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科学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ingfeng 海纳百川,有容乃大。

博文

写给有远见的中国家长(二) 精选

已有 15653 次阅读 2013-4-24 09:14 |个人分类:教育杂谈|系统分类:教学心得|关键词:家长,中国,家庭教育| 中国, 家长, 家庭教育

你们所培养的,不是自己的小孩,而是中国的未来。

——题记

(说明:文中的故事为虚拟。本文还存在修改的可能,请勿转载。)

有一位英语老师从零开始教学生。当字母表教完后,她开始教学生记单词。但是,什么what, when, how这些单词她一概不教。为了显示水平,她一开始就教那些最难的单词:bequeath,  delirious, gumption, bouquet等。结果学生学了几年,记了近一万的单词,但是一句英语也听不懂,更无法与别人用英语交流,因为他们根本不知道常用单词的意思。这样的教学方法是不是很荒谬?如果你是父母,会让自己的小孩跟着这样的老师学习吗?

这样荒谬至极的教学方法,正是我们学校的教育方法。学以致用,学习的目的是为了应用,所以那些应用频率最高的知识和能力,就是我们需要优先教育的。但是,学校教育的知识和能力,往往是那些不常用的,而对于最常用的知识和能力,却往往不屑一顾。其结果就是教育出来的学生虽然知识量很大,但是缺乏基本的思维能力,常常无法做出正确的判断。

哪些最常用的知识学校不教?我们先来听一个故事。

老李下岗后没事可干,于是开始炒股。他经过仔细的学习和研究,提出了一套选股的理论,并根据这个理论,投资100万买入了某一股票。他的理论果然有效,买入该股票之后就一路大涨,半年之后,股价翻了两番,一开始投入的100万转眼就变成了400万。老李兴奋得吃不下饭睡不着觉,专门写了一本书宣传他的选股理论。同时,他又从银行贷款500万,全部买入了该股。这只股票还真争气,不久又上涨了一倍。这下,老李的亲朋好友和他写的书的读者们都心服口服了,完全接受了他的选股理论,并在他这个理论的指导下,买入了这只股票和其它的股票。天有不测风云,不久股市崩盘,所有的股票大跌。出于对老李理论的坚信,他的粉丝们都不肯抛售这些股票。一个月后,市值贬为原来的四分之一,此时他们想抛售也抛售不出去了。半年后,股价贬为原来的十分之一,老李输的倾家荡产,而那些信服老李理论的人,也严重亏损,投入大的也输得倾家荡产。你说老李的理论为什么会不行了呢?

我们都知道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可是,具体应该怎样用实践来检验真理呢?这其中,有两个最基本的原则:第一是可重复性,第二是有对照。老李的选股理论,虽然在短期内似乎是的对的,但是根本没有经受这两个原则的检验,所以基本上是纸上谈兵。首先,它没有经受重复的检验。重复的检验,有三种方法:1. 用这个理论选择许多只股票,每只股票都上涨。2. 不只是在牛市时选股有效,而且要在熊市时选股也有效。3. 最好经历多个牛市和熊市的交替,发现这个理论一直有效。其次,它也没有对照。对照,是设立实验排除其它因素的影响。虽然在牛市开始时,老李选择的股票都上涨了,但是,导致上涨的因素是牛市,而不是老李的理论。要证明理论的有效性,就必须用老李的理论选择一些股票,例如20只,然后随机选择20只做为对照。这个对照的目的是为了排除老李理论之外的因素例如牛市对股票的影响。只有当老李选择的股票比随机选择的股票涨幅明显要高时,才能说明他的理论在短期内是有效的。而长期的有效性则需要接受长期的检验。

股市是用来说明重复和对照原则的最佳场所,但是,判断家庭教育理念、方法是否有效,同样需要重复和对照。很多父母教育出了一两个有出息的小孩,就开始著书立说,宣传自己的家庭教育理念和方法,与老李的选股理论何其相似!这些家庭教育理念和方法,可以说基本上是站不住脚的。因为一两个小孩,样本量太小,没有足够的重复。此外,影响小孩成长的最重要因素——遗传的作用无法排除。也许这些小孩成才,只是因为天生聪明又勤奋呢?最重要的是,考进了名牌大学根本不是教育成功的标志,从清华北大毕业的人,最终成为栋梁之才的仅仅是少数。怎样才能证明一种家庭教育方法有效呢?随机挑选很多的小孩(例如2000名),然后随机分为两组,一组接受该家教方法,一组不接受该方法。十几年后,最好是几十年后看两组成才的差别。随机挑选样本,并且随机分配到两组中去,可以保证两组小孩的天赋、性格等基本一致。如果能找到1000对同卵双胞胎,其中一个接受该教育方法,另一个不接受,则是最完美的论证了,当然,实际中几乎不可行。

相信一种错误的投资理论,可以使投资者倾家荡产;而相信一种错误的家教理论,其后果比倾家荡产还严重:因为它毁掉了孩子的一生。很多家长把这些缺乏事实依据的教育理念奉为圭臬,正是因为不知道重复、对照原则的重要性。

重复对照原则在日常生活中的应用可以说是无孔不入。我们但凡思考,就需要作出判断:对还是不对?应该还是不应该?好还是不好?正确的判断基于严谨的推理,而严谨的推理必须以事实为基础,建立在重复、对照的原则之上。例如说,领导今天找你谈话时似乎对你比较冷淡,你可能得出结论说是领导对自己有意见了。不过,除非你发现领导对别人的谈话不冷淡(对照),而且多次对你谈话都很冷淡(重复),否则你的结论就靠不住,因为可能是领导今天心情不好而已。在亚马逊上购物,我发现顾客的评分很重要,不过,只有寥寥几个评分的五颗星,产品质量往往比不上有几百人评分的4.5颗星,这也是因为评分的人越多,就经历了重复的检验。自从发现这个规律之后,我在网上购物时都参考这一条方法。因此,我从网上买的东西基本上都非常满意。

还有一种极端重要的能力学校也从来不教:怎样判断重要性。做事情要先做重要的事情,可是如果无法判断事情的重要性,就无法先做重要的事情。说话和写文章需要条理清晰,就必须抓住重点,舍弃次要。如果无法判断重要性,说话和写文章就会条理不清。预测未来的能力至关重要,而影响一件事情发展的因素有多种,那些重要因素决定了事情的走向,所以对未来的预测更需要分清主次(参见《因素分析法》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068-2494.html)。经过多年的观察我发现:一流人才与普通人才最大的区别就是对重要性的判断不同。因为对不同知识、能力、事情的重要性判断不同,所以他们学习不同的知识,培养不同的能力,优先做不同的事情。最终,这种对重要性排序的不同造就了卓越与普通的差别。而我国科研水平比较低,最根本的原因之一就是科研人员难以判断科研问题的重要性。(参见《科研洞察力》http://blog.sciencenet.cn/home.php?mod=space&uid=2068&do=blog&id=680329

古今中外,考试都会告诉考生每一题多少分。智商测试也不例外,所以这能部分解释为什么智商与成才之间的相关性不是太强。如果是我出题,我不会直接告诉考生这些信息,而是首先要考生根据每一题的重要性判断值多少分,然后再根据这个判断决定答题的优先顺序。这样的考试才更像真实的生活,不是吗?

此外,自学方法非常常用,但是学校也不教。一个健康的体魄,比优秀的成绩更为重要,但是我们的学校也不注重。

最常用的知识不教,而教的知识又有多常用呢?很多学生都参见奥数培训,让我们来看一个奥数题目。一个六位数,如果它的前三位数码与后三位数码完全相同,顺序也相同,由此六位数可以被 整除。A. 111  B. 1000 C.1001  D. 1111 (转自http://www.jyeoo.com/math/ques/detail/e19eaa81-f76b-425a-a3de-c335ef33bb99这个题目的答案我们暂且不管,我的问题是:它的可扩展性有多大?或者说,这道题的解题方法在日常生活中能用到的机会有多大?反正我是几年也难以用到,所以我不会在这样的题目上花费时间。奥数题目,其解题方法在日常生活中可以用到的机会一般都非常少,所以学习奥数的机会成本非常大:因为这些时间本可以用来学习逻辑、对重要性的判断、自学方法、锻炼身体、重复、对照原则等更常用的知识。

即使是勾股定理这样重要的知识,与随机、对照、重复原则,对重要性的判断力,自学能力相比,其使用频率也难以相提并论,因而其重要性相对而言不足为道。更不用说学生每天做的数不清的习题,其可扩展性和使用频率简直是微乎其微了。

当我们背单词时,应该先记住WhatWhenHow这些最常用单词的意思;当我们学习时,应该先掌握最常用的知识和能力,越是常用就越是重要。当今中国,学校反其道而行之,是想培养怎样的人才呢?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068-683439.html

上一篇:科研洞察力
下一篇:关于英文论文写作的初步总结和资料推荐

58 陈小润 张海霞 孙学军 孔晓飞 廖晓琳 吉鹏举 张玉秀 李健 刘建兴 徐大彬 边媛媛 张鹏举 张奎勇 林章凛 张亮生 庄世宇 王飞 康建 陶代琴 刘辉 曹聪 吉宗祥 刘守胜 汪晓军 惠小强 李天成 王晓明 徐耀 朱智慧 陆俊茜 韩枫 戴小华 丛远新 徐迎晓 罗春元 张木诚 杨正瓴 周彬彬 唐小卿 邢富强 赵婧 李毅伟 任胜利 张全成 朱晓刚 俞立 王勇 陈瑶 强涛 decipherer unicron luxiaobing12 biofans 心静如水 seanhhu dangping wenbo88818 xieyao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1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1-21 21:2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