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ckiekeyi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ackiekeyi

博文

乘地铁有健康风险?香港地铁车厢发现微生物细菌

已有 1091 次阅读 2018-10-1 15:09 |个人分类:公共卫生与健康|系统分类:海外观察| 地铁, 微生物, 卫生安全, 疾病传播与防御

        乘地铁有健康风险?香港地铁车厢发现微生物细菌

 

             常炯

乘客陆续走进香港地铁车厢。新研究表明,香港每条地铁线路早上高峰时段汇聚了不少特有微生物,乘客下车又将这些微生物带回家。

 

 

搭乘地铁的并非全是人,微生物也在其中。香港地铁每条线路早上都有明显细菌“指纹”,下午开始逐渐变淡。

研究人员认为,地铁线路上发现微生物,给我们城市基础设施设计和疾病防御措施带来警示作用。研究报告发表在“细胞报告(Cell Reports)“杂志上。

 

我们身体内部和周围环境微生物对自己健康有重大影响。肠道微生物促进消化;皮肤上微生物有着屏障、营养和免疫功能,健康皮肤菌群处于平衡状态。人从周围环境拾取微生物,又通过呼吸或相互接触传播微生物。

 

因此,建筑物空间(住房、学校和车厢)微生物组群反映人类活动轨迹,也是传播致病细菌场所。 


香港大学并兼职于德国汉斯·诺尔研究所(Hans Knoell Institute)系统生物学家詹尼·帕纳吉奥图Gianni Panagiotou)认为,2003年致命的

SARS疫情对香港和进出公共场所的人们带来长时间持续影响。他们戴上口罩,反复清洗车厢,为减少微生物扩散,已经尽到最大努力。帕纳吉奥图是研究报告首席作者

 

说:“ [地铁]车厢里挤满了乘客,似乎再没有人立足之地空间。这里是世界上最繁忙、人口最稠密城市之一香港的缩影。” 

帕纳吉奥图对微生物菌群的扩散和系统传播特感兴趣。他香港大学同事、建筑学家克里斯托弗韦伯斯特Christopher Webster)恰好关注城市设计对微生物特性影响。

 

他们俩人在香港地铁系统找到共同兴趣和理想。香港地铁与大陆跨境线路相连接,每天要接待500百万左右来自世界各地乘客,输送大量上下班或上学放学通勤者。在此之前也有其他研究人员对波士顿纽约和其它城市地铁系统的微生物和微生物群系特性进行过检测分析

 

美国威尔康奈尔医学院遗传学家克里斯托弗梅森Christopher Mason)说:“它基本上是首张人口稠密城市环境基因图谱。” 

他指出,波士顿、纽约等城市微生物群系基因图谱,有助于研究人员识别香港地铁哪些抗生素抗性物质是常见且无害的,哪些是罕见且有潜在威胁的。梅森承了过纽约地铁微生物群系研究,没参与香港研究。

 

维克森林大学微生物学家里贾纳·科迪Regina Cordy)认为,研究人员只能测定地铁车厢的微生物群系,而无法明确告诉乘客哪些微生物的转移,从这人跳到另一人身上。科迪参加过波士顿地铁系统的微生物群系研究,也未参与香港研究。他说:“下一步研究应真正搞清微生物怎么向人传播。”

 

 

帕纳吉奥图和他的同事为了追踪香港地铁微生物行走轨迹,研究了乘客皮肤感染上的微生物细菌。

 

科学家们安排志愿者们在几条不同地铁线路上路乘车,持续时间30分钟。志愿者进入地铁车厢前双手清洗干净并取样检测,下车后再次测试双手微生物。

 

香港地铁线路与中国大陆相连。早晨乘客身上携带的微生物细菌在地铁车厢汇聚。

 

研究人员发现,人体上的微生物群系主要是无害的共生菌。

每条地铁经过的地区,早上都会给地铁留下特有的微生物组签名。例如,沿着城门河道运行的马鞍山(MOS)线就有满满的水生菌,陆地路线却没有此情况。穿过丘陵起伏新界的西铁(WR)线,有海拔1000米(约3,280英尺)左右的多种物种微生物。

 

帕纳吉奥图说:“ 每条地铁线都有自己拓扑特征:有的行驶在海边,有的挨着山丘,有的在地下,有的在地面。不同的行驶线路上有不同的微生物群系特征。”他还补充说乘客从某一区域被感染的微生物也会带到地铁上来

 

乘客下车后四处奔走,身上微生物逐渐散落。这些微生物大部分最终可在他们经过区域发现。

帕纳吉奥图说:“地铁线上早晨微生物签名实质上反映了各个线路拓扑特征。但是到了晚上,城市流动人口总数逐渐达到当日高峰,各个线路微生物越来越相似。”这时特别需要清除从早到晚扩散的抗生素抵抗基因。

 

 

 

各种微生物到了晚上汇聚成微生物组,在香港所有地铁线路上扩散。


 

不过研究人员说,没必要害怕搭乘地铁。我们只是研究每天要接触哪些微生物,并提出城市设计中应考虑的问题。他说:城市设计“对细菌有抑制作用。” 

帕纳吉奥图和所有研究人员都认为,繁忙地铁不会给乘客带来大健康风险,无论致病菌或是抗生素抗性基因方面。 

他们认为,对每天搭乘地铁的人来说,他们接触微生物相当微小的。地铁表面喷镀了抗微生物的载银纳米二氧化钛镀层。从理论上说,假若没有这些镀层,有抗生素抗性微生物的传播可能更大。

 

微生物学家科迪说:”我认为这是个非常好的方案。”但公共场所似乎并没有普遍采用抗微生物材料。”这对公共健康有影响。“

同时她又认为,这种材料能否降低表面微生物密度仍需要进一步研究。如果能的话,决策者就应考虑推广到除地铁到飞机外其它各种运输系统中去。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109778-1138238.html

上一篇:电脑游戏的个性化治疗
下一篇:贪睡赖床诱发疾病,睡眠太多会致人早死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2-5 22:4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