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mmerplace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ummerplace

博文

最后一课 精选

已有 2866 次阅读 2019-4-13 22:20 |个人分类:岁月|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博士, 导师

看见网上讨论996工作时间制,我想起以前读博的时光,想起自己可敬的导师。

老师是从德国到加拿大的移民,一辈子兢兢业业,一门心思做学问。甚至到退休以后,近八十岁的老师仍活跃在科研第一线,像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实验设备即使在圣诞节也很少有停顿,研究生晚上在实验室干到深更半夜,是很平常的事。我工作以后没日没夜为公司免费加班,不仅不以为苦,反觉是责任和进取,多少年一贯, 也是继承了这个“传统”,国外很少有什么人这样傻干的。

有一次,或许受某种习惯思维的影响,我贸然问老师,您当过领导吗?他似乎看出了我那点小心思,十足鄙夷地斜了我一眼,轻描淡写只回一句:“早年是系主任,不喜,辞了”,咳,我问这干嘛!老师视物理为生命,心无旁顾,怎么会在意什么一官半职!

我上过他一门课,也是他教学生涯的最后一课。那天,老师在黑板上写下最后一节课的最后一个符号,没有鲜花,没有祝贺,一切如常。我拿出准备好的相机,按下了快门。多年后,在网上看见,这张照片被引用到纪念他的学术报告中,很欣慰。这么说,我才注意到,老师也很少在意拍照留念之类的,师兄和我答辩、毕业,都没有想到拍照合影。

是的,科研就是他最大的爱好。直到有一天,突然倒下,离开了毕生热爱的事业。一转眼,又过去很多年了。


Franck.jpg

周末时候,我看到的公司停车场,经常是这样的 ... ...

weekend_at_SE.jpg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962195-1173121.html

上一篇:LIGO参观记
下一篇:大山深处兰花自芳

15 李斐 张忆文 刁承泰 强涛 刘钢 褚海亮 薛斌 杨正瓴 姚伟 董全 黄永义 吴斌 liyou1983 zjzhaokeqin chenhuansheng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1-26 15:1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