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llerMaMing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RollerMaMing

博文

鹳杀婴——不可理喻的行为(照片)

已有 2276 次阅读 2020-5-28 13:12 |个人分类:杀婴|系统分类:海外观察| 杀婴行为, 黑鹳, 日本鹳飞船, 吞食过程, 鹳文化与送子鸟

世界上哪儿有这样的父母啊

——黑鹳双亲的“杀婴”行为记录


六一儿童节就要到了,这里给大家讲一个最近才发生的一件非常恐怖的事件。

人们常说“虎毒不食子”,在动物界实际上不是这样的。

事件的主人公是黑鹳(Ciconia nigra),一种很漂亮的大鸟,如果放在6000万年前,就是翼龙的化身。日本人竟然用“鹳”来命名它们的无人货运飞船,几天前“鹳”飞船(HTV9)才从鹿儿岛县种子岛宇宙中心进行了第 9 次成功发射。


black stork_0308.jpg

黑鹳,美丽的大鸟,翼展2米,身高1米多,红脸、红嘴、红腿、黑白分明、亭亭玉立(马鸣 摄)

最早,我们在南疆塔里木河流域研究黑鹳的繁殖(马鸣,1991),在阿克苏与黑鹳狭路相逢是在1984-1985年间,大学动物学野外实习,是可以持枪采集标本的。这也有30多年的历史了,可以说是研究黑鹳起家。

我们非常熟悉这种美丽的大鸟,也很喜欢她,前前后后写了许多文章,可以说著作等身了(笑话)。

黑鹳分布于欧亚大陆几十个国家,越冬至南亚及北非。我们在新疆发现黑鹳有两个生态类群,在塔里木河流域黑鹳栖息在胡杨林里,喜欢在大树上筑巢。而在昆仑山或者天山山脉,黑鹳生活在大草原上,其巢竟然建在悬崖峭壁之上,可望而不可及。

black stork_0310.jpg

在中国科学院新疆阜康县北沙窝样线,5月的繁殖季,监测荒漠鸟类的工作开始了,一只黑鹳,二只银鸥

(马鸣 摄)

这次“杀婴”事件发生在一棵巨大的大树上,白色的黑鹳宝宝还没有满月,就被亲鸟活活整死。

整个杀戮持续了两个多小时,惨不忍睹,红外相机记录了全过程。其实,不到10分钟,幼鹳就毙命了,双亲共同参与了这次谋杀(照片)。

为什么杀戮会持续这么长的时间,看看图片你就明白了。

原来,老鸟是想要吃掉孩子,吞咽雏鹳(照片)费尽了力气,妈妈几乎要窒息了。可能小家伙屁股太大了,“我咽不下去呀”。



一开始三只雏儿并排睡觉(上左),早晨起来,洗洗刷刷,高高兴兴,健健康康。不料,上午9点,老鸟突然就不高兴了,叼起一只就要吞咽(下右)。看,是双亲合谋啊(下左)

据说动物的杀婴行为(infanticide)与"自私的基因"有关,是很复杂的一种行为。比较多的记录发生在灵长类和一些大型兽类中,如普氏野马在公马争雄结束以后,王者改朝换代,为了更换自己的血脉,会把前任的孩子都杀掉。这对延续后代非常有利,为什么说“自私”呢,是遗传决定的,在鸟类中很少报道,只在肉垂水雉(Jacana jacana)窝里发生过。而猛禽中的“杀婴”通常是幼鸟之间相互残杀,好像与老鸟无关,应该不属于真正意义上的杀婴。

在日本,60年前有人就发现了长尾叶猴的杀婴行为。一开始人们不愿意接受这种残酷的现实,认为太邪恶了。有些人甚至认为去研究、观察、想象、描述和记录这种事也是罪恶的(科学的偏见)。实际上,人类的杀婴行为历史悠久,且冠冕堂皇,比比皆是,习以为常,非常普遍。如古代用婴儿祭祀水神和延续至今的堕胎行为,人类是不是一直很虚伪呢。

那么,这一次“鹳杀婴”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分析与猜测(1)环境因素,食物短缺。今年的气候反常,降雨少,一些地方比较干旱,自然就难觅食物。(2)物竞天择,淘汰孱弱。当时,窝里有三只大约10日龄的雏鸟,被吃掉的应该是最弱最小最晚出壳的那一只,本来就是奄奄一息的样子。(3)凄凄切切,娘不喜欢。通常一些气味(如血腥味)、讨厌的叫声(叽叽喳喳)、空间拥挤等都会引来杀戮,这一只本来就是喜欢不停地叫唤,令人生厌。它的声音也许预示着疾病和不祥之兆,老鸟已经发觉,必除之而后快。


少儿不宜,生子更难。在欧洲,鹳被誉之为“送子鸟”,这是在“送子”吗!左图,父母合谋,惊心动魄。而另外两只幼雏亲眼目睹了杀戮全过程,好像还想分一杯羹的样子(右图)。看,是不是墙倒众人推啊

作为结语,我们想用古诗点缀一下黑鹳,缓解久久难以释怀的恐惧心情。

中国古代关于鹳的诗歌记载非常多,可以追溯到 3100 多年前。如《诗经·豳风·东山》“鸛鸣于垤,妇叹于室”(垤 dié:小土丘)。妇,你为什么要叹呢!

三国吴陆玑疏 :“ 鸛,鸛雀也。似鸿而大,长颈赤喙,白身黑尾翅。树上作巢,大如车轮,...... ”

     白日依山尽,

            黄河入海流。

                   欲穷千里目,

                          更上一层楼。

这是盛唐诗人王之涣创作的一首脍炙人口的诗——《登鹳雀楼》。

black stork_0315 by MaMing.jpg

黑鹳——美丽的大鸟,翼展 2 米多,体长 1 米多,像不像翼龙!红脸、红嘴、红腿、黑白分明(马鸣 摄)

参考文献

马鸣. 1991. 黑鹳(Ciconia nigra)观察手记. 大自然(4):7-9.

魏顺德、马鸣 等. 1990. 塔里木盆地黑鹳(Ciconia nigra)的分布与繁殖. 八一农学院学报,13(1):55-58.

马鸣、巴吐尔汗、戴昆. 1991. 黑鹳(Ciconia nigra)在塔里木河流域繁殖生态的初步观察. 新疆动物研究.(北京)科学出版社,70-76.

Ma Ming. 1993. The distribution and reproduction of black stork (Ciconia nigra)in Tarim Area, Xinjiang, China. Asian Wetland News, 6(2):19-.

Ma Ming, Lu Jianjian. 1993. Studies on the Black Stork in China. 1st International Black Stork Conservation and Ecology Symposium, Program / Abstracts / Participants, 19-23 April 1993, Jurmala, Latvia. "Indrikis Ltd.": 58-.

Ma Ming. 1993. Distribution and reproduction of the black stork in the Tarim Basin. 1st International Black Stork Conservation and Ecology Symposium, Program / Abstracts / Participants, 19-23 April 1993, Jurmala, Latvia. "Indrikis Ltd.": 57-.

马鸣. 1994. 黑鹳(Ciconia nigra)在塔里木盆地的分布与繁殖(英文). 中国水鸟研究 (陆健健等编). 上海: 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15-23. (Ma Ming. 1994. The distribution and reproduction of Black Stork Ciconia nigra in Tarim Area, Xinjiang, China. Edited by Lu J.: Waterbird Research in China. East China Normal University Press, Shanghai, 15-23.)

才代、马鸣、原洪、安尼瓦尔. 1997. 天山巴音布鲁克湿地的黑鹳(Ciconia nigra). 地方病通报,12(增刊):21-22.

马鸣、巴吐尔汗、才代、才外. 1997. 新疆白鹳(Ciconia ciconia)与黑鹳(Ciconia nigra)资源状况及生态研究. 地方病通报,12(增刊):33-35.

马鸣,2002,历史上新疆白鹳的地理分布区域考证。干旱区地理,25(2):139-142.[ MaMing. 2002. A textual research on the geographical habitation of White Storks (Ciconia ciconia asiatica). Arid Land Geography, 25(2): 139-142.]

马鸣,魏顺德,程军. 2004. 卫星跟踪下的黑鹳迁徙. 动物学杂志,39(2):102-.

Ma Ming. 2004. Who's winner, White or Black Storks in the Center Asia ? Proceedings of the 4th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the Black Stork, Hungary,15-18th April 2004. pp. 22-23.

MaMing, Shunde Wei, Feng Xu and Shoujing Yin. 2006. Black Stork Ciconia nigra in Xinjiang, China. Biota 7(1-2): 57-64.

赵胜利,任小顺,崔完根,王春,马鸣,等. 2018. 黑鹳的故事. 北京:中国林业出版社.

Li Junwei and Roller MaMing(马鸣). 2018. Distribution and Population Change of Black Storks in China. 13-14. In: Cano Alonso, L. S. and  K.S. Gopi Sundar (eds.) . VII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Black  Stork  Ciconia  nigra:  Programme  and  abstracts.  IUCN-SSC  Stork,  Ibis  and Spoonbill Specialist Group Special Publication 1. Seville, Spain and Mysuru, India.  Donana National Park, 28th - 30th November 2018. PP.1-47.

black stork in clif.JPG

在悬崖绝壁上筑巢的黑鹳双亲,安全第一,地点是在新疆艾比湖附近的阿拉套山脉(马鸣 摄)

5月28日5点 幼鸟起立啦 马鸣摄.jpg

六一儿童节到了,剩下的两只雏鹳,体重已经有1000克了,现在不需要老鸟照顾了,可以站立、倒退(排泄)、走动、振翅、拔河(两个一起吞一巨蛇)。如果亲鸟再敢来吃孩子,就要掂量掂量了。不过,这个家的空间确实有限,干掉一只是上策。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048045-1235332.html

上一篇:蓑羽鹤来了 画出了一条奇怪的迁徙路线
下一篇:鸟鸟没有鸟鸟

19 郑永军 刘炜 张晓良 尤明庆 宁利中 李世晋 杨卫东 韩玉芬 赫荣乔 杨正瓴 鲍海飞 刘钢 刘旭霞 信忠保 陈理 马德义 王述潮 王庆浩 徐长庆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7-3 18:4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