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科学 论文
搜索
分享 细推物理须行乐——读费米
热度 23 余昕 2017-8-6 12:58
年初的时候,一位在代谢与糖尿病领域颇有建树的老先生来我们系讲学,因为对他的工作感兴趣,我便让系里安排了学术报告后的单独面谈。轮到我的时候,老先生已经马不停蹄地跑了快一天了,依然谈兴甚浓。和所有这种形式的面谈类似,我们从各自的工作开聊,然而聊了不久便发现,我们原来都在 MIT 的 Francis Bi ...
个人分类: 人物|9880 次阅读|47 个评论 热度 23
分享 [转载] 罗纳托·杜尔贝科
余昕 2012-4-1 22:14
Renato Dulbecco (1914–2012) David Baltimore When a gentle superman passes from our midst, we must bow our heads in recognition of his powers. Renato Dulbecco was both gentle and remarkable. He died on 19 February at his home in La Jolla, California. I got to know Renato when ...
个人分类: 人物|2923 次阅读|没有评论
分享 拉比传:引言——美国的海龟们
热度 10 余昕 2011-3-16 20:50
原书引言的题目是“崭露头角的美国物理学” (American Physics Becomes Pre-eminent) ,之所以改成现在的题目,到也不完全是为了吸引眼球,而是因为近 100 年前美国的物理学,让我不由地想到当下的中国科学。 20 世纪初,世界物理的中心在欧洲。当时欧洲的物理精英们是怎么看美国的?有件事可 ...
个人分类: 人物|5689 次阅读|22 个评论 热度 10
分享 睿智且坚定——读拉比(代序)
热度 3 余昕 2011-3-11 02:41
睿智且坚定——读拉比(代序)
1944 年,瑞典皇家科学院决定恢复颁发因战争而中止了四年的诺贝尔奖,一番讨论之后,物理学奖给了拉比,以表彰他在核磁共振领域所作的开创性工作。当时战争仍在进行着,拉比无法前往斯德哥尔摩领奖,颁奖仪式只好改在纽约举行,由哥伦比亚大学的校长颁发。校长当时已经八十多岁了,老眼昏花,宣读贺词 ...
个人分类: 人物|5157 次阅读|9 个评论 热度 3
分享 国家科学奖章引发的回忆
热度 1 余昕 2010-10-17 07:07
美国国家科学奖章, National Medal of Science ,创立于 1959 年,由总统在白宫亲自颁发,用来表彰在科学和技术方面对社会做出了巨大贡献的个人。 2008 年的获奖者名单中,夹在 Francis Collins 和 Craig Venter 这两个如雷贯耳的名字中,有一个看着眼熟的名字—— JoAnne Stubbe ...
个人分类: 人物|7954 次阅读|5 个评论 热度 1
分享 清风两袖朝天去——西湖之神韵
热度 1 余昕 2010-5-11 22:57
从小到大,我的籍贯一栏填的都是浙江人。不过我这个浙江人当得名不符实,出生在北方,天涯海角地走过了大半辈子,才第一次到杭州玩了两天。 对浙江最初的感性认识,来自浦江的外婆和宁波的阿娘(奶奶)。无论是浦江话还是宁波话,都透着铿锵和硬朗,全无江苏无锡一带方言的绵软甜腻,不像出自才 ...
个人分类: 人物|4669 次阅读|3 个评论 热度 1
分享 女生
热度 2 余昕 2010-4-28 02:08
每年的秋冬,是医学院招生面试的忙季,今年我参与面试的 MD/PhD 学生中,有两个中国女孩令我印象格外深刻。 维维来自我研究生就读的学校,写推荐信的三人中,一个是我的生化老师,一个是以前就认识的同行,曾在我做论文的研究中心作博士后,可算是远房的大师哥,所以一见面便多了一份亲切。 ...
个人分类: 人物|8169 次阅读|13 个评论 热度 2
分享 医文两栖的学者——格鲁普曼
热度 2 余昕 2010-2-6 21:50
近日读纽约时报专栏作者 Paul Krugman 发难华尔街的文章,有位读者在回帖中写道:华尔街根本就是个 soulless 的地方。令我想起许多年前读到的另一篇文章最后的交易( The Last Deal )。 文章从一个医生的角度讲述了一个银行家( venture capitalist )的 ...
个人分类: 人物|5576 次阅读|2 个评论 热度 2
分享 大时代里的悲情人物——读奥本海默 (4)
余昕 2010-1-15 12:34
随着冷战的不断升级,恐苏反苏势力在美国日益成为政治甚至人们生活的主宰。为此一位诗人曾撰文指出:尽管美国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然而其逢苏必反的立场已经使苏联成了美国行动和思维的主宰,从这个意义上来说,美国被征服了。的确,有形的柏林墙没能挡得住东德人向往自由的决心,无形的樊篱却 ...
个人分类: 人物|3999 次阅读|没有评论

本页有 1 篇博文因作者的隐私设置或未通过审核而隐藏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6-20 05:4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