检书烧烛短,看剑引杯长。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xinyumri

博文

冷月葬诗魂的空灵 精选

已有 5250 次阅读 2013-8-5 10:47 |个人分类:读书|系统分类:人文社科|关键词:红楼梦,林黛玉| 红楼梦, 林黛玉

曾经在网上读到过李劼先生论《红楼梦》的文章,说当今是“袭人遍地宝钗横行的年代”。这话是否反映现实我不知道,但也禁不住会去想象一下:若是大观园里的女子们穿越到了今天,会是什么样的人?后来看到何老师洋洋洒洒四篇宏文,把林妹妹的德才貌评了个底儿掉,就给他出了这道题目。何老师答应了要做,就是迟迟不交卷子,我只好先抛砖引玉。

我觉得除了林妹妹外,《红楼梦》中形形色色的女子,我们多多少少都能从现实中看到她们的影子。比如精明泼辣的凤姐,活脱脱一个商界女强人;温良得体的宝姐姐,有可能是活跃在文化界的励志姐姐。唯独林妹妹,我实在找不出现实中的对应,也不知道她除了年纪轻轻奔广寒,还能有什么选择。

提起林妹妹,我就会想起李劼先生的另一篇文章,“冷月葬诗魂的空灵”,我把这题目给偷来用了。然而这篇文章不是写林妹妹的,是写冬天的黄石公园的。文章写得太美了,完全是诗人的笔触,我只有当搬运工的份儿。

冬天的黄石公园,有如肖邦的夜曲,更如《红楼梦》中那个比公主还高贵的凄美绝顶的少女,林黛玉。 

冬天里的黄石公园,夜间的景色一定比白天更富诗意。那样的孤寒,那样的宁静,唯有肖邦在他的夜曲里轻轻地触摸过;而那样的凄楚,那样的幽美,则一如林黛玉和史湘云联诗时彼此脱口而出的二句绝唱:寒塘渡鹤影,冷月葬诗魂。

冬天里的黄石公园,是孤独的。也是那样的孤独,使这个美丽的少女才变得像林黛玉那样诗意十足,由孤寒而凄美。在这二层意境之间,肖邦的夜曲抵达的是孤寒,……在孤寒之中透出的是凌然的孤傲。那样的孤寒不是安徒生童话里那个卖火柴的小女孩那样的无助和无告,而是曹雪芹笔下林黛玉那样的睥睨浊世,林黛玉那样毫无眷顾的“人向广寒奔”。

肖邦的夜曲,也许是最为形象的寒塘渡鹤影。

再向前走一步,便是由孤寒而凄美,冷月葬诗魂。这是林黛玉那样的少女才有的凄美,也是黄石公园的冬夜才有的空灵。孤寒以孤傲为骨,凄美以空灵为魂。孤寒已属不易,凄美更为难求。孤寒是一种凝聚,一种向着天空的凝聚。凄美却是凝聚之后的放松,仿佛一朵冰峰上的雪莲,悠悠然地徐徐绽开。

孤寒最容易陷入的是自恋。凄美则是自我的消失,因而超然,因而空灵。林黛玉是最容易被世人所误读的。世人通常只读她“花谢花飞飞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的孤寒,不明白她那“冷月葬诗魂”的凄美。那样的凄美一如安徒生另一则童话《海之女》中的那条美人鱼、在生命最后时刻与尘世的诀别。那样的诀别映照出生命跃入永恒那一刻的明净。无怨无恨。无穷无尽的爱意,因为永恒而被停格为一团晶莹的月光,玲珑剔透。

李劼先生对林妹妹的这番解读,是目前为止最能让我产生共鸣的。

林妹妹的空灵与凄美,无法用写实的手法来表现。正因为此,我觉得电影电视剧无论把服装园林的细节如何做到极致,要想刻画出一个玉精神、花模样的林妹妹来,根本就是南辕北辙,费力不讨好。倒是越剧的“红楼梦”,袅袅婷婷的台步,幽柔婉转的唱腔,再加上两条缱绻写意的水袖,于不真实的舞台语境中,勾勒出一个神形俱备、冰清玉洁的林妹妹。

当然,不是所有戏曲里对林妹妹的诠释都让我喜欢,王文娟的林妹妹才是独一无二的。我看许多舞台屏幕上的林妹妹,都把落寞和幽怨给放大了,更像是易安词中哀叹“人比黄花瘦”的婉约女子,而不是那个蕴秀噙香,临霜对月,低吟出了“一从陶令平章后,千古高风说到今”的林妹妹。唯有王文娟的林妹妹,滤掉了幽怨,少了一份自恋,多了些许内秀,才有了轻云出岫的清雅,和洁来洁去的质感。

而对于普通的芸芸众生,我们只能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轻掩诗书沉思片刻,为林妹妹掬一捧清泪。林妹妹不会存在于现实生活中,也是模仿不得的。谁若是想在现实生活中模仿她,则便是效颦了。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11126-714259.html

上一篇:百合花——送给润润
下一篇:朝霞之上

42 吴飞鹏 陆俊茜 魏东平 刘波 窦苏广 曹广福 武夷山 程代展 朱晓刚 陈湘明 钟炳 刘全慧 刘立 陈小润 谢伟 刘钢 张忆文 李伟钢 庄世宇 曹聪 林涛 李学宽 罗帆 雷栗 廖晓琳 徐大彬 水迎波 鲍海飞 卫军英 张玉秀 蔣勁松 曾新林 吴吉良 杨正瓴 曹小晶 qqlisten lily201307 anran123 lxy2011 biofans xuyiganghz ddsers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3-29 06:0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