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yli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yli

留言板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留言 登录 | 注册


[9]许少鸿   2016-9-4 21:33
李荫远先生一路走好。您的许多老朋友已经在天堂里相聚,您到那里与他们重逢,一定会很高兴的。
[8]李治林   2016-8-26 22:29
李老先生走好!晶体室的老前辈值得大家永远尊敬!物理所的师生怀念您。
[7]杨正瓴   2016-8-26 18:24
李荫远的博客
http://blog.sciencenet.cn/home.php?mod=space&uid=208115
2016年08月22日12点18分去世,享年97岁。最后访问2016-8-26 17:16
李荫远 (1919.06.20 -- 2016.08.22)
  
《在科学网获得永生的博主》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07667-702657.html
[6]jhlxs   2012-5-17 22:57
看了杂忆和杂写(六)。李荫远老师好,祝你身体健康。
[5]rtluc   2011-12-29 05:36
一直很感谢很佩服您这些老一辈的海归们。当初愿意回来,在经历了文革后也仍愿意留下,不知道这需要多大的勇气和胸襟。最近,施一公老师那句——我们还欠祖国15年全职教学 也一直在脑中徘徊。我想,假如换做是我,出国了如无意外的话应该是不会回国的了。  可能是我比较自私吧。扯远了~

请问您介意把您隐藏了或是未过审核那两篇文章给我看看吗?我的邮箱地址是:shangguanyixuan@gmail.com。因为家里并不是知识分子出身,但实在是想知道你们那辈所经历的事。而何兆武老师的《上学记》记录到文革前便戛然而止了,且有不少信息是被隐去了。对于晚辈来说,真的是个很大的缺失。

您帖的那两首现代诗,唯觉得父亲还比较好。前者,她已经错过太多教育,仅有文学梦并不足够。经历过抗战、经历过文革、经历过社会的,且很有才能、文理皆优的老一辈们,更多是很谦卑、淡然。你们的不表达让晚一辈的失去了很多了解的机会。当下的社会,无知的人反而更易洋洋自得。   回到那个打临时工的女诗人身上,请问对底层呼声的反应能或多或少体现一个国家的文明程度是么?有时很想说,虽说一个人的出身条件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其发展水平,但是人若够决心,是可以选择与周遭环境划个界限,去努力去奋斗去争取的。她还是被自己限制住了。或许因为自己仅是一名大三在读医科生,所经历的还不足以让我去讨论那些吧。
最后,祝好
[4]rtluc   2011-12-29 04:53
李荫远老师好,祝你身体健康。
[3]davidhwang   2011-12-22 00:02
请问李院士常查的电子邮箱地址是什么?谢谢
[2]徐文兰   2011-12-21 10:49
李先生:
受您的鼓舞,我也登堂入室啦!昨天给你发了一个mail,还给你寄去一张我们祖孙三代的照片呢,看到立曼让你保重,还看到您的孙子给您留言,我也来挤进来了。我这个古稀羊也是要让您这个耄耋羊保重哟!立芸一家也好吧。遥祝您老全家快乐!
[1]朱礼涛   2011-12-20 14:59
李老,您好!
我目前是一名在读化工类本科生,空闲时喜欢看看科学网上您们这些过来人的博文,希望能有所体会和收获;刚刚看了您的博文,感触还是挺深的;对于您这样一位90多岁的空巢老者,我只想祝愿您每天健健康康、快快乐乐的!希望以后也能像您一样,尽我所能为这个国家做些有意义的事情!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7-4 21:0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