稚眼看人生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blsm 在科学网品味科学,在博客中享受生活

博文

师恩难忘,光芒永存 —— 怀念恩师李小文先生 精选

已有 10715 次阅读 2015-1-13 23:06 |个人分类:心情随笔|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李小文, 遥感, 恩师

师恩难忘,光芒永存

——怀念恩师李小文先生

110日,恩师永远离开我们的当日,我因事在外奔波了一整天,晚上看手机信息,西北大学的一位同学发来短信:“小文老师怎么去世了?”,再一看微信中几近刷屏的消息,几乎不敢相信恩师已经仙逝多时了。后来才知道在当天的上午,肖师兄在老师学生的QQ群里发出“在京 想见的 上午来306看一眼吧”的消息,遗憾的是未能见到恩师最后一面。只能16日送他最后一程了。

最近一次见他老人家,是去年5月底回老家办婚礼前,和爱人到北师大去看恩师和师母吴老师,那时看他老人家精气神还挺好的。当时还开玩笑说生了娃娃让起名。不成想,恩师发病急,走的快!可恶的病魔这么快就夺走了他的生命。

去年910日给李老师发节日问候邮件,顺便汇报下近况。恩师很快回复:今年甘肃一人因鼠疫亡。你们有反应吗?(落款还是熟悉的二字:小文)。  由于博士阶段在遥感所跟随曹春香老师(我的第二导师)一直做空间信息技术在传染病领域的应用研究,尤其是鼠疫方面。但近两年中断了这方面的研究,未及时跟进。结合自己了解到的信息给老人家回了邮件,没想到很快收到他的回复:谢谢!我想在科学网转发您的回复,暂时隐去尊名。如果有不同意见,请提出,我相应修改。小文也很快有了科学网上那篇“【求教】解读:酒泉26年未见人间鼠疫”的博文。最近因为自然科学基金推进,在研究方面有了一些新进展,正待有机会向他汇报,恩师却忽然永远离开了我们。

回想2008年从陕西师大硕士毕业,能成为遥感所李老师名下的博士学生,总觉得真是幸运。那时候对于北京,对于院士,是既向往又觉得很遥远。还记得曹老师带我们去见李院士的时候,自己是既紧张又兴奋。结果没有想到他是那么的平易近人,还批评我们说以后来绝不让带东西。后来还留我们在学校的教工之家食堂吃午饭,那是我第一次那么近地和院士座在一起。永远记得那一次我们喝的是二锅头,因为是第一次喝也不会喝,几口就感觉胃里翻滚,我故做镇静说要去下卫生间。带上里面的小门,我没控制住就吐了出来。结果外面有人敲门问我怎么样?原来是李院士看出来我去卫生间是假,喝酒有些难受是真,让同门来看我一下。等我清理好了,再回去的时候,老人家笑着说,没事,慢慢来。

记得读博期间,两周一次的小组会,若没出特殊情况李老师总会挤出时间与我们一起讨论问题,关心我们的进展和生活中的困难。那个时候,遥感所和北师大都有李老师的学生,我们就轮流做庄,一次在遥感所开,一次在北师大开,每次三个人的PPT重点汇报,其他人口头汇报。印象中特别清楚,由于每人跟随的第二导师有所不同,大家的研究方向也有一定差别,但每次李老师都会认真的听完每一个报告,并会问大家听懂了没有,偶尔还会点名让讲一下是怎么理解的,而他总是在不经意间用近乎请教的口吻给我们不同的问题指点迷津。他总是鼓励大家要勤于思考,要真正的弄懂问题。好几次,老师同我们分享他的二锅头,在师生欢笑轻松的氛围中把问题理清。那样的场景似乎又在眼前,却又离得好远。

博士毕业的时候,一时未找到合适的归宿。记得是端午节前后,去老师家。那天他好像身体不是太舒服,一般礼节性的访问他都是拒绝的。我记得到了老师家楼下,电话询问,当老师知道是学生过来的时候,还是让我上楼到家里,老人家一方面问我情况,然后当时就让吴老师联系电子科大看可否有机会并问我乐意去否。走的时候,他和吴老师还非让我带上学校送他的节日粽子,还安慰我说,别着急,回去把粽子吃了先好好过个节。出门的时候,我的眼泪流了出来。最后因为种种原因我未选择到科大而到地理所做博后的时候,李老师很爽快的给我写推荐信,并说留在北京挺好的,好好干。

这几年,断断续续几次会议上见到老师,有机会和老师聊几句,他总是热情的询问我的近况,鼓励我别心急,扎实的做些东西。并让已经毕业的师兄师姐多关心我。感激之情,无以言表。。。

下午,和七八位师兄师姐约了去老师家慰问看望下吴老师。今天老师家里简单设了一个灵堂,看着上面先生熟悉的面容,我们每人依次默默的点香、三鞠躬、上香。想着再无法和老师请教和交流,泪水湿了每个人的眼角。师母也很难受,她说都三天了想着他应该回家了,就给设了这个灵堂。她含着泪说,你们老师在他博客中写了很多东西,比如分形,比如尺度效应,比如贝叶斯定理,都是他的一些思考和想做的事,希望你们能继续去完成。而我们也都在心底默默的记下师母转达的想是恩师最后的教诲。

有一位师姐在我的微信空间中写道:“有的人去世后,给人留下了科研成果;而有的人,留下的却是方向和精神。”我想对于恩师,对于遥感研究方面的指引,以及大爱的精神将永远闪耀着光芒,也将无形中引导我们如何继续为人师表。

恩师,一路走好!吴老师节哀!

 

          

2014.5.25拍于北师大李老师家中)

 

                                                            2008级遥感所博士生高孟绪

                                                                  写于2015113




深切缅怀李小文院士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00036-859209.html

上一篇:参加WGDC2013有感(2)- 兼谈人生、跨界与三专
下一篇:中国的三甲医院管理何去何从?

46 王德华 黄秀清 田青 黎安勇 廖晓琳 李伟钢 武夷山 田海静 苗元华 郑永军 冷成彪 李建雄 文杨 陈苏华 林中鹿 王继乾 刘良云 胡九龙 张鹏举 陈锡云 李笑月 逄焕东 庄世宇 余超 秦承志 丁克强 李宁 欧阳瑶 李郎平 李土荣 王华民 李亚平 蔡小宁 水迎波 韦四江 陈国文 physicism crossing Majorite LongLeeLu bridgeneer wangqinling jlx1969 moqijie ddsers ccsupercompany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9-29 22:4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