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文化足迹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vnaiji 邮箱:naijilv@gmail.com

博文

第十一章 全书总结 知识的历程 精选

已有 1120 次阅读 2017-3-20 08:38 |个人分类:科技史|系统分类:论文交流|关键词:科学 文化 知识

至此,笔者《科学与文化的足迹》已经上传完毕。

感谢各位网友一路陪伴与点评,感谢科学网提供平台,特别感谢编辑mm给其中的多篇戴上小红花。

关于“科学与文化”关系的下一步研究,笔者有以下初步打算。

其一,直接放在眼前的是,要不要加印,找原出版社还是其他机构,或许还有热心的非营利机构。

其二,是否再版。距各位所看到的2007版毕竟已经过去了10年,科学技术在高速发展,看待事物的视野和观点也发生变化。笔者也有了若干后续的文章。

其三,另起炉灶,设置新的课题。

1.  《科学与文化的足迹》走的是“史”的路子,考虑从“论”的角度,写一本《科学与文化的逻辑》,一史一论,可相映成趣。

2.  依然踏着“史”的“足迹”,写《科学与文化走进21世纪》。所有的“史”,越近越难写。2017年,在全书上传完毕之时,人工智能正在步步走来,行将逼近进而超越人类。

3.  放在中国语境下,《科学与文化在中国语境下的蹒跚历程》。实际上题目太大,可以写一套丛书。

4.  再缩小范围,《企业(或公司)中的科学与文化》。这很有意思,不过需要做相当多的调研,以及区分各种类型的企业。

5.  在某种意义上,技术与社会的关系更为密切,干脆改弦更张,写《技术与文化的足迹》,这可是一个或许更为宏大的领域。

这些想法或许都不错,然而力不从心,大概都只能停留于“想法”这一步了。不过,要是对有心人有启发,也就聊胜于无了。

附讲座信息:

主讲:吕乃基

题目:大历史观视野下的人工智能

时间:3月23日(星期四)18:30-20:30

地点:东南大学九龙湖校区教三105

欢迎各位莅临指导!

在本书的一开始,我们把目光投向渺远的过去,投向那茹毛饮血、钻木取火的年代,在文明史源头的混沌之中辨认科学的足迹,从古希腊的黄金时代寻找逻辑的起点,在近代科学革命、工业革命和启蒙运动中揭示否定环节。我们关注科学自身的轨迹,也留意科学与文化的互动作用。现在,我们的目光转到了21世纪,转到当下和未来……

对历史事件的考察需要有时间距离。随着论述的展开,时间距离越来越小。来到“现在”,与所要探索的问题、事件融为一体。失去了必要的观察距离,还能不能对“现在”进行讨论?这样的评论有没有意义?是的,我们失去了自身与事件间的距离,但还有另外的视角,那就是历史。历史为观察现在提供了时间距离,进而,“这种近距观评本身也是一椿精神事件。它将很快被嵌进所观察的历史中,从而,比远距观察更多地干预了历史,塑造了历史,影响了历史”。

在本书的结尾,将以一开始所提出的宗旨,以知识的视角考察人类社会由传统经现代至后现代的进程。

一、萌芽于混沌之中

在人猿相揖别之时,人类的祖先没有编码知识,只有隐性知识。在隐性知识中包含有相对客观的部分和主观的部分,前者主要是日常生活中的经验,后者有种种独特的甚至神秘的体验等,处于二者之间的是想象。在语言和文字形成后,在日常经验继续积累扩充的同时,也开始发生已有相对客观的隐性知识向编码知识转化的过程,出现了口诀,如木工的“勾三股四弦五”,以及与农时气候有关的谚语,如“日晕风、月晕雨”,等等。这些最初的编码知识存在以下不足:其一,个别、零碎,彼此间没有联系;其二,处于表象的层面,只是对现象的描述,是know what,不知现象背后的实体,更不知现象之所以发生的原因;其三,带有或多或少主观、拟人色彩,例如亚里士多德的四要素和四因说,中世纪的炼金术和炼丹术,文艺复兴初期哲学家的学说等;其四,这些编码知识往往用比喻、格言的方式表达出来,显得粗糙、模糊。远古时代的音乐——如果说有音乐的话,那只是万籁之声以及人类的歌唱性口语,这种音乐节奏不稳定,更谈不上结构;没有音阶,没有固定音高;除了若干骨干音外,其他音都是偶然的,摇摆不定、含糊不清的。然后有1/3音或1/4音,这也是现代人的测定,实际上在远古时期,与其说是整音的1/31/4,不如说是模糊、不准确。古人不仅通过哲学和科学来认识世界,“而且以诗的、艺术的形式去领悟世界”[①],在不同程度上还带有隐性知识和想象的印记,在今天少数民族的语言文字上还可见到这一特点。至于咒语、灵符、偈语、禅机等等就更是如此。拟人色彩和比喻都带有浓厚的地域甚至个人因素,于是最后,除了少数情况(如勾三股四弦五)外,大多数编码知识都是属于个人或氏族、部落嵌入的编码知识,其中的典型是传说、制度和价值观等。

在嵌入的编码知识形成的过程中,神话和童话等也发展起来。与隐性知识相比,这样的知识已经编码,而与编码知识相比,这样的知识既经不起逻辑的推理,也排除事实的质疑,所以是编码知识和隐性知识之外,或者说是介于二者之间的一类知识,姑且称为想象。与嵌入的编码知识情况一样,想象也源于特定的生活经历,各部落,乃至每个个人的想象都大相径庭,隐性知识当然更是如此。居住于不同自然环境,从事不同实践,具有不同生存方式,当然形成为部落所特有的知识,特有的技艺、各自的图腾即“他的亲属”,以及自己的神话和意义世界。知识起源于各个部落,每个个人在与自然的特殊交往中形成的特殊经历、体验和感受。知识的源泉如同大树的树根,深扎在独特的自然背景之中,追溯到遥远的历史体验之中。知识的源泉越是久远,其根须就越是细微,乃至难以察觉。知识萌芽于混沌之中。

混沌的涵义之一是,知识在不同背景下的起源。在这种混沌中又可辨认出两层意思,其一,沿时间长河回溯,根须与土壤渐次融合,亦即特定的人与特定的自然完全融合,在特定的意义上天人合一;其二,根须间彼此隔离,互不相通。由于嵌入编码知识和隐性知识彼此不可通约,又竭力向对方“输出”,试图由扩大知识的范围来扩张由知识论证其合法性的权力的领地,于是战争不可避免。从人类的文明史上看,在普世价值[②]尚未出现的时代,世界各地冲突频繁,即所谓“春秋无义战”。

混沌的第二个涵义是,人类的各项活动如科学、技术、文学、艺术以及宗教等,它们在原始时期并无区别,人类活动的所有动机都集中到生存,没有分化。火和弓箭是技术;乘法表和历法是科学;学蛙鸣求雨,同时包含了科学、技术和宗教;在神话和史前岩画中,既有文学艺术,又有科学技术,同时也有宗教因素。人类的所有活动,在个人,甚或在部落(开始出现专司与神沟通的祭司),处于原始的一致状态。

随着商业发展、战争征服与宗教皈依以及人类活动区域的扩大,发生了不同文化间的交流、传播和融合。约从公元前5世纪开始,世界上逐步形成四大文明圈(亚斯贝尔斯所谓的轴心期),相应的也就是四大知识体系:基督教文明、伊斯兰文明、印度教文明以及儒家文明,同期还有尚没有与这四大文明相接触的其他文明。这四大文明都有自己的属于整个文明的知识体系:嵌入的编码知识、隐性知识和想象如特定的神话,相对于更久远和个别的文明具有更大的普遍性。然而他们的继续扩张都遭遇到来自自然环境如沙漠、高山、海洋特别是其他文明的阻碍,在当时已达到各自扩张的极限[③],也就是各自的知识体系都难以穿透其他文明的壁垒。这是因为他们依然是与特定的自然历史背景联系在一起的嵌入的编码知识,只有最具普遍性的知识方能穿透所有知识体系的独特性和历史性而成为全人类的共同基础。

与此同时,人类的各项活动也开始分化。埃及的各行各业,中国的“三百六十行”,希腊自然哲学由主干到分支,由百科全书式的亚里士多德到专攻力学的阿基米德和专攻数学的欧几里德,还有悲剧和戏剧作家、历史学家等。在之后的岁月里,人类专注于内心的活动,宗教逐步压倒、统帅其他一切活动。四大文明都以宗教为名[④]就说明了这一点。宗教之间连绵不断的战争,由当年的十字军东征直至今日的9·11,表明在知识的传播中宗教本身的局限。宗教主要涉及人己关系,在人的三大关系中,缺乏人与自然关系和人际关系为基础的人己关系是虚幻的;人己关系最为独特多变,因人、因时、因地而异。而人与自然的关系最具普遍和稳定性。以某种特定的宗教来统领世界,对于任何宗教都是勉为其难。人类知识的演进有待三大关系的调整,有待人与自然关系的突破,并在此基础上重构人类的各项活动。

由近现代科学的发展还可以认识古代混沌的第三个含义:对世界的认识从感官所及开始,也就是从自然演化浑然一体的结果开始,期待理性、分析和回溯。

二、近代:非嵌入编码知识

近代之后,一种不同于四大知识体系、不同于宗教的新的知识体系兴起,这种知识体系具有如此巨大的穿透力,不仅能够越过海洋、山脉或沙漠的阻拦,而且能穿透地域和历史的浓雾。这种新的知识体系主要由以下内容组成:科学、技术、文艺复兴和启蒙运动所包含的理念与价值观、市场经济及其规则以及以此为内容或背景的文学艺术作品,等等。科学之所以能穿透屏障,是因为它提供了关于人类生成之前的自然界的知识体系,因而对于各民族、对于四大知识体系具有“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影响。技术之所以能穿透屏障,是因为它背后的科学,并且以“科技黑箱”的形式存在和起作用。技术产品的标准化特别是效用——工具理性则更具穿透力,在文化的四个层面中物质层面最容易改变,由此也反过来说明这一点。至于文艺复兴和启蒙运动所包含的理念与价值观的穿透力是因为它们符合人——不论其处于什么知识体系之中——的本性中最基本的底线:个人本位和对利益的追求;市场经济及其规则则是对满足这一基本底线最适当的制度安排,经济人假设与人最低的需求——生存需求相一致。

同期的文学艺术大师,从薄伽丘到歌德、巴尔扎克,从达·芬奇、米开朗琪罗到莫扎特、贝多芬,他们的作品之所以有穿透力,首先在于揭示了人类的本性或者说“典型”性,因而不同于后现代的个性;其次,这些作品都具有基本的形式,即使浪漫主义的作品也是如此,因而既不同于古代没有共同标准的作品,也不同于后现代对形式的背叛或走向极端的形式主义。“这些伟人及其伟业不仅是永恒的,而且就他们所达到的高度和影响而言也是难以逾越的。从根本上说,这是因为他们处于有序或一元阶段,他们是珠穆朗玛峰;而现代趋于混沌或多元的艺术则是无数的不断生成中的山丘。”[⑤]从知识的角度来看,所谓精英文化,包括文学和艺术,是作者以形形色色的日常生活为原料,经过自己的咀嚼而去除根源,提炼出人类最深邃同时也是最普遍的本性(类似于古希腊自然哲学中的本原和始基),然后将此贡献出来,作为大众的精神食粮和效仿的典范。

所有这些穿透力的共同原因,一句话,就在于新的知识体系不嵌入,因而可以为所有的民族和所有的个人所共享和接受。这就是“知识的力量”,确切地说,是非嵌入编码知识的力量。非嵌入编码知识的力量来自于人类探讨本质、不变的存在和规律的欲望,来自人作为个体独立自由摆脱控制的欲望,来自于人作为类而彼此交往、交流和共享的欲望和现实需要以及来自于个人与人类发展的需要。知识的力量源于非嵌入。

非嵌入就是“脱域”(desembeding)。在吉登斯的现代性理论中,“脱域”指从相互作用的地域性关系和特定的社会角色关系,以及从对时间和空间的无限跨越而被重建的关系之中提取出来的社会关系。脱域提供现代社会的生活和组织产生的背景以及对其人民和全世界的影响。脱域的程度或与时空关联的程度和模式决定了一个社会现代化的程度和样式。当伽利略在法庭上为科学的客观性辩护之时,科学活动即从人的其他活动中分离出来,自然界中的关系与人类的活动无关;当亚当·斯密开展研究之时,经济活动即与宗教、王权相分离,此即“市场经济”。当拉美特利说人是机器,卓别林演人是机器,伏尔泰论证“5尺来高的人都遵循牛顿定律”,霍尔巴哈要如同机械那样把社会装配、组装起来,以及卢梭提出社会契约论,所有人及其特定关系,包括出身、性别、地域、血缘、民族、信仰、财富、社会关系和地位,凡此种种,都在脱域中被抹去。在脱域之时,与嵌入编码知识之类捆绑在一起的价值也随之烟消云散,此即“祛魅”。

卢卡奇指出,商品之成为普遍的支配社会的东西,是同对象化的人类劳动的抽象分不开的,正是人类劳动的抽象才撇开了具体劳动的差别,撇开了产品使用价值的殊异,使抽象劳动成为衡量一切产品的尺度,也才使产品作为可普遍交换的商品成为可能。而抽象劳动(同时作为分工的劳动)的出现,恰是对劳动合理化的结果,恰是现代资本主义对之进行分解、计算的产物:一方面,劳动过程被分解为一些抽象合理的局部操作,另一方面,在对劳动的这种合理化中,一般的社会必要劳动时间,作为可把握的、平均的劳动时间,作为随机械化、合理化的加强而形成的按客观计算的劳动份额被提出来,而它的提出使劳动成为了可精确测量的、抽象的、相同的以及可比较的劳动[⑥]。这一过程就是脱域,所得到的结果,就是普遍适用的非嵌入编码知识。

非嵌入编码知识的特点可以归结为本体论的普遍性,认识论的抽象性,以及价值观的中立。由此可以得到两点推论。首先,从一个方面说明为什么这一新的知识体系萌芽于基督教文明而不是其他文明。基督教文明的源泉是希腊文明,希腊文明的一大特点是其哲学对本原的探究,揭示变化者背后的不变者,现象背后的本质、存在。这种努力旨在去除各异的和变化的背景,以揭示可以说明所有现象的本原、始基和第一因。正是这一与其他文明不同的认识特点,延续到文艺复兴运动之后演变为对必然性和规律的探求,导致近代科学革命,延续到启蒙运动,导致对“自然状态”下人的本性的追溯和经济人假设。

其次,可以说明学科间的某种关系如“某某主义”。经典物理学研究为各种物质所共有的基本物理运动(机械运动、热运动和电磁运动),因不嵌入而渗透到化学、地质学和生物学等其他学科,即所谓“大物理学主义”;科学因其不嵌入而渗透到人文社会科学之中,被称为“唯科学主义”;经济学研究人类最基本、最普遍的行为,因不嵌入而渗透到其他人文社会科学,被称为“经济学帝国主义”;数学则是最抽象的学科,撇开对象的所有特殊性,因而被称为“科学的王冠”,渗透到一切学科之中。这样的非嵌入的知识体系成为人类一切知识体系共同的“底”,是理性的、普遍的、刚性的、抽象的以及非人的(至多是经济人)。

非嵌入的编码知识所向无敌,在全面取代嵌入编码知识的同时也使往日的隐性知识和想象贬值。天体和生命不再是神圣的或有任何独特之处,万物不再用它那诗意的感性光辉向人的全身心发出微笑(马克思)。马基雅弗里冷酷地描写悲惨的谋杀,纯客观的绘画如同僵化的睡美人,霍布斯指责诗歌“不是使用语言的严肃方式”,洛克则要求父母“必须尽最大努力……压制”儿童的诗人气质并“使之窒息”,画家应“首先精通几何学”,而芭蕾舞则被定义为“几个人在一起跳舞的几何图案组合”(见第四章)。

库恩认为,近代科学革命是以新的视角看待以往的一切,是由“质的物理学”到赫米斯主义或“量的物理学”[⑦]。由上文可知,所谓“质”,就是各异的个性,就是现象,是嵌入的编码知识,科学革命,即以非嵌入的“量”贯穿并取代所有的“质”。在更广泛的意义上,近代科学革命只是现代化的组成部分。现代化,由知识的历程这一特殊视角来理解,就是去除一切历史的和背景的因素,去除由这些因素而着在知识上的习俗、价值和意义(联系韦伯的价值理性和工具理性),以揭示不受时空影响的具有最大普遍性的知识,以非嵌入的编码知识取代原有嵌入的编码知识、隐性知识和想象。

由非嵌入编码知识可以在一个新的视角认识当前的全球化。全球化始于经济领域,这一点与经济活动是人类各项活动的基础相一致,但不止于此。为了物质要素的“平权”和流动畅通无阻,必须打破主权和意识形态的障碍,打破障碍的“利器”就是制度和规则,是WTO这一高居于主权之上的机构及其三大基本原则。说到底,就是以市场经济、启蒙运动理念和科学精神为基础的非嵌入编码知识[⑧]。人类基本的经济活动由下而上推进全球化,非嵌入编码知识由上而下保障全球化,同时也是全球化由经济层面向制度和观念层面的深入。

在非嵌入编码知识大行其道之时,其核心和先行者就是科学和技术。科学,以其提供的非嵌入编码知识,更重要的是,以其获得非嵌入编码知识的方法;技术,以其基于非嵌入编码知识的科技黑箱,更重要的是在技术活动中所体现的以计算为核心的工具理性,作为基础渗透到人类所有活动之中。以认识和处理自然界中的关系和人与自然的关系为己任的科学技术是人类各项活动的基础。随着科学的兴起,文学艺术在不同程度上从内容到形式刻下了科学的烙印。从荷兰画派的静物和风景画,巴赫确定的近代音乐基本语言及古典主义明确的旋律、严谨的曲式结构与和声,以及巴尔扎克《人间喜剧》中的典型人物和左拉的“实验”,随处可见科学的身影。接着是亚当·斯密,他与科学家一样从事分析,他的古典经济学与科学一样客观。继科学之后,人类的又一项活动与其他活动相分离。经济活动同样涉及人与自然的关系,以及涉及人的最基本的生存需求。经济学是人文社会科学的基础,因其对其他人文社会学科的巨大影响而被称为“经济学帝国主义”。

上述过程还可由系统发育与个体发育的关系得到说明。在生物学中有海克尔的生物重演律,人类胚胎的发育过程浓缩了生物亿万年的进化史。作曲家的作曲过程也是如此。1806年,贝多芬在创作热情奏鸣曲最后乐章时,先是沿着音阶上上下下喃喃作声或大声叫喊出各种声音,却没有一定音准。然后再将处于混沌、模糊状态的音乐上升为有序状态。作曲家个人的创作过程浓缩了音乐史由混沌到有序的过程。这一事例还说明,不仅科学、经济学,而且音乐等人类的各项活动同样在不同程度上拥有非嵌入编码知识,经历非嵌入编码知识的阶段。

至此,人类知识之树终于在条条根须之上生长出了主干。游离于该知识体系之外的属于各个民族的知识体系——由或多或少嵌入的编码知识和隐性知识以及想象组成,如果不想被抛弃,就必须在此基础上进行改造和重建。传统文化由此才能获得新的生命。

随着市场经济的旗帜正在或已经插遍全世界,贝尔述及“意识形态终结论”,福山提出“历史终结论”,海德格尔则认识到,“哲学之终结显示为一个科学技术世界以及相应于这个世界的社会秩序的可控制的设置的胜利。哲学之终结意味着植根于西方欧洲思维的世界文明之开端”[⑨]。站在知识的历程这一视角,所谓“终结”,实则在科学技术和经济学中所体现的非嵌入编码知识已经基本上扩散、渗透到了全世界,逐步成为各国和各民族共同的底线或基础。

与上述线索并行的是对古代浑然一体现状的否定,在结构和逻辑上揭示共同的基础:机械和机械运动、市场经济、经济人、自然状态及其理念、契约,这些同样是历史上共同的起源。揭示共同的基础和共同的起源,所以这样的知识非嵌入,得以渗透到结构上的较高层次,历史上的较晚阶段。揭示这些共同基础和起源的人类的活动,就是科学活动和经济活动。

三、现代与后现代:嵌入的编码知识、隐性知识和虚拟知识

然而,无论是意识形态还是历史,都远未终结,来日方长,终结只是未来的开始。站得更高的海德格尔看到,终结意味着新的开端。非嵌入编码知识是人类知识的“底线”,底线不是限定,更不是终点,底线只是起跑线,人类还要由自然状态上升到社会状态,科学、技术、生产和经济最终要接受价值观的引导。在非嵌入编码知识的基础上还要发展出新的嵌入的编码知识、隐性知识和想象。

一方面,非嵌入编码知识正在进一步扩展并提升其水平。首先,科学、经济学和启蒙运动的观念进一步渗透到人文社会科学领域,以及渗透到广大第三世界,第十章所述及的科学大战就表明了这一点。在扩展之时,非嵌入编码知识愈益形式化进而黑箱化。前文分析了20世纪科学的数学化、高技术的黑箱化以及在管理理论中ERP(企业资源计划)使企业的基本流程黑箱化,等等。人们的认识和实践过程越来越依赖于程序,各种程序则被做成软件,进而硬件。非嵌入编码知识即由此在潜移默化之中成为人们言行的基础。其次,当代包括科学在内的人类的知识正在走向新的综合,如出现了综合性的知识即三论和新三论。随着高技术特别是信息技术和生物技术的发展,随着种种危机的加深,以及随着生态学的发展,在启蒙运动提出的关于个人的知识的基础上,论述全人类和涉及全球的知识正在拥有越来越多的话语权。例如网络、克隆技术与人类的命运,人类在与自然的关系中的地位,等等。当前关于全球化的热烈讨论也表明知识由个人和国家层面上升到人类层面。在非嵌入编码知识扩展与提升之际,共同血缘关系和民族国家的边界渐次淡化,个人得以更多地面向未来,以及在更大空间发展。全球化(全人类化)与个人化并行不悖。在经过近现代的下沉和回溯后,认识重新回到整体和现实。

另一方面,非嵌入的编码知识在向其他领域渗透的过程中,逐步与新的语境、新的生存背景以及新的主体结合起来,创造出新的嵌入编码知识。我们已经看到物理学与其他科学的结合,经济学与其他人文社会科学的结合。新的语境和生存背景不仅是自然,不是与自然相分离和对立的社会,而是自然与社会的融合;不仅是传统和历史,不是没有时间感的现在,而是目的和未来,同时又是对传统和历史的频频眷顾。更重要的是,正是在这样的渗透与结合中,不再是部落或民族及其语境和生存背景,而是在时空上获得更大自由度的个人,形成流动——包括参与者、语境和生存背景——的社群,既拥有特定的兴趣和爱好,又关注居住在这个星球上的人类的共同命运。由非嵌入编码知识向上,指称全人类的命运前途,向下,指称个人和个别事件,价值便介入其间,此即“返魅”。

这一过程大致包含以下层面:其一,指责非嵌入编码知识对其他领域的入侵,颠覆非嵌入编码知识的唯一话语权。古人丰富的情感,各异的价值观,多彩的审美情趣,奇妙的神话世界,以及浮想联翩的想象,等等,全都被代之以非嵌入编码知识。此即“单面人”,例如形形色色的反科学思潮和法兰克福学派等。其二,追溯非嵌入编码知识的由来,例如由库恩的“科学共同体”到时新的对实验室知识创造机制的研究(SSK),指出其中各种文化因素的影响。其三,指出非嵌入编码知识在本体论上只是一种简化的抽象,不存在与非嵌入编码知识相对应的真实客体,在认识论上不可能,科学的普遍性和预言功能受到挑战,在价值观上接受伦理学的批判和引导,也不存在纯粹的经济人。其四,要求回到实际中,回到现实生活中。没有现象与本质之分,没有不变的存在,真正有意义和起作用的是“此在”,必须重新认识偶然性。

实际上,非嵌入编码知识本身的发展也逐步走向其反面,如科学中提出了一系列否定性概念,以及随机涨落、分岔、突变、混沌、模糊等与原有的非嵌入编码知识截然不同的新概念,研究蝴蝶效应和复杂性,从而为各种“初始条件”和语境的介入敞开大门。经济学正在引进心理学,后现代艺术家[⑩]则试图打破传统观念中对艺术所圈定的界限,追问:“艺术”究竟是什么?有无纯粹的“艺术”?力图把艺术拉向生活本身,与生活平等对话。没有哪种见解被普遍认可,没有哪种风格被一致追随,甚至在同一幅作品中也不去展示前后一致的风格。

在现代化中形成的非嵌入编码知识,随着向生活、个性和平民的开放,其戒律和刚性正在软化,边界正在消融。科学渡过了内部高度一致乃至铁板一块的阶段,进入了相对宽松,同时也更为活跃的时代,表明科学一元论或中心论的消解,科学作为一个要素正在融入系统之中。科学、艺术和经济学如同不断膨胀的星云,其内部变得越来越松散,其边界变得越来越模糊。所形成的新的嵌入的编码知识具有生命化、个性化、地方化、柔性化和世俗化等特点,不像非嵌入编码知识这么明确和清晰,而是具有无穷的包容性。知识趋于多样化。与生物的进化一样,多样化保证知识的完善与发展。在知识的体系中,不存在绝对正确/有用或绝对错误/无用的知识。近年来蓬勃兴起的大众文化、互联网上的上载以及面向用户的软件和用户自己对软件的修改与创新等也说明了这一点。

整体中的每一个体都是平等的,都有发展的机会。精英与大众、深度与平面、终极与当下的对立逐步消融。一方面是精英地位的跌落、“失语”或者丧失“话语权”;另一方面是大众文化的兴起和水平的提高,他们可能没有精英那样的“深度”和影响,然而却是创造者而不是被创造者,是主动而不是被动,是参与而不是旁观,扁平并非没有深度。大众,每一个个体共同关注人类作为“类”的深度和终极问题,如涉及到人类命运的人与自然、人与人工自然,以及人工自然与自然的关系等问题。

就科学与文化的关系而言,非嵌入编码知识的语境化,就是科学理性与价值理性的整合。普遍的、抽象的科学理性融入到具体的、社会的、文化的、心理的现实中。在此意义上,如果说“脱域”是根除和祛魅,那么个体的显现就是寻根和返魅。其结果既是科学理性参与价值判断并成为后者的基础,也是科学理性在具体实践中,在价值理性中找到自己的目标和归宿。

在编码知识发生如此深刻转向之时,于脱域过程中被否定的隐性知识正在以新的方式获得新的生命力。首先,由于高度普遍化、形式化的非嵌入编码知识不仅能为每个人所掌握,而且可以为机器所共享,自动化、人工智能和机器人正在做到这一点,这就对发展属于人类、群体和个人自己的主观的隐性知识提供了可能。当前高速发展的信息技术更为此创造了条件,计算机、网络,特别是虚拟现实技术都将推动人类思维的进化。其次,在知识爆炸的今天,如何对编码知识进行选择以泛舟于知识的海洋,以及如何迅速跨越前人的脚步迈向知识的前沿,要求发展主观的隐性知识。复次,面对越来越复杂多变并充满偶然性的对象,必须发展顿悟或直觉能力。正如英国诗人济慈在19世纪所言,要培育在怀疑和不确定中生活的能力,这是创造力的基础。主观的隐性知识在于如何创造新的客观隐性知识,如何将这种知识转化为编码知识,以及如何选择、组合、应用编码知识等。一句话:创造编码知识,超越编码知识。这种隐性知识属于人类,不可能为机器共享,属于特定群体,不可能为其他群体共享,属于个人,不可能为他人共享。在编码知识充分发展和普及之时,新的隐性知识渐次浮现,其重要性且益凸现。个人、群体和人类未来的发展最终将依赖于这种主观的隐性知识。

想象的情况也是如此,虚拟现实技术正在开辟新的想象领地。虚拟现实技术把以往的知识加以种种选择和组合而得到新的“知识”。这些新的“知识”既是虚拟的,与想象有相通之处;然而又不等于想象,是建立在规律的基础上,其源泉是以往确凿的知识库,因而是知识。由IT的广泛应用,虚拟的范围不断扩大,已经渗透日常生活之中。显然,这样的“想象”主要属于个人所有,具有明显的私密性。

在嵌入编码知识和隐性知识的交流中,古人的比喻历经漫长的岁月又恢复了青春,少数民族的表述方式正在走向世界。隐喻是一种独特的领悟方法。以与大脑中的想象类似的东西做参照物,可以使抽象难懂的景象更为直观。那些不同背景、不同经历的个体,可以通过想象和象征直观地理解事物,而不需进行分析和归纳。隐喻可以把两种差别较大的经验领域融合成一个单一的形象或符号。

嵌入的编码知识、主观的隐性知识,以及“虚拟知识”,都具有形形色色及不同程度的个性。这些个性与古代的个性不同,后者互不沟通,相互间难以理解;后现代各具个性的知识,由于经历了非嵌入编码知识的阶段,彼此都建立于此基础之上,由于共同创造并拥有属于全人类的知识,由于隐喻和网络的强大沟通作用,以及由于具有越来越广泛、深入和一致的目标追求而正在融合起来,“小型叙事”与“宏大叙事”正在融合起     来[11]。同时,各种知识之间的界限也正在淡化、消失。嵌入的编码知识更具有活泼的生命力,它的思维方式的直觉感悟性、主体生命投入的情感体验性如软件编程中的艺术精神,不受拘束的野心和任意驰骋的创造力,难道不是主观的隐性知识和想象?它们的边界“可能显得有些粗糙,但元气淋漓。……在这样的研究的背后有情怀”[12]。反之,主观的隐性知识和想象则以不断进化的编码知识为基础,这就是21世纪知识的力量。知识的力量源于全人类,同时又源于每个个人,以及源于鲜活的生活。正因为此,所以历史没有终点。

由一滴水可以看到太阳。今后,在社群乃至个人的身上可见所有这些知识:在形式上嵌入、非嵌入、隐性、想象、隐喻、虚拟;在内容上属于人类的各项活动,如科学、技术、经济、艺术、宗教……;在时间上既有古老的传统,近现代一致的知识以及后现代元气淋漓的情怀。民族文化只是消融而非消亡,它的生命通过每一个个体渗入到整体中,流淌到全世界。同时,“每一滴水”又都在从事创造,都可能成为整体中的亮点,每一粒灰尘上都有佛。

奥地利阿尔卑斯山区一个小姑娘说,我喜欢这些非常古老的民间的山里边的音乐,我可以重温到我的爷爷奶奶,甚至祖奶奶他们的感情,他们对于生活的一种非常纯洁的感情;我喜欢莫扎特,喜欢卡拉扬,那是人类文化的顶峰,我能知道人类最高的音乐感受是什么;我喜欢麦当娜、杰克逊,是因为特别适合宣泄我们的感情[13]

知识之树,其源根须深扎于独特的自然背景之中,追溯到遥远的历史体验之中,萌芽于混沌之中。随后,其挺拔的主干取代了杂乱无序的根须,又长出了支干、更小的枝和叶片。枝繁叶茂,互相纠缠着伸向独特的语境,伸向无限的时空,伸向未来的混沌,这就是知识的历程。

结  束  语

让我们从穿越时空的翱翔中回到当下,回到现实。可以把人类的现状及面临的挑战归结为空间上的一致与自由以及时间上的“固化”和涨落。

在空间上,全球化推动包括知识在内的各项要素如资本、劳动力和自然资源的价格在全球范围趋同WTO打破在这一过程中主权和意识形态的壁垒。现代管理理论研究“理顺”供应链和物流,使之更为合理高效;互联网使这一切,特别是知识的流动畅通无阻。私人知识越来越迅速、顺利进入公共领域。经济发展的内在规律和共同机制推进世界各国的经济和文化的发展走向均衡,以及构筑一个具有高度普遍性的共同基础[14]。由此看来,全球化从根本上说,就是推进趋同和均衡化,促使全球熵增。于是,与自然界的熵增一样,其结果是要素流动趋缓、停止。知识扩散或共享的结果既发生了增值,也发生了信息的均衡分布即熵增,这就是知识资源的耗尽。

被耗尽的还有资源,特别是能源。从大处来看,在全球范围可大规模集中开采的资源,如矿物、石油、煤炭和天然气等已越来越少。在微观上看,摩尔定律所面临的困难是,如何应对芯片运行过程所耗散的能量和产生的热。能否以及怎样开发分散的资源,如太阳能、风能、潮汐中的能量等,进而将人类自身活动所耗散的能量收集起来加以利用,是人类面临的挑战。

资源中最重要的无疑是人。为突破知识的趋同而创造知识,应对并开发分散和耗散的资源,人是核心。关键是如何调动更多的人,以及在更深的层次上从事创新。二八定律无处不在。互联网已经在某些商品销售领域,开创了调动二八之“八”即长尾的途径。一旦人类中之“长尾”的作用得以调动,必将大大推进人类的发展。“维基法则”似乎行之有效[15]。资源与环境不可分割。目前被耗尽的资源在相当程度上是由于环境的恶化,人类中“长尾”资源的开发同样有赖于社会制度和文化的创新。

此外,越来越多本来不为人所知的个人的隐私被生命科学和认知科学编码、甚至非嵌入而广泛传播与共享,趋于一致;以及被高技术监督、窥视,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这可以认为是另类意义的熵增。人能否超越共性,构建属于自己的个性、拥有私密?在关系中能否维系自我?

在时间上,人类所创造的一切不断被编码,随即编程,进而制成科技黑箱,“促逼”人类在新的平台上继续前进。更有甚者,促逼沿需求层次上升,越来越推向人的精神领域,呼唤精神的提升。在流变或“虚无”中能否有持续的存在?

关系与变动不居之和,亦即非线性相互作用,酝酿一个又一个巨涨落。金融危机、恐怖事件、禽流感、SARS、印尼海啸,再加上越来越容易操作的科技黑箱和迅速放大的传播机制,表明个别与整体、个人与人类的命运,以及当下与未来的前途已休戚相关。

科学技术的发展为人类创造了无所不可的自由,展示了无所不能的诱惑(包括虚拟世界),同时也加上了前所未有的重任。

人,应有足够的创新动机和能力,以超越人工自然,超越自我。

应足够坚强,以控制自我,承担责任,应对突发事件。

应拥有个性,以实现对自我和他人的价值应足够开放,有充分的爱心,以拥抱自然、关爱他人。

显然,这不是结束语,而是新的序曲。


[]科洛文艺复兴时期哲学概论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198392

[]刘军宁殊别价值与普世价值之间——“文明冲突”的另一面多维新闻网http://www.chinesenewsnet.com

[]本部分内容得益于钱乘旦先生关于“资本主义为何兴起于西欧”的讲演

[]虽然对儒家文化是否为宗教尚有争议,但毕竟表明儒家文化具有宗教属性

[]吕乃基河流与山峰——欣赏现代音乐的视角东方文化周刊199720

[]卢卡奇历史与阶级意识杜章智等译北京:商务印书馆,1992148149转引自范志军,技术现代性与历史唯物主义

[]库恩必要的张力福州:福建人民出版社,198154

[⑧]吕乃WTO的特征及其给出的哲理启示科技导报20012)16-19

[]转引自杨大春反思的现代性与技术理性的解构自然辩证法研究200324853

[]王美艳,刘宗超,倪建林东南大学2003博士生政治课论文

[11]以此观点视之,自古至今的战争主要有以下两种类型:非嵌入编码知识形成之前,嵌入编码知识体系间的战争,以及非嵌入编码知识扩张中与嵌入编码知识体系的战争一旦确实地建立于非嵌入编码知识——其核心是启蒙运动的精神,在嵌入编码知识体系之间一般就较少战争如刘军宁所言,对普世价值的认同越多,文明间的冲突就越少

[12]陈平原视野·心态·精神——如何与汉学家对话南方周末2007-4-5

[13]文汇报2006-9-8参见吕乃基河流与山峰——欣赏现代音乐的视角东方文化周刊,199720

[14]张幼文关于世界经济一体化的几个理论问题世界经济研究,19973

[15]维基法则文汇报,2006-10-7“维基”是英文(确切地说应该是夏威夷土话)wiki的音译,本意是“快点快点”,或者是“我知道”wiki这个词,已经随着网友们自发编辑的网上百科全书wikipedia而名扬天下任何人都有权对先前的条目进行修订这是一种基于网络的社会协作,而wiki也就成了这种全新的知识创造和分享方式的名称维基精神认为,只要通过足够多网友的关心和修改,无需实在的“专家编委会”,错误就将得到尽可能彻底地剔除,从而保证维基百科的权威性有人把这个机制,同进化论进行类比——看似脆弱而质朴,但却高效而精密地持续运转着维基法则与软件编写的“集市模式”相似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10844-1040477.html

上一篇:第十章 三 后现代科学和高技术对文化的挑战
下一篇:析当前席卷中国社会的争论:内容与形式

13 鲍海飞 姚伟 晏成和 赵凤光 强涛 罗春元 陈楷翰 蒋永华 赵保明 张海权 李方和 aliala qx12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3-26 22:5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