检书烧烛短,看剑引杯长。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xinyumri

博文

看图说话之美国国家科学院 精选

已有 10683 次阅读 2013-2-23 11:54 |个人分类:教学与科研|系统分类:海外观察|关键词:科学| 科学

华府我去过多次,博物馆纪念堂也逛了不少,有些还去了不止一次,但压根儿就没想去“科学院”一游,总觉得那是一个给明星科学家加冕的场所。然而科研做久了,科学家的光环早已不再,觉得中文把 scientist 译成“科学家”有拔高之嫌。其实所谓科学家,不过是以科研为职业、也还能从中找到些乐趣的一帮子人,既不能算是聪明,更谈不上是成功,认死理儿、不识时务倒是有几分。
 
今年蒙同仁不弃,举荐我进 AIMBE(American Institute of Medical and Biological Engineering ),依照惯例,新科 fellow 必须参加一个 fellow induction 仪式,而仪式就选在“美国国家科学院”(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简称 NAS)的礼堂举行。去之前,我以为那不过是华府众多的办公楼中的一座,为了轻装连相机都没带。然而几个 coffee break 下来,我不但喜欢上了这栋小巧的建筑,对 NAS 本身也有了新的认识。
 
NAS 成立于内战时期,它的发起人及最初的50名成员中,有许多是麻州剑桥一带的学者。这些自称是“科学的乞丐”(Scientific Lazzaroni)的学者,游说当时的麻州参议员 Henry Wilson,向国会递交了成立科学院的提案。1863年3月3日,经国会两院讨论通过,林肯总统签署后,NAS 正式成立,如今眼看就要满150周岁了。
 
下面这幅手机拍下的油画,挂在NAS西翼的展厅里,名为“Founder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从左至右分别是:Benjamin Peirce (Harvard University, Professor of Mathematics and Astronomy)、Alexander Dallas Bache (Superintendent of the Coast Survey)、Joseph Henry (Secretary of the Smithsonian Institution)、Louis Agassiz (Naturalist)、President LincolnHenry Wilson (senator from Massachusetts)、Admiral Charles Henry Davis (Superintendent of the United States Naval Observatory)、Benjamin Gould (Astronomer).
 


NAS 的宗旨,一言以概之,是 in service to the nation,宗旨明确规定:NAS 是由知名学者组成的民间非赢利性机构(a private, non-profit society of distinguished scholars),有义务就与科学技术有关的问题向国家提供独立、客观的建议(NAS is charged with providing independent, objective advice to the nation on matters related to science and technology),致力于推进科学在美国的传播(NAS is committed to furthering science in America),NAS 成员须对世界科学界做出积极的贡献(Its members are active contributors to the world scientific community)等。可见,NAS并非仅仅是一个荣誉认证机构。
 
NAS 的宗旨和联邦关于成立 NAS 的法案


NAS 创建伊始并没有自己的行政楼,现在的建筑是1924年才落成的,促成此事的是天体物理学家、加州理工学院校长 George Ellery Hale 院士。 在 Hale 的设想中, NAS 楼应该建成一座科学的圣殿(Temple of Science),通过装饰与绘画来彰显科学及其历史。他为此请来了当时著名的建筑学家 Bertram Grosvenor Goodhue,Goodhue 又力邀雕塑家 Lee Lawrie 和画家 Hildreth Meiere、Albert Herter 加盟,来共同实现 Hale 的理念。几人通力合作,才有了现在坐落在宪法大道上的 NAS 楼,它与林肯纪念堂隔街相望,整栋楼的主色调为白色,风格上属于新古典主义。
 
NAS楼正面(照片来自互联网)


后侧面,远处是林肯纪念堂与波多马克河(照片来自NAS网站)


NAS楼模型

 


从 NAS 眺望林肯纪念堂


NAS 的大门让我想起在佛罗伦萨看到的“天堂之门”。“圣母百花大教堂”可算是佛罗伦萨最显眼的建筑,教堂的边上有一座八角型的洗礼堂,洗礼堂的青铜大门上雕有著名的的“天堂之门”,把“旧约全书”里的十个故事,分别用浮雕镶嵌在铜门的框格内。 Lee Lawrie 创作的这扇铜门也采用了分格、浮雕式的设计,内容却被科学巨人取而代之了,他们从上至下分别是:亚里士多德、欧几里得、伽利略、牛顿、莱尔、达尔文、瓦特、巴斯德。而边缘众多装饰性的小浮雕图案,则为希腊神话里的人物和故事,既表明了现代科学和古希腊的渊源,也与整栋楼的新古典主义风格浑然一体。
 
NAS 大门(照片来自互联网)


穿过大门走进大厅,迎接人们的是一幅巨大的油画,高高地挂在大厅的北墙上方。画面上英雄普罗米修斯由智慧女神雅典娜相助,正从太阳神那里盗取火种。这幅画由 Albert Herter 创作,其寓意不言自明。我搜遍互联网,也未能找到能令我满意的照片,只好放两张原画修复过程中拍下的照片。
 
盗火者(照片来自互联网)


更让我暗自赞叹不已的是大厅的穹顶,穹顶的结构也和遍布意大利的教堂(Basilica)有相似之处,也装饰以金碧辉煌的壁画,但壁画的内容则大相庭径。恰好NAS网站上有非常详细的照片,弥补了手机照的不足,下面这些穹顶的照片,全部来自NAS,将不另作说明。
 
先让我们从各个角度宏观地欣赏一下:

 
再站到大厅的正中,仰起头,仔细看看穹顶的正上方:
 
 

穹顶的正中心是太阳,围绕太阳的那圈文字是:
 
Ages and cycles of nature in ceaseless sequence moving.
 
接下来的那圈,每一个符号代表太阳系的一个行星,当时冥王星尚未被发现,所以只有八个。
 
穹顶向下弯曲的四角,与四根立柱相连,分别被古希腊的四种“基本元素”中的一个所占,即土、空气、水、火,人类对这些物质的运用与掌握,也在周边的三个小圆里被生动地表达出来。
 
土(摆锤、指南针、犁头)


空气(鼓风机、风帆、风车)


水(水井、 水车、水的三态)


火(蜡烛、水壶、窑)


再看穹顶的主体部分,被八条射线划成了八个扇区,每个扇区归一门学科所有,学科的名字在六边形的图案里标出,下面的两个小圆则是和该学科有关的研究对象、工具或理论。这八门学科分别是:
 
地质学(三叶虫化石、地质锤)


化学( 试管、燃烧炉)


天文学(六分仪、星球)


物理学(磁铁、泵)


数学(算盘、勾股定理)


植物学(豌豆、向日葵)


动物学(海星星、斑马)


人类学(古人、凯撒)


围绕八个学科的又是一圈文字,内容是:
 
To science, pilot of industry, conqueror of disease, multiplier of the harvest, explorer of the universe, revealer of nature's laws, eternal guide to the truth.
 
穹顶的四角和与之相连的四根立柱,巧妙地形成了四道拱门,拱门弧形部分,也绘满了精美的装饰画,下面这六幅分别是:亚历山大图书馆、牛顿的三棱镜、伽利略望远镜、伏特电池、法兰西学院科学院、拉瓦锡的烧瓶。
 


Hildreth Meiere 创作的这个穹顶,既有很强的装饰性,又有着丰富的科学人文内容,非常好地表达了Hale的理念。站在穹顶下仰头一幅幅图案看过去,不由地会产生出一丝如仰望米开朗基罗创作的“西斯廷天顶”般的敬畏之心。的确,人类探索认识自然的活动越深入,就越能感受到自身的卑微与渺小。
 
楼的东西两翼还陈列了许多的雕塑与绘画,有不少观之发人深省,可惜我的手机电池用尽了,只好留下个遗憾。
 
1979年,爱因斯坦诞辰100周年之际,一座巨大的铜雕落户到了NAS楼的西南角。绿树环绕中,巨人爱因斯坦席地而坐,脚下是镶嵌在花岗岩上的星空图,身边白色的大理石台阶上,刻着爱因斯坦说过的三句话:
 
As long as I have any choice in the matter, I shall live only in a country where civil liberty, tolerance, and equality of all citizens before the law prevail.
 
Joy and amazement of the beauty and grandeur of this world of which man can just form a faint notion.
 
The right to search for truth implies also a duty; one must not conceal any part of what one has recognized to be true.

 

Einstein Memorial(照片来自NAS网站)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11126-664373.html

上一篇:雪梅香·咏彭刚直公《墨梅图》
下一篇:[转载]亚利桑那一百年

64 许培扬 刘立 李学宽 陈桂华 俞立 陈小润 曹聪 汪梦雅 杨月琴 柏舟 陆俊茜 卢湘岳 武夷山 余帆 马建敏 钟炳 李永丹 陈安 李伟钢 朱晓刚 邝志和 庄世宇 赵立平 李天成 徐迎晓 曹裕波 肖振亚 王晓明 周顺 陈冬生 陈湘明 强涛 韦玉程 梁建华 唐凌峰 杨正瓴 张素萍 吴明火 罗帆 卫军英 周彬彬 任胜利 丁邦平 郑融 苏光松 吴飞鹏 史晓雷 陈国文 李大斌 孟雪峰 焦豹 张玉秀 吴怡 林涛 张钫 王伟 赵国求 秦健勇 liuyanxn crossludo ahsys yunmu aliala biofans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59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7-23 05:2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