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llerMaMing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RollerMaMing

博文

心痛死我了沙漠动物精彩纷呈 精选

已有 9133 次阅读 2018-8-30 21:32 |个人分类:沙漠动物|系统分类:图片百科| 猛兽, 沙漠腹地, 水源地, 动物通道, 路杀(Roadkill)

监测沙漠野生动物 遇见丰富多彩的生物世界

利用古尔邦节小长假,8月22-24日我们一行四人穿越北疆大沙漠——古尔班通古特沙漠,进入一个神秘的地方,其实就是沙漠腹地,拍摄鸟类及其他野生动物。今年是野生动物的“大年”,风调雨顺,植被郁郁葱葱,一派兴旺景象。沿途可以遇见野马、鹅喉羚、狐狸、草兔、大沙鼠等,还有各种各样的猛禽,如草原雕、棕尾鵟、黑耳鸢、红隼、雕鸮、长耳鸮、纵纹腹小鸮等。还有欧鸽、毛腿沙鸡、戴胜、黄喉蜂虎、普通楼燕、黑喉石即(迁徙中)、椋鸟、灰伯劳、荒漠伯劳、短趾百灵、凤头百灵、黑顶麻雀、家燕、渡鸦等。

今天要奉献给大家考察的收获,还有一些感想。可能话题不轻松(1)沙漠中精彩纷呈的动物世界;(2)沙漠“三剑客”的故事;(3)寻找水源地——红外相机拍摄水源地附近的野生动物;(4)路杀(Road Kill)——沙漠公路别成了夺命路;(5)动物通道——最后的建议。

 http://www.pearvideo.com/video_1420940

古尔班通古特沙漠中的大沙鼠——食物链金字塔的基础——最大贡献者(马鸣 摄)

沙蜥(马鸣 摄)

毛腿沙鸡——遇到“大年”就遮天蔽日(马鸣 摄)

迁徙途中的普通楼燕(马鸣 摄)

正在寻找水源地的鹅喉羚一家,妈妈带着孩子(马鸣 摄)

野化中的普氏野马,是一匹被驱逐出家族群的孤马(马鸣 摄)

沙漠“三剑客”

胡文康先生曾经出版过一本书叫《沙漠“三剑客”》,内容主要介绍几种沙漠植物——梭梭、红柳、胡杨。我们这里不说植物,专门介绍几种动物,权且也叫沙漠动物“三剑客”,只是它们都是猛兽或猛禽,是沙漠中的佼佼者,处于金字塔的顶端。

沙漠之中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动物,而且食肉动物占了相当大的比例,如棕尾鵟、草原雕、雕鸮、狐狸、灰狼等。原来去年和今年雨水多,植被茂盛,草食动物就比较多。你看大沙鼠遍地都是,密密麻麻的,啾—啾—啾—啾—,像小鸟一样鸣叫。还有消失多年的鹅喉羚,也成群结队出现在公路两边。

什么是沙漠“三剑客”——狐狸、虎鼬、棕尾鵟(猛禽)——猛兽与猛禽,这是北疆古尔班通古特沙漠中适应性极强的几种吃鼠高手,都属于食物链的顶级物种。大型猛禽草原雕出现在沙漠腹地,多少有一点奇怪,原来它们食物中的主要成分竟然是老鼠,还不够塞牙缝的。

 http://www.pearvideo.com/video_1420940

卡拉麦里狼_20180815_093909.jpg

沙漠里还能够遇见狼应该是非常幸运的(马鸣 摄)

古尔班通古特沙漠中最常见的猛禽——棕尾鵟(马鸣 摄)

竟然有一群长耳鸮躲藏在红柳灌丛之中(马鸣 摄)

被惊飞的长耳鸮竟然有十几只,显然食物比较充足(马鸣 摄)

一对草原雕卿卿我我悠闲自得(马鸣 摄)

 

寻找水源地

8月22-24日,中国科学院一支野生动物科考队,在从阜康市通往福海县的一条普通公路两侧,遇见野生动物频繁出没。我们在沙漠泉(水源地)附近架设的红外相机拍摄到这些动物生活的一些细节。考察期间,我们发现野生动物资源比我们想象的要丰富许多,生命在沙漠中处处绽放。红外相机捕捉到野马、狐狸、野兔、雕鸮等。

其实,野马是从卡拉麦里山保护区放出来的,有几个家族群。经过保护区工作人员的努力,它们已经基本上野化了,自由自在,四处游荡,并且开始在没有人工帮助的情况下自然生产,成功繁殖后代。因为没有人打扰,这里的野生动物都不害怕红外相机。

 http://www.pearvideo.com/video_1420940

IMG_20180823_122336.jpg

在古尔班通古特沙漠之中寻找水源地的我我我(马鸣 摄)

隐隐约约红外相机在半夜三更记录到一只狐狸(马鸣 摄)

“茄子”——深夜出没的动物——好奇的狐狸(马鸣 摄)

红外相机拍摄到夜猫子——雕鸮(马鸣 摄)

不同角度红外相机里的幽灵——雕鸮也来到了水源地(马鸣 摄)

 http://www.pearvideo.com/video_1420940

何罪之有沙漠公路

考察期间,我们还注意到沙漠“三剑客”中的狐狸和棕尾鵟多次被汽车撞击,尸横公路上。我们分析,这些野生动物多是一些年幼个体,没有什么经验,不会避让汽车,萌萌呆呆傻傻,屡屡被车撞击,死于非命。甚至我怀疑出生在公路附近的一个家庭全军覆没了,呜呼哀哉!

保护野生动物,是每一个公民的职责。我们呼吁每一位驾驶员,在沙漠公路上小心驾驶,避免“路杀”。尤其是在脆弱的沙漠腹地,更应该控制速度,德行天下,呵护生灵。

 IMG_20180822_194306.jpg

路杀(Roadkill)——我们多次遇见小狐狸死于沙漠公路上(马鸣 摄)

古老荒原上的生命之树(马鸣 摄)

棕尾鵟横尸荒野(马鸣 摄)

司机朋友脚下留情(马鸣 摄)

mmexport1535003409618.jpg

心痛死我了:沙漠公路上的遭遇(王平/李都 摄)

IMG_20180824_115655.jpg

 集体自杀——短趾百灵怎么会这样(马鸣 摄)

建议:动物通道建设

新疆快速发展的交通事业,为各族人民带来了方便、财富、各行各业快速发展。同时,也带来了一些环境问题,几条沙漠公路不知道断送了多少野生动物的生命。

除了青藏铁路有比较好的动物通道,其他大型工程很少考虑野生动物迁徙。现在看来,亡羊补牢为时不晚。

1,在沙漠里面,鸟为食亡之后要加一句“鸟为水亡”,公路两侧的水源地吸引有蹄类来喝水,其他动物也蜂拥而至。在建设水源地的同时,可能忽略了许多问题,如离公路太近,而且没有考虑动物通道。

2,还要建设警示牌,告诉司机朋友,减速慢行,避让野生动物。我们知道在沙漠公路上,有的司机车速140-180码,太吓人了。已知北疆沙漠公路上记录到的“路杀”对象有野马、狐狸、跳鼠、棕尾鵟、猎隼、欧夜鹰、黑尾地鸦、短趾百灵、荒漠伯劳、沙蟒、花条蛇、。。。。。

3,现在补建的一些动物通道,要有一个适应过程,一两年野生动物根本不敢接近。工程不能在验收以后,才发现问题解决问题。而是要在设计施工之初,就考虑到野生动物的需求。千年大计不能够只是以人为本!

路杀(Roadkill)——沙漠公路野生动物遭遇噩运(视频)

http://www.pearvideo.com/video_1420940

来自可可西里的经验——青藏铁路野生动物通道考察(博文):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048045-993928.html

其他参考文献:

马 鸣. 1998. 亲眼目睹一次鸟撞. 大自然(3):36-.

Ma Ming. 1998. Witnessed a bird strike. China Nature (3): 36 -.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048045-1131918.html

上一篇:寻找乌苏雪豹 —— Search for Snow Leopards in Wusu
下一篇:为什么要“指驴为马”

27 黄仁勇 赫荣乔 刁承泰 王德华 李由 吕洪波 鲍海飞 黄永义 刘全生 陈楷翰 董全 栗茂腾 石磊 戎可 李东风 贡豪 李学宽 王述潮 杨正瓴 邓海军 刘永红 蒋迅 陈奂生 吴明火 高建国 张晓良 刘炜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2-12 04:2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