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是一门语言的艺术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hep 尴尬人的尴尬事,混沌人的混沌语

博文

按标题搜索
谁说我没唱过花脸?
2008-11-27 18:57
上一篇 说过,我曾经为了醉翁之意不在酒的目的,跑到京剧社去唱戏。到了那里,师兄听我唱了一段:嗯,不错不错,基础很好。 基础好?我当时总共也就会十几段,这基础还好?不过我后来就经常过去了。为什么呢?咱就会十来段,人家还有比我会的更少的呢。我的阿Q精神使我获得了严重的满足感。从此开始唱老 ...
个人分类: 戏曲曲艺|3192 次阅读|没有评论
我要唱的戏列表
2008-11-18 23:02
既然说了我是戏迷,那么肯定有想唱的戏了。我就把我想唱的戏列一下,以免忘了。 哎,先问问,在座各位戏迷多不多?不多是吧。 那票友呢?更少了。 京剧的专业人士恐怕不怎么来这里逛是不是? 那就好办了! 第一组:高(庆奎)派戏系列 斩黄袍 逍遥津 辕门斩子 击鼓骂曹 哭秦庭 ...
个人分类: 戏曲曲艺|2095 次阅读|1 个评论
《红鬃烈马》 充分表现了封建男人的理想
2008-11-17 22:10
首先向大家坦白一个事实:我是一个铁杆戏迷。不过坦白不坦白没关系,我老板都知道。话说这个事情就很诡异了,他咋知道的,我不得而知。反正我去长安大戏院看《红鬃烈马》的时候,正好碰见他。 偷跑出来玩,撞枪口了吧? 其实在京剧里面,《红鬃烈马》是很常见的戏。换句话说,叫做大路戏。在当代的京 ...
个人分类: 戏曲曲艺|2766 次阅读|2 个评论
我与曲艺社的好朋友们(五)——大褂来在专场的前一天及尾声
2008-10-13 20:42
5 大褂来在专场的前一天及尾声 手机响了,我拿出来一看,赫然正是服装厂总经理的电话。 对,就是上次笑眯眯接待我们的那个人。不过换了一副口气,很不耐烦的样子:刚才是你打电话吗? 我连忙说:是啊,我就是中科院研究生院来领大褂的。 仍然不耐烦:进来吧! 开门,进屋。把两件装到塑料袋里面的大 ...
个人分类: 戏曲曲艺|2174 次阅读|没有评论
我与曲艺社的好朋友们(四)——做大褂去
2008-10-12 13:25
4 做大褂去 其实本来想和第三篇一起写的。 上面说到,shanji和我去做大褂。那个地方老朱去过,就是坐地铁去前门,然后坐快速公交1号线到德茂下车。 说起来好像不难,但是做起来不容易。那天是个周四,正好那次课有事没上,我就去找shanji。问清楚怎么去,那就走吧,去知春路地铁站。 这可是6月下旬,又赶上这么一个阳光明 ...
个人分类: 戏曲曲艺|2201 次阅读|没有评论
我与曲艺社的好朋友们(三)——最有范儿的人
2008-10-10 22:44
3 最有范儿的人--shanji 上回说到老朱随和,其实曲艺社除了我,都挺随和的。比如shanji。 说到shanji,就不能不说到范儿。其实这个词,我也不清楚具体意思,大概就是说相声的那种气质吧。比如说我,嘴上再利索,一看还是个很拘束的学生票友。但是shanji不一样,纵然词不熟念着稿来,他也有那范儿。 就说去年上半 ...
个人分类: 戏曲曲艺|2128 次阅读|没有评论
我与曲艺社的好朋友们(二)——大保镖
2008-10-10 16:02
2《大保镖》 后来知道了,负责招新的那个人,和煦如沐春风的那个男生,就是我们的头--老朱。恐怕听过早期版本《大保镖》的人,都知道朱头是捧哏的那个。直到现在,我们所的女生还问呢:那个猪头师兄,现在还和你搭档吗? 其实我开始并没有决心说相声,我觉得太耽误 ...
个人分类: 戏曲曲艺|2678 次阅读|没有评论
我与曲艺社的好朋友们(一)
2008-10-9 22:56
我的确喜欢听相声,也听过不少相声,但是我没想到过自己会有朝一日当着研究生院这么多人的面,张牙舞爪地表演。 或许偶然中存在着必然,如果我不喜欢相声呢?恐怕这一切都将被改写。 记得前年十月下旬,我在宿舍楼看到了一个非常不起眼的活动通知:戏剧社曲艺队(现在叫中科院曲艺社了,直接隶属于研究生院综合艺术团^_ ...
个人分类: 戏曲曲艺|2156 次阅读|没有评论
[通告]贴一些三月份写的连载吧
2008-10-9 22:51
今年三月份,有个好友在科苑星空feeling版当嘉宾,邀我去捧场。于是当时就不顾文笔所限,写了一些进入曲艺社的一点趣事。当然故事发生的时间是我研一的时候,还没有受到老板的直接管辖,呵呵。 如果让我回过头去再看,我相信,给我一点时间,我会写得更好!
个人分类: 戏曲曲艺|2152 次阅读|没有评论

本页有 1 篇博文因作者的隐私设置或未通过审核而隐藏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8-10 04:3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