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中笋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iangjiping

博文

我为我的母亲感到庆幸

已有 1754 次阅读 2018-5-13 07:46 |个人分类:节日感言|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母亲节, 母亲, 农民, 子孙

 

我为我的母亲感到庆幸

蒋继平

2018年5月13日


到我发这篇博文的时候, 中国已经是五月13日。这是一个特殊的日子, 是母亲节。

我今天早晨起来的第一件事就是通过微信请求在中国的小弟弟一家去超市买一些礼品, 代我们在美国的一家去探望母亲大人。 小弟弟接到我的微信, 立刻回复他一定会的, 而且已经做好了这个准备,所以, 即使我不提醒他, 他们一家也会去探望母亲的。

我的母亲是一个地道的农民, 今年已经89 华寿。她 一辈子奋斗在乡间田野, 生育了7个子女, 五男二女。其中一个女儿在四岁时不幸失足河流而夭折, 其他的孩子都已成家立业, 现在第四代也已经有好几个。

母亲一辈子大多数情况下是在非常艰苦的环境下生活的。 在农村, 整天要在田间辛勤劳动,风吹日晒, 劳动所得只能勉强养家糊口。

在家中, 几乎要承担所有的家务, 要照顾一家8口的日常生活。 父亲是一个典型的农村男人, 受传统封建思想的影响, 很少帮助做家务事。 因而,煮茶烧饭, 洗菜洗碗, 洗衣洗被, 喂猪养鸡等都是母亲一个人的责任。

母亲没有受过正规教育, 大字不识一个, 所以, 对没有文化的苦衷有切身体会。因而,母亲宁愿自己节衣缩食, 也要让孩子们上学读书。我们兄弟姐妹六个人中,一个海外博士,四个高中毕业, 一个初中生。 这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是非常了不起的, 尤其在农村, 当时只有9年制义务教育。 我兄弟妹妹处于学习文化知识的黄金年龄的时候, 正是文革的高潮时期。 学校关门, 大哥高中毕业, 虽然是学校的优秀生, 可是,没有上大学的机会。这个话题就不多说了。

母亲一辈子对己苛刻, 对人善良。 逢年过节, 总是将烧好的最好饭菜给家族中那些孤寡老人先送去, 宁可自己和孩子们少吃一些。我年幼的时候, 看到母亲这样做, 总是有些想不通, 因为我们自己也是经常饿肚子的, 即使逢年过节的时候, 偶然有些鸡鸭鱼肉, 我们也是非常限量地吃到一两块。 可是, 母亲却把一大碗的饭菜送给老人们享用。

话说回来, 我为什么为自己的母亲感到庆幸呢?因为她老人家终于苦尽甘来, 在晚年过上了比较舒适的生活。这一方面要感谢中国的改革开放政策带来的经济发展,另一方面她有很多子孙辈。 她的六个子女, 除了最小的儿子只有一个儿子, 其他的五位都是儿女双全。 这些下辈们总的来说还是比较孝顺的。因而, 每逢佳节, 她的身边总是热闹非凡, 喜气洋洋, 礼遇很高。 这使她感到特别高兴快乐。

在她88岁的时候,实现了到美国来生活一段时间的愿望。而且一路上都是儿媳妇亲自照顾陪同, 来回坐的都是商务舱, 这使她感到非常自豪。

她在美国这段时间, 整天乐哈哈的。 原来体质已经非常薄弱的她, 经过几个月的美国生活, 又恢复了很多。 现在在国内的江南乡下, 通过视频可以感到母亲大人的身体还不错。 据说她仍然坚持每天自己做饭吃。

说到这里, 使我想到一个很有趣的问题。 我的亲人中一共有三个人与我母亲同一年生。一个是我的岳父, 一个是我夫人的大姨妈, 一个是我的二姑夫。 他们三个人的生活环境条件无论从哪方面来讲, 都比我妈要好一些。 他们三个人都生活在城里, 平时吃住的条件比我们家要好一些。我知道我的岳父和二姑父都是喝酒的人, 据我夫人说, 她的大姨妈也是喝酒的。 当然, 他们三个人都不是酒鬼, 而只是少量喝一些。 她们三人都已经在同一年去世, 已经去世三年多了, 去世时都是86岁。

我母亲一辈子烟酒不粘, 在我记忆中, 我从来没有看到母亲喝过酒。从饮食上来讲, 母亲确实属于一个粗茶淡饭过一辈子的人。

这四个人中, 只有我母亲是幸存者。她是生活条件最差的人, 而不是之一。我思来想去也找不到合理的理由来解释这种现象。 要是贫穷能够使人长寿, 那么, 人类努力改善生活条件不是等于自掘坟墓吗?

偏题了,言归正传。我的母亲是荣幸的。 她虽然苦熬了大半辈子, 但是, 享受高龄的荣耀,晚年生活幸福快乐, 子孙后代兴旺发达, 遍布太平洋两地。

在这母亲节之际, 写此博文,祝愿母亲大人更加身体健康和心情舒畅地走向美好的未来。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03132-1113706.html

上一篇:蒲亨建老弟是伊拉克我是美国(搞笑篇)
下一篇:为孩子他妈准备的节日礼品

10 武夷山 檀成龙 魏武 梁庆华 蒲亨建 张晓良 党林秀 蒋永华 程少堂 雷宏江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0-17 21:4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