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llerMaMing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RollerMaMing

博文

可可西里经验:青藏铁路动物通道建设案例分享 精选

已有 8493 次阅读 2016-8-1 19:19 |个人分类:野生动物通道|系统分类:图片百科| 野生动物, 可可西里, 藏羚羊, 青藏铁路, 三江源保护区

可可西里成功经验:青藏铁路动物通道建设Successful experience for wild animals channel in the Qinghai-Tibet Plateau Railway

        2016年7月初,我们一行14人前往可可西里及三江源自然保护区(照片),了解野生动物通道建设情况。青藏铁路格拉段北起青海省格尔木市,基本沿青藏公路南行,到达西藏自治区拉萨市,全长1142公里。其中海拔高于4000米的区段960公里,多年冻土地段550公里。在青海省境内格尔木至唐古拉山口段,长度为548公里。沿线穿越2个自然保护区,分别为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和青海省三江源省级自然保护区。除温泉-安多-那曲段外,铁路基本与青藏公路并行。

        可可西里保护区位于青海省西南部的玉树藏族自治州境内(照片),东经89。25'~94。05'、北纬34。19'~36。16'。其范围为昆仑山脉以南,乌兰乌拉山以北,东起青藏公路,西迄省界。保护区西与西藏自治区相接,南同格尔木唐古拉乡毗邻,北和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相连,东至青藏公路,总面积4.5万平方公里。1995年,青海省政府将该区设立为省级自然保护区,并于1996年公布。1997年6月成立了“青海省玉树州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管理处”,1997年12月国务院批准并公布本区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1999年9月保护机构更名为“青海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濒危珍稀动物种分布多:可可西里地区濒危珍稀的兽类有13种,其中含国家一级保护动物5种,即雪豹、藏野驴、野牦牛、藏羚、白唇鹿;二级保护动物有8种,即棕熊、猞猁、兔狲、豺、石貂、岩羊、盘羊、藏原羚;珍稀鸟类计有8种,含一级保护动物2种,即金雕、黑颈鹤;二级保护动物有6种,即秃鹫、猎隼、大鵟、红隼和藏雪鸡、大天鹅。

       三江源地区地处青藏高原腹地,位于青海省南部,是长江、黄河、澜沧江的发源地(照片)。青海省人民政府于2000年5月批准建立三江源省级自然保护区。2003年1月,国务院正式批准三江源自然保护区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三江源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是在三江源区范围内由相对完整的6个区域组成的自然保护区,总面积为15.23万平方公里,约占青海省总面积的21%,占三江源地区总面积的42%,涉及果洛藏族自治州的玛多县,玉树藏族自治州的杂多县、治多县、曲麻莱县、囊谦县、玉树县,海南藏族自治州的兴海县、同德县,黄南藏族自治州的泽库县、河南县,格尔木市代管的唐古拉山乡等,行政区划共由69个不完整的乡镇组成。其主要保护对象为:(1)高原湿地生态系统,重点是长江源区的各拉丹冬雪山群、尕恰迪如岗雪山群、岗钦雪山群,黄河流域的阿尼玛卿雪山、脱洛岗雪山和玛尼特雪山群,澜沧江流域的色的日冰川群,当曲、果宗木查、约古宗列、星宿海、楚玛尔沿岸等主要沼泽,以及列入中国重要湿地名录的扎陵湖、鄂陵湖、玛多湖、黄河源区岗纳格玛措、依然措、多尔改措等湿地群。(2)国家与青海重点保护的藏羚、牦牛、雪豹、岩羊、藏原羚、冬虫夏草、兰科植物等珍稀、濒危和有经济价值的野生动植物物种及栖息地。(3)典型的高寒草甸与高山草原植被。(4)青海(川西)云杉林、祁连(大果)圆柏林、山地圆柏疏林高原森林生态系统及高寒灌丛、冰缘植被、流石坡植被等特有植被。

        据青藏铁路公司介绍,青藏铁路(格尔木至唐古拉山口段)在初设阶段一共设计了野生动物通道33处,通道总长度59.8公里,约占线路总长度的5.1%;此外,青藏铁路沿线累计100多公里的大中小桥梁,很多也能满足一些野生动物通过的基本要求;在西藏境内,铁路经过的牧场附近还设立200多个家畜通道,既适应牦牛、驴、羊等的通过,也均可作为野生动物通过的辅助通道。

       总结可可西里成功的经验:

       1,桥梁净空高度控制在8~10米,单孔径跨度大于30米,桥梁长度大于300米(照片)。

       2,在桥梁附近采取诱导措施,如利用洼地蓄水、种植当地适宜生长的草本植物及动物喜用食物,利用水源、食源诱导野生动物穿越铁路。

       3,对桥梁采取降噪隔音措施,降低对野生动物的惊扰。

       4,设置动物通道处的铁路线与既有公路、拟建高速公路的距离控制在2公里以上,为野生动物穿越铁路、公路预留足够的缓冲区域。

 

可可西里保护区(马鸣摄),位于青海省西南部的玉树藏族自治州境内,面积4.5万平方公里。其范围为昆仑山脉以南,乌兰乌拉山以北,东起青藏公路,西迄省界,与西藏和新疆毗邻。

三江源地区地处青藏高原腹地,位于青海省南部,是长江、黄河、澜沧江的发源地。青海省人民政府于2000年5月批准建立三江源省级自然保护区(马鸣摄)。

 

2016年7月初,我们去青藏铁路和青藏公路沿线调研野生动物通道,还是想寻找解决问题的办法。在我们这一代人亲眼目睹本地的赛加羚和野马灭绝,不能让其他有蹄类动物也一个一个都灭绝吧(马鸣摄)

青藏高原的特有物种——赭红尾鸲,经常有野生动物被疾驶的列车撞死(马鸣摄)

考察队员近距离接触藏羚羊(马鸣摄)

五北大桥(马鸣摄),位于楚马尔河-五道梁以北约20公里区间(对应青藏公路K2983~K3002),是目前藏羚羊(产仔期)迁徙的主要通道,单个藏羚羊、藏原羚和藏野驴以及其他保护动物也从动物通道或直接跨过路基去其他地方繁殖。我们现场踏勘发现,五北大桥距离铁路建设前的藏羚羊迁徙路线约8~10公里,该处青藏铁路与公路之间的间距为1.6~2公里,桥梁最大净空高度约10米,单孔跨度约32米,桥梁全长约600米,桥梁周围地表植被发育良好,不远处可见水源分布。

与可可西里保护区管理局、青海省林业局、青藏铁路建设部门、青藏公路设计部门等一起召开座谈会(马鸣摄)。据可可西里保护区管理人员介绍,清水河大桥为工程设计的动物通道之一,全长约11公里,但由于单孔跨径和高度不够、距离公路较近等原因,藏羚羊不领情,该动物通道未能实际发挥作用。

伟大的青藏铁路,穿越550公里的冻土地段,创造了世界奇迹(马鸣摄)

 

青藏铁路上的猎隼(Falco cherrug)据说经常有猎隼被疾驶的列车撞死(马鸣摄)

 根据青藏铁路公司介绍,青藏铁路(格尔木至唐古拉山口段)在初设阶段一共设计了野生动物通道33处,通道总长度59.8公里,约占线路总长度的5.1%;此外,青藏铁路沿线累计100多公里的大中小桥梁,很多也能满足一些野生动物通过的基本要求;在西藏境内,铁路经过的牧场附近还设立200多个家畜通道,既适应牦牛、驴、羊等的通过,也均可作为野生动物通过的辅助通道。

藏野驴穿越青藏线。

 

在可可西里,我们访问了著名绿色环保人士杨欣(马鸣摄),他认为青藏铁路在建设过程中充分考虑了野生动物迁徙问题,沿线设置了大量的野生动物迁徙通道,但有些动物通道由于设计不合理,未能发挥实际作用,铁路、公路间距,食源,水源,噪声,光线,车流量,桥梁高度、跨度等是影响野生动物迁徙的多种因素,在铁路和公路建设时应充分考虑。 

 

青藏高原上的特有鸟类——地山雀(褐背拟地鸦)。据说经常有猎隼被疾驶的列车撞死(马鸣摄)

 

杨欣(中)为四川省绿色江河环境保护促进会会长,创立四川首个正式注册的民间环保组织,建立了中国民间第一个自然生态环境保护站,在可可西里和三江源区域开展野生动物科考工作30余年,开展的三江源生态环境保护、藏羚羊保护、长江冰川拯救行动等生态保护行动得到了国内外环保行业的充分肯定,先后提交10多项关于野生动物保护的提案建议。在可可西里保护区管理人员的协调下,杨欣向调研组介绍了其团队在可可西里保护区开展科考的情况,并对青藏铁路、公路对藏羚羊自由迁徙的影响进行了分析。

 

我们前往可可西里调研,歪打正着——原来的通道藏羚羊并没有利用,而是选择五北大桥(马鸣摄)。

 

迁徙季节(6月),雌性藏羚羊要进入新疆产仔。公路运营期在藏羚羊迁徙时采取拦截车辆的措施,效果显著。我们还了解铁路野生动物通道的实用性情况。在征求了青海省环保厅和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管理人员的意见后,我们确定了本次调研现场踏勘路线和重点关注内容。

 

岩鸽(马鸣摄)

 

野生动物也要讲政治,在青藏铁路的大桥下有藏原羚的粪便(马鸣摄)

马鸣等考察三江源自然保护区。

 

 野生动物也要讲政治,在青藏铁路的大桥附近有一些雄性藏羚活动(马鸣摄)

藏羚——我们最近去青藏铁路调研野生动物通道,还是想寻找解决问题的办法。在我们这一代人亲眼目睹国内本地的赛加羚和野马灭绝,不能让其他有蹄类动物也一个一个都灭绝吧(马鸣摄)

藏野驴经过青藏铁路。青藏铁路与青藏公路并行。经验之谈:桥梁净空高度控制在8~10米,单孔径跨度大于30米,桥梁长度大于300米,并在桥梁附近采取诱导措施,如利用洼地蓄水、种植当地适宜生长的草本植物及动物喜用食物,利用水源、食源诱导野生动物穿越铁路;对桥梁采取降噪隔音措施,降低对野生动物的惊扰;设置动物通道处的铁路线位与既有公路、拟建高速公路的距离控制在2公里以上,为野生动物穿越铁路、公路预留足够的缓冲区域。

青藏铁路上的渡鸦。据说经常有猎隼被疾驶的列车撞死(马鸣摄)

短趾百灵(马鸣摄)。

 

考察队员在可可西里,青藏铁路调研野生动物通道,还是想寻找解决问题的办法,铁路与公路并行。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048045-993928.html

上一篇:靴隼雕考察记,Booted Eagles Hieraaetus pennatus in Xinjiang
下一篇:鹤之殇,哭无泪

22 吉宗祥 黄仁勇 曹冲 肖可青 黄永义 徐令予 张晓良 任磊 张叔勇 王磊 李建国 张世成 陆绮 王春艳 孔梅 张珑 赵建民 王德华 戎可 xlianggg zhoutong aliala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9-28 02:4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