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中笋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iangjiping

博文

清明节追忆我的恩师欧文教授

已有 2184 次阅读 2019-4-5 08:53 |个人分类:节日感言|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研究生, 导师, 恩师, 论文, 生活

清明节追忆我的恩师欧文教授

蒋继平

2019年4月5日


今天是清明节, 是中国人祭典先人的日子。 在这个特殊的日子, 我想起了我的恩师欧文教授。

唐纳德欧文(Donald Erwin)教授1920年11月14日生于美国的内布拉斯加州(Nebraska), 仙逝于2014年2月22日, 享年93周岁。

我与欧文教授相识于1986年1月12日。那天我作为他的研究生, 从北京乘机到达加州的安大略国际机场(Oatario International Airport), 他和夫人亲自开车在深夜11点到机场接我。 那时的他已经是66岁高龄的老教授了.

由于唐纳德已经到了退休的年龄, 所以, 我是他找的最后一位研究生, 在中国称为“关门弟子”。

我的情况有些特殊, 因为存在着严重的听力障碍, 所以, 平时的交流很是不那么容易沟通。 但是, 我的导师从来没有因为我的听力问题而对我不满或者抱怨, 而是像一位慈父那样为我寻找解决听力问题的各种方法手段。

与恩师相处的6年时间, 是我人生最精彩, 最有成就感, 也是最艰辛的一段生涯。 要用具体的文字来描述这段人生经历, 仅靠一篇博文那是绝对做不到的。 今天我只是用极间短的言辞来概括地说一下我导师给我留下的印象。

因为篇幅关系,我只用最简单的话来表述。 我的导师欧文教授在学术上对我是严格要求, 所以,用严师来称呼是最合适的。 在生活上, 他对我关怀备至, 因而, 用“慈父”来形容也不为过。

举个具体的例子来说。 发表论文他一定要我自己先写好整篇文章,而且总是催得很紧, 对文章中哪怕一点点错误都要我进行认真的修改。 但是, 在生活上, 当我遇到麻烦时, 他总是站在我一边,极尽全力为我排难解忧。比如说, 为我申请洛克菲勒奖学金, 为我请求学校董事会修改百年校规。即使在他已经退休多年, 我也已经离开学校远赴它州, 他在每年的节日之前就早早地给我们家寄来节日的祝福, 每次都是他老人家祝福在前, 使我这个学生深感愧疚。

千言万语, 很难表达我对恩师的感激之情。 在这特殊的日子, 我以此文表达我对恩师的思念。 祝他老人家在天堂幸福快乐!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03132-1171528.html

上一篇:草中笋的每日体悟(61)
下一篇:草中笋的每日体悟(62)

10 郭战胜 郑永军 武伟伟 武夷山 魏武 文端智 魏焱明 栗茂腾 谢力 周忠浩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8-9 23:1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