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平安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dongping2009 面对地震专家与您论道纹坪,置身围棋高手听我谈天说地。

博文

[转载]父子两代人

已有 6554 次阅读 2015-12-13 19:08 |个人分类:分享图文|系统分类:生活其它|关键词:生活| 生活 |文章来源:转载

   父亲1964年师范毕业,被分配到离家200多里地的邻县教书。在那里认识了我的母亲。我的出生地也就在那里。

   几十年后听他们的玩笑话,我大体知道是母亲先追求的父亲。一个农民的孩子,刚刚吃上了国库粮,择偶的条件真的不高。有人问父亲要个什么样的,父亲半开玩笑地说,是个女的就行。母亲当然是个女的,她喜欢年轻英俊的父亲,时不时地给他送点吃的,给他做件新的棉衣什么的,一来二去父亲的心就感到温暖了。据说后来有个银行的女子喜欢上我的父亲,但闻知父母已经确立恋爱关系后,便主动退出了。那时候的人厚道,也不走极端。那个女子的照片我好像见过,比我的母亲漂亮。但她如果成了我的母亲,那我将是谁?

   母亲不顾身为县五金厂厂长的外祖父的反对,冒着腊月的风雪,带着不满周岁的我调动回到了父亲的故乡。她见识了父亲老家的贫穷,老家人也遗憾母亲外貌的平庸,在母亲的几个妯娌中,她是最有文化的,但也是最貌不出众的。老家人直来直去的评价、新同事三言两语的调侃,都深深折磨着父亲年轻而虚荣的心。他们开始了漫长的家庭争战,经常因为一点小事情就大动干戈。记得我还曾经率领两个妹妹站在母亲一边,我手里举着石头,怒视着父亲。而他的同事在旁边连劝带拉。母亲好多次抱着妹妹坐在摇曳的煤油灯下默默流泪。她说要不是看在孩子份上,她都有想死的心。

   如今父亲不愿再提以前的事情,总是用一句“穷闹”概括打架的原因。但等我娶妻生子以后,我明白贫穷只不过是借口,男人的虚荣也非唯一原因,要强的性格才是他们互不相容的罪魁祸首。当然,在很多事情上是父亲说了算,但母亲也过于坚持自己的意见。即使在父亲气鼓鼓按照自己意思去做某事的时候,母亲依然不顾一切冲上火线,据理力争。战争就真的免不了。记得八十年代中期母亲力劝父亲活络一点,争取当上镇中心学校的校长。论资历、业务父亲早就够格了,而且主管领导也有过类似的暗示。但是父亲拒绝去送礼致谢。结果半路杀出程咬金,人家用一点土特产就轻松改变了局面。母亲在深夜里和父亲大吵一架,父亲本就窝着的火自然就发到她身上。她气得跑到村头沟渠边,脚步飞快,背影阴森。我害怕地跟在她的后面,时不时扯着她的衣襟,担心她会走绝路。母亲提着父亲的名字咬牙切齿,大骂不已。父亲没有追过来,他听不见。我替他听了。

   一个要执着地改变父亲,一个顽固地拒绝听从。父亲有点孩子气地拿着自己的前途和升迁赌气,母亲则不失时机地强化他的逆反心理,连一点技巧都不讲。几十年了,父亲还是顽石一块,行得直,站得正,就是不按照母亲的设想求上进。而母亲呢,则还是北风劲吹,使劲地吹,有时更令父亲反感,裹紧自己观念的棉袄。要是换成暖洋洋的太阳,温暖一点,柔和一点,父亲还会里三层外三层束缚自己,活活找难受吗?

   婚姻真是让人感伤的人间怪物。他们打打骂骂几十年,竟然没有太多影响我们的正常进步。我和两个妹妹发展得都不错。以前爱拿他们说事的同事不由心生羡慕,看人家吵吵闹闹一辈子,晚景竟然如此辉煌,真是想不通。他们现在的确火气小多了,吵架也少多了。用他们的话说,光高兴还来不及,哪有时间吵架呀?我听了倍觉欣慰,也多少有些怀疑。

   转眼间我的婚姻也延续十几年了,期间虽有过一些口角,但还算和谐。我继承了父亲每日记录家庭流水账的习惯,收入与开支清清楚楚,十几年的物价起伏也是一目了然。而且我还把夫妻口角、偶尔打骂孩子的黑色事件用特殊的符号记录下来,日积月累成为我家的“人权纪录”。这些未必能够在关键时候阻止我火冒三丈、气冲斗牛,但可以成为我冷静之后自我审判的证据。我喜欢翻看自己的账本,也日益感到父亲那几十本账本的宝贵,有好几次都想跟他要过来。人家范小青的《城乡简史》能够获大奖,凭着我们父子几十年的持续积累,说不定我也能写出一篇大作出来。可是最近回老家时,他却说那些本子已经化为灰烬了。我大惊失色,连问为什么。他气乎乎地指着母亲抱怨,她翻看父亲的账目,抱怨这笔开支没有给她说,那笔开支下落不明。父亲一气之下,付之一炬。四十年如一日筑造的“阿房宫”,可怜成为焦土。我一句话都不想说了。

   母亲啊,四十年多年的婚姻生活,你还是没有读懂父亲。父亲能够白纸黑字地记录每一天的活动,他肯定是问心无愧的。而父亲,同样也不知道珍惜自己,将手中的珠宝毁于一旦。如今父母因为我们而感到幸福,但我们的幸福能帮助他们找回昔日应该拥有的幸福吗?我真的为父亲的账本感到惋惜。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06819-943136.html

上一篇:从鬼王到Majorite
下一篇:行香子 新年

2 田云川 杨正瓴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0-23 00:0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