景深曝光的掌控,太多的技术细节了,每次总免不了顾此失彼。练了一个夏天,孤魂那盏劲道十足的普洱茶,依然是我可望而不可即的目标。眼看着就要开学了,只好硬着头皮交上几个不合格的作业。

 

两张美人樱

 

1

2


一组剑兰


3

 

4


5


6


7

一组蝴蝶兰


8


9


10


11

 

12


13


14

几张静物习作


15


16


17


18

 

19


20

 

参考文献:

  1. 吴飞鹏:茶具和红茶

  1. 李学宽:百微镜头下的荷花

 

交完摄影作业再交一个诗词作业。科学网上的诗词大家太多了,从题材到风格,足够我学一辈子的了。陈湘明老师的一组“西行漫兴”,让我领略了西部的寥廓与苍茫,也让我想起了大学时读到的张承志的小说——“北方的河”。

 

“北方的河”的男主人公,是个一心想报考人文地理研究生的大学生,女主人公则是一位摄影记者。两个有着知青经历的北京青年,在去黄河的采风途中邂逅,结伴来到了黄河上游的一条支流——湟水。在浅浅的河床上,他们发现了一堆属于史前马家窑文明的彩陶碎片,拼出了一只带着缺口、但仍不失流美的彩陶罐。善感的女摄影师觉得,这只带着缺口的彩陶罐,象征着他们那代人的人生,就以湟水边的青杨林为背景,拍了一幅陶罐的静物写生。而考古学出身的男主人公,则对文明沧海桑田般的变迁,发出了深沉的哲理式的慨叹。

 

走笔至此,不由想起有次在电话里和老爸聊天,我那“地命海心”(注:吃地沟油的命,操中南海的心,出处见赵美娣老师博文。)的老爸,从国情聊到巷口,提起正在热播的电视剧“北京青年”,老爸感到颇费解,认为那帮年青人纯属是“日子过得太好了”,吃饱了撑的。“北京青年”我没看过,估计看了以后也会和老爸反应雷同,因为我已经被风化成80年代那个断层里的一块化石了。但若是宏观地来看的话,“北方的河”里那个不甘心坐一辈子办公室的大学生,和那个为拍出能摄人魂魄的作品而满世界乱跑的女青年,不正是80年代版的“北京青年”吗?

 

年轻时不想跑路的人大概很少,跑路其实是为了寻找。至于跑了一大圈以后,才发现要寻找的东西,其实就在自己内心深处,则是后话,可以等到需要定期PS掉白头发的时候再说。“北方的河”里这个发生在湟水之滨的故事,当年把我那根敏感的神经重重地拨了一下,“在湟水流域,古老的彩陶流成了河”一句,令我印象至深,今借陈老师“沙湖”一诗的韵试咏之。

 

五律·湟水之滨                    

一湾湟水浅,几树绿杨幽。

旧驿荒高庙,朱陶幻彩流。

检书知古意,闻雁动乡愁。

又是秋风起,清歌好系舟。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11126-717505.html

上一篇:鹊桥仙·七夕断想
下一篇:神秘园——送给庄家的空谷幽兰

32 李学宽 张忆文 陈湘明 张启峰 魏东平 吴吉良 武夷山 陈小润 赵美娣 张全成 孟津 柏舟 陆俊茜 杨正瓴 曹聪 罗帆 蔡庆华 吴飞鹏 吉宗祥 钟炳 王锟 卫军英 刘全生 廖晓琳 张红旗 庄世宇 马英 李土荣 王桂颖 anran123 nile1973 caogentan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5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2-12 23:4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