检书烧烛短,看剑引杯长。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xinyumri

博文

宗教的力量——蒙特利尔归来

已有 6184 次阅读 2011-5-16 11:59 |个人分类:走马观花|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科学, 宗教

蒙特利尔教堂之多,是我去之前没能料到的。繁华的圣凯瑟琳商业街上不足200米之隔,便有两座古老的教堂,与周围簇新的现代建筑形成鲜明的对比。中午时分,街边的露天餐厅坐满了小酌的客人,教堂内一小队人则在等着领圣餐,借着昏暗的光线仔细望去,条凳上还稀稀落落的坐着几个埋头祷告的人们。
 
 
蒙特利尔最著名的教堂,据说也是北美最壮观的教堂,要数座落在老城区的圣母教堂 (Basilique Notre-Dame) 了。这座建于19世纪初的哥特式教堂,如今被高楼大厦包围着,前面的小广场因为正在施工被圈了起来,更显得局促与拥塞,让人咋一看觉得有些名过其实。
 
 
然而走进教堂内,你会很快被其精美绝伦的内部装饰所震慑。那种感觉再多的语言都是徒劳,还是看图吧。

 

圣坛——深蓝的主色调,带给人悠远、神秘、宁静。

 

 

 

 

如果圣坛表现的是牺牲与奉献的主题的话,圣坛上的这三把椅子则是不折不扣的权力的象征。

 

 

四周的彩色玻璃窗,讲述的不是圣经故事,而是蒙特利尔的宗教史。

 

 

 

 

 

巨大的管风琴,由近7000根钢管组成,最短的2厘米,最长的10米。

 

 

大教堂的后面还有一间小教堂,供普通人家婚丧之用。木制的小教堂曾在冬天的一场大火中焚毁殆尽,重建后的圣坛采用了现代风格,让人想起但丁的神曲。

 

 

 

宗教与科学,是个永恒的话题。人从哪里来?往哪里去?科学是无法给出答案的。然而笃信科学的人,又很难接受一个掌管生死簿的上帝。

 

DNA结构发现50 周年那年,我恰巧在NPR上听到了沃森的一个访谈。谈话间有位女士打电话进来,问沃森研究生命这么多年,有没有找到生命的意义。沃森的回答是:我不认为生命有什么终极的意义,但它充满乐趣。(I don't think life has a meaning, but it has a lot of fun.)

 

又一次,在PBS看戴森的一个访谈,主持人问他怎么看待科学与宗教的关系,老人言简意赅地说:这是我们看宇宙的两扇窗子,但我们无法同时通过这两扇窗子看宇宙。(They are the two windows we see the universe, but we cannot see through both.)

 

相比之下,我还是喜欢科学这扇严谨充满理性的窗子。然而站在圣母教堂的圣坛前,又不由地要感叹信仰所带来的巨大的创造力。

 

奉献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11126-444647.html

上一篇:系主任来信
下一篇:屋檐下的知更鸟

15 武京治 李学宽 杨月琴 肖重发 鲍海飞 吴吉良 许培扬 杨华磊 徐耀 朱晓刚 杨远帆 徐迎晓 张焱 邓旭坤 vigorous

发表评论 评论 (1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27 08:1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