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是一门语言的艺术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hep 尴尬人的尴尬事,混沌人的混沌语

博文

澳洲生活之二:挣扎在半饥饿边缘

已有 3069 次阅读 2010-4-23 18:40 |个人分类:澳洲生活|系统分类:海外观察| 吃饭, 澳洲生活, 半饥饿

这个题目显得我挺可怜的哦。不过这是去年刚来的时候写的。现在手艺有所提高,而且和同学搭伙做饭,至少饭菜质量有所保证了,生活顿时充实起来。

----------------------------------------------

在国内嘛,每天吃食堂,一天三顿有保障,也没觉得什么。到这边之后,没有食堂,饭要自己做,中午带饭在学校吃。不论是新来的学生,还是资深的教授,都是拿着个饭盒,跑去微波炉热热,然后西里呼噜边吃边聊。

这样一来,就得每天做饭。你像我们孔同学,出国之前手艺就非常好。有一次大家一起包饺子,他揉面揉得那叫一个娴熟,看着就是一种享受。没想到这个有点孩子气,大大咧咧的小伙子手艺这么好。到了美国之后,他又蒸馒头,又炖肉,周围七八个中国学生都来吃。毕竟在国外,吃到正宗的中国手艺并不是太容易的事情,要么就多花钱,而且舍得花工夫去找哪家比较好;要么就要自己手艺好,而且舍得花功夫做。赶上这么一个手艺好而且热心的同学其实不太容易。

我出国之前基本上什么都不会,煮面条都不会。唯一一个的本事是会擀饺子皮,但不会拌馅。暑假突击学了几天,到了国外就得自己做。从炒鸡蛋、焖米饭开始,逐步就把东西切好拌好,一起往锅里面扔。虽然好吃谈不上,但是也不算难吃。我爷爷手艺很好,我爸爸手艺也很棒,就我一点都不会做。到这里一试,作为初学者已经凑合了。难道做饭也遗传?

话是这么说,白天大老远往学校跑,晚上坐半个多小时的公交回来,又累又饿,实在懒得买菜做饭。不过人是饭铁是钢——啊不对——人是铁饭是钢,饭是一定要做的。

上周和孔同学视频,被他严肃批评:不好好做饭,不好好吃饭,气色这么差。又给我讲了一通大道理,身体要紧,该花钱就要花钱。去中国店买各种调料,拣着最好的买;然后去大超市,买菜买肉买水果,营养一定要跟上。不然学习这么辛苦,再吃不好,很快身体就垮了。

我连忙点头称是。话说当年我们俩一个宿舍的时候,他丢三落四,经常要我提醒。现在居然开始提醒我了,而且如此细致,看来已婚男人就是不一样啊,套用一句郭德纲的台词:我很欣慰啊。欣慰之余,我说:要是咱们俩在一个地方就好了。他说:是啊,有我在你就不用做饭了。

可惜这只是闲聊,该做饭还是要做饭。听俺大师哥说,在美国,好多中国学生炖排骨一炖俩星期的。澳大利亚也差不多。不论老师同学,大家基本上就是这么个模式:下班之后买菜,晚上回家做饭。多做一些,第二天早晨起来热热作为早饭,装到饭盒带到单位作为午饭。像我这么二把刀的水平,做饭的时候不出差错已经是很难得了,哪里敢做太多啊。所以第二天的早中两顿饭也比较没准,有时候就是面包花生酱。

今天早晨吃的是昨晚的蛋炒饭,味道倒是不错,不过剩下的不多,又带了两片面包,三块小点心。小点心太小了,比硬币直径大不多少。中午11点就开始饿了,到了11点40就忍不住,先去吃饭。我吃完了别人才陆陆续续过来吃。

饭后跑了一趟银行存钱,然后推公式。等到下午四点,又开始饿了。忍到五点半去坐公交,又去超市考察市场情况。饿得狠了,买了一块巧克力吃了,然后又去考察Dickson的中国店。回来之后饥肠辘辘,本来还思考胡萝卜怎么做才好呢,结果没耐心了,直接把买来的鸡肉派放到微波炉热热,煮了点牛奶,就当晚饭了。按说饭后要吃水果补充维生素,这几乎是我这两天的唯一途径了。鉴于昨天吃猕猴桃涩到了,今天晚上舌头跟还隐隐作痛,兹决定明天再说。

 当然这边还有饭店。本周才第一次去餐馆,系里的几个老师同学去的,IORI,日本餐馆,进去之后要脱鞋坐到垫子上,还好不是跪坐,不然吃完饭腿就没知觉了。服务员是白人,厨师是日本人。隔着小窗户口往里看,正在做饭的厨师穿的是日本古代服饰吧:灰色的袍子,奇形怪状的帽子,还留着大胡子。他们点的贵一些,17澳元左右的居多,只有那个俄国兄弟点的是25的,东西多一些。我点了最便宜的,12澳元。不是不想点贵的,实在是没太多零钱了,这边不找零。我的就不像他们的那样有生鱼片什么的,就是一碗米饭,上面是鸡肉和洋葱。洋葱你倒是做熟一些啊,弄得半生不熟,辣得舌头生疼。不过附带的两盘咸菜不错,海带和萝卜丝,可惜盘子太小,没几下就吃完了。汤呢,就和食堂里面拿剩油条做的汤差不多,味道诡异。

昨天中午去union court的commonwealth激活银行卡,顺便到旁边的快餐店吃饭。进去排队才发现又是日本店!柜台里面的服务员一看就是日本姑娘,戴着黑框大眼镜,英语很流利。端盘子擦桌子的服务员倒像是中国姑娘,很辛苦。我一看,要不来饺子吧,dumplings,boiled。然后交钱,领了一个号牌坐下等。一会儿上来,一大碗,大海碗,里面10个也不是9个小饺子,在里面的香菜缝隙里自由自在地畅游。9.9澳元哪同志们,我快把碗底都给吃下去了,还是不饱。本来想给小费呢,一看周围的人似乎都没有这个动作,旁边那位大妈尽着吃不完,好容易吃完了还拿出镜子来补妆。我一看表,下午有老师的报告,抓紧回去吧!花了这么多钱才吃半饱,小费也不给了。再见了sizzle cafe,再见——再也不想见你们了。

回想起国内来,吃的东西琳琅满目,比这边好吃多了。这边的倒是也不少,中国饭馆也有。等周末去Dickson找个中国饭馆吃吧。反正,吃饭的钱是不能省的,而且一定要吃好。老在半饥饿状态下挣扎,回国的时候就变成非洲难民了。

好怀念国内啊!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00136-315360.html

上一篇:伪诗经体两首
下一篇:澳洲生活之三:澳洲也堵车

4 赵星 王志明 焦宏远 pkuzeal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9-28 04:0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