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yli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yli

博文

杂忆与杂写(五)关于熊胆粉之争 精选

已有 8798 次阅读 2012-3-22 14:43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关于熊胆粉之争

昨天(320日)在中国科学报上读到李连达、李贻奎《熊胆之争的三个关键问题》,我很高兴这样一个异常敏感的话题终于在我每天必读的报刊上露了脸,我愿在此对这一争议谈谈自己的观点:

活熊取胆遭受国内外NGO的激烈反对已经多年,但其收益却继续有相当大的增长。一直到归真堂申请上市才引发了轩然大波。我认为归真堂上市应推迟,活熊取胆应有合理的限制。

李连达院士的短文中,第一段结尾处断言“中药熊胆粉的药用价值不容否定”,这句话太笼统,似乎是拒绝对熊胆粉的医疗价值再进行研究。他在这一结论之前说,从千余篇试验报告证实熊胆粉有“抑菌抗病毒,抗炎解热,利胆溶石,保护心、脑、肝等多方面作用……在有效阻击非典、流感等方面,显示了足够的威力。这样的表述,正好露出了大专家也不确知熊胆粉对哪一种病或几种病有特效、有针对性,而似乎是万应灵丹。

实事求是,我国应该做好以下三件事: 1)、熊胆粉的药理学,有机化学的研究工作:据说熊胆粉有几十种化学成分,应先把最主要的几种分离出来,其中化学上已知的即可辨认,而对其中未知者定出其分子式,再用严格的临床试验鉴定其药效,有效成分可以化学合成,不再来自熊胆粉。跟次,还可以将丰度更低一些的化学成分浸集出来加以研究。我相信这类课题一定会得到国家科学基金的资助。

2)、熊去氧胆酸现已能合成,李院士说,作为熊胆粉的代替品“客观效果并不理想,或者说部分代替可以,全面代替很困难。”这就告诉我们应进一步在哪些方面可以代替或开发出新的药用效果,以期少用熊胆粉。

3)、请卫生部严格禁止任何企业以熊胆粉制成高价而并非必要的保健品或礼品出售,以减少活熊取胆的需求。

最后,我估计将有人会以东方文明的核心在于综合,熊胆粉只许可全品使用,任何对其化学成分的研究都无益有害,是反对中医学的作为。我在这里先给以回答:我尊重你的言论自由,我愿保持沉默。我相信随着社会的进步,若干年后活熊取胆终将消失。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08115-550569.html

上一篇:关于阅读中文后出现脑电波的研究
下一篇:杂忆和杂写(六)说说近百年来教研人员收入的变迁

25 梁才 夏循礼 曹聪 郭向云 郭保华 邸利会 郑波尽 张其瑶 王云才 赵凤光 许小可 冯大诚 王淑芳 许先进 李宇斌 吉宗祥 钱磊 贾伟 Coo rtluc liu0328 ddsers hangzhou wliming zzjtcm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9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7-4 13:4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