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gbing187717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angbing187717

博文

光阴里的安全文化(25)—古安全艺文简析:从自己的安全往事说起 精选

已有 2684 次阅读 2016-7-2 21:48 |系统分类:科研笔记|关键词:Microsoft,微软雅黑,中国古代,center,文学作品| Microsoft, 中国古代, center, 微软雅黑, 文学作品

中国古代安全艺文简析——以古诗作为例

/王秉

安全文学作品(如安全诗歌、散文与小说等)是一种重要的安全文化载体形式,仍是今天人们进行安全文化宣教的绝佳素材。说到这里,本书作者之一先谈自己的一个“安全”往事。

记得20147月(那时作者还就读于大学三年级),中国深圳的安全培训师曹贤龙先生赠予我他的一本诗歌集,是一本很精致的小书,里面也含有部分他撰写的部分安全诗歌。犹清晰记得,我是在那年暑假回家火车上看的那本书,还在途中与邻座的“陌生”乘客交流其安全诗歌,部分使我与邻座的“陌生”乘客都颇受感触,用今天的话讲,就是值得点赞。后来,作者在网络上又看到过大量安全诗歌、散文与小说等,看到有些甚至也出版了书籍。随着我对“安全”(特别是安全文化)理解的逐渐加深,我愈发觉得情感安全文化的重要性,随即从20157月开始,先后撰写了20余篇“你的安全,我的牵挂”的系列安全诗歌(刊载于个人的科学网博客http://bbs.sciencenet.cn/home.php?mod=space&uid=1953670&view=wangbing187717,同时,也免费分享给了《中国安全生产报》等安全类微信公众平台与一些企业传播),在这个过程中,作者也真切感受到了安全诗歌在安全文化宣教中的重要价值,所以本书作者合著的在2016年出版的《安全标语鉴赏与集粹》一书中,特别增加了部分安全诗歌内容。上述经历,也算是作者对“安全”(安全文化学)产生“兴趣”与“感情”的一个“触发原因”吧。

其实,“安全”这个古老而朴素的词汇,承载着中国人的最简单的心愿和祝福,历代颇受人们重视。鉴于文学是社会现实生活的反映,因此,文学与事故灾难紧密相联。其实,中国文学一直关注着事故灾难,关于“安全”的文学书写一直不绝如缕。在中国古代,就诞生了许多优秀的文学家,他们留下了许多与“安全”有关的优秀作品。这些作品的广泛流传,客观上对广大老百姓起到了安全文化宣教和熏陶的作用。特别中国是一个诗作高度发达的国度,诗作因其短小、灵活的体裁形式,可以方便快捷地反映现实生活,诗作中的“安全”书写数不胜数。这里,以中国部分诗作为例,让本书作者带读者一同去领略中国古人笔下的“安全”风采吧。具体分以下6方面来对其进行简评。

1)表达“安全”祝福或祝愿。中国人常言:“出入安全,一路平安,平安是福”。简简单单二字,却包含了无尽的安全祝福和牵挂,就在现在逢年过节或远行前,人们也会互道“安全”祝福语(安全文化研究前辈徐德蜀先生在其与邱成合著的《安全文化通论》著作中,提及了“一张贺卡的启示”,该贺卡就含有“安全祝语”,但其也涵盖了一些“安全告诫”)。因此,“安全”祝福或祝愿类的诗作尤为多见,此类诗作中多出现“平安”二字,也有直接出现“安全”二字的情况。例如:唐代岑参的《逢入京使》诗:“马上相逢无纸笔,凭君传语报平安。”;明代李永周的《旅中望月》诗:“欲将数行信,无处寄平安。”;宋代赵师侠的《诉衷情》诗:“舳舻万里来往,有祷必安全。”;宋代苏辙的《宣徽使张安道生日》诗:“扫除四海一清净,整顿万物俱安全。”,等等。其实,在古诗作中的“平安”或“安全”二字常常包含两层意思,即精神上的平静安定(如《韩非子·解老》:“人无智愚,莫不有趋舍;恬淡平安,莫不知祸福之所由来。”)以及肉体上的安全、做事没有困难事故,这与现代安全科学中的“安全”的含义(即人的身心安全)也完全吻合。综上可知,“安全”祝福或祝愿类的古诗作表达了诗人对本人与亲朋好友过上和谐而安康的生活的向往,引申到社会与企业发展,可理解为对社会与企业安全发展的美好愿景。

2)描写职业的危险性。在中国古诗作中,直接描写职业危险性(或安全)的诗句并不多见,但有些诗句的侧面可反映出某些职业的危险性。这方面最为典型的一首古诗,要数北宋范仲淹的《江上渔者》诗:“江上往来人,但爱鲈鱼美。君看一叶舟,出入风波里。”,这首诗的后两句不仅表达出诗人对渔人的辛劳与疾苦的同情,同时,也把“打渔”这份职业的危险性高的特点解释得淋漓尽致,即“你看那江上打渔的人驾着捕鱼小船,正在风浪中时隐时现,是多么危险啊!”。

3)阐释安全哲理与思想。在中国古诗词中,诸多诗诗作中均蕴含丰富的安全哲理与思想,这是因为,无论做啥事,其道理与方法等实则都是相通的。但真正源于事故或直接揭示安全哲理与思想的古诗作并不多见,其中较为典型的有2首:

晚唐杜荀鹤的《泾溪》:“泾溪石险人兢慎,终岁不闻倾覆人。却是平流无石处,时时闻说有沉沦。”,意为“人在泾溪险石上行走时总是战战兢兢、小心谨慎,所以一年到头没人掉入水中,而恰是在平坦无险之处,却常有落水事件的发生”。这种深含安全哲理与思想之言,当引起我们深思,“水能载舟,亦能覆舟”,但舟的载覆,并不一定取决于水的平险,而与人的思想和心理状况有关,许多事故发生在不该发生事故的地方,这是因为人们自以为很安全而放松警惕的缘故,这正如《尧戒》所言:“人莫踬于山,而踬于垤”,人没有因登山而绊倒,反而被小土堆绊倒了。上述安全哲理与思想其实在目前安全管理中也常用,最为典型的例子是“在公路上安装减速带使经过的车辆减速”,尽管“难走”了,但反而“安全”了。

南宋杨万里的《过沙头》:“过了沙头渐有村,江平地阔气清温。暗潮已到无人会,只有篙师识水痕。”,意为“暗潮已然来到,而常人却不知道,因为他们没有水上的生活经验,对潮水涨落的规律不知晓;而篙师长年累月在江上撑船,水的深浅,流速的快慢等,都一清二楚,些微变化他们都能察觉”。这首诗明白晓畅而富有深意,表面说明了保障安全需要实践安全经验的道理,而深层则揭示了一个深刻而具有普遍意义的哲理:“实践出真知”与“要善于透过现象把握事物的本质与规律”。

4)记录水灾。水灾是人们历来深受其害的重要自然灾害之一,历代诗人对水灾多有记录。例如:唐代杜甫的《临邑舍弟书至苦雨黄河泛溢堤防之患簿领所忧因寄此诗用宽其意》诗就记录了大雨引致黄河泛滥之后,灾民遍野嗷嗷待哺的情况,诗中用“二仪积风雨,百谷漏波涛。闻道洪河坼,遥连沧海高。”四句话来形容水灾的惨烈;同时,他的《秋雨叹》三首,记述了唐玄宗天宝十三年,天降大雨,持续了六十多天,百姓田中的庄家都被大雨淹没,连居住的房屋墙舍也都倒塌,人民深受其苦;此外,金代刘迎的《河防行》、元代贡师泰的《河决》,及清代王之佐的《癸未大水行》与赵然的《河决叹》等诗作均记录了水灾的惨烈和对当时社会河防不当的担忧。鉴于上述诗作篇幅偏长,这里不再全录,读者可在网上或相关书籍中自行查询并详阅。

5)记录地震。人类自诞生以来,可以说生存安全一直受自然灾害之地震的威胁。《诗经》开创了诗作描写地震的文化传统,如“烨烨震电,不宁不令,百川沸腾,山冢奉崩;高岸为谷,深谷为陵”。此外,据作者考证,中国历代的诗作对地震多有记录和反映,这里仅例举以清诗中的2首:

康熙五十二年七月十五日(即公元171394日),四川发生地震,地震中心在现在的茂县叠溪一带,波及到三台、潼川、射洪、蓬溪、乐至、广元等地区,造成巨大的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当时身为江油知县的朱樟写了一首《地震行》,对这次地震作了形象真实的描绘,具体为“匏瓜星孤夜欲明,地维坟裂天为惊。千岩万壑送奇响,远听直似雷铿绚。少焉掀翻墙壁动,石鼓砰磅振八绂。丁当环佩若风解,塞率窗纸号秋声。譬如浮舟乍离岸,沧海无蒂流青萍。凿破混沌果如此,顷刻欲使西南倾。男呻女吟泣覆釜,神呼鬼救忙支撑。小儿闻声不敢哭,梦呼起直空街行。仓皇不知何所措,两膝躇蹋心怦怦。大恐天时频荡漾,齑粉何止常平阮[]。”。

道光三十年(1850)八月初七,建昌(现在的西昌)发生强烈地震,宁远府知府牛树梅的诗歌《建昌地震纪变》见证了这一大难,具体为“坤维夜半走奔雷,山岳震荡海波颓。床榻如舞人如簸,万家栋宇枯叶摧。维时苦雨又幽窗,呼救人多救人少。迟明一望满城平,欲辨街衢谁能晓?”。

5)记录火灾事故。中国历代记录火灾事故的诗作数量与记录其他事故的诗作数量相比,记录火灾事故的诗作多得多,这也许是因为人们经常要用火,但火又很危险,极易导致火灾事故。根据李采芹老先生主编的《中国消防通史(上、下卷)》(作者“记录火灾”部分的绝大多素材也来自于此书),西晋初期潘尼的《火赋》是中国较早专门描写火的文学作品,其把火的功能及其严重危害,可谓是写得淋漓尽致。在此,作者仅枚举数处记录火灾事故的诗作:

东晋末至南朝宋初期伟大诗人陶渊明归园田的第四年六月一场家庭火灾使他陷入了困窘的境地,据其《戊申岁六月中遇火》来看,这场大火烧得相当彻底,“正夏长风急,林室顿烧燔”,昔日沾沾自喜的“榆柳荫后檐,桃李罗堂前”的桃源美景不复存在,陶公只好暂栖于门前小河里的船上。

在唐诗中,记录火灾事故的诗作大多出自名家之手,真实地记录了火灾事故给人民带来的生命财产与精神压力的双重损失,同时也寄寓了作者对灾民的深切同情。。例如:刘禹锡的《武陵观火诗》;柳宗元的《逐毕方文》(柳宗元在永州的时候经常注意并批评南方人的风俗和迷信,在元和八年(813)他在此诗歌中从另一观点来描写永州老百姓的迷信,即民众认为“毕方”能引起火灾)和《贺进士王参元失火书》(作于贞元二十一年(805年)被任命为礼部员外郎时,记录王参元家庭火灾一事);杜甫的名为《火》的长诗(描写一起山林火灾):“风吹巨焰作,河擢腾烟柱。势欲焚昆化,光弥洲渚。腥至焦长蛇,声吼缠猛虎。神物已高飞,不见石与士。”,等等。鉴于上述四首诗较长,这里不再全录,读者可在网上或相关书籍中自行查询并详阅。

在宋诗中,王安石和苏轼有专门记述火灾的诗。其中,王安石写了三首外厨遗火诗,《外厨遗火二绝》:“龟鬼何为便赫然,似嫌刀机苦无膻。图书得免同煨烬,却赖厨人凊不眠。”与“青烟散入夜云流,赤焰侵寻上瓦沟。门户便疑能炙手,比邻何苦却焦头。”;《示江公佐外厨遗火》:“刀匕初无欲凊人,如何龟鬼尚嫌嗔。翛翛短褐方炀火,冉冉青烟已被辰。邂逅焚巢连鸟雀,仓黄濡幕愧比邻。王阳幸有囊衣在,报赏焦头亦未贫。”。而苏东坡记录的则是嘉祐七年(1062年)326日的陕西武城的小镇(离今宝鸡甚近),“薄暮来孤镇,登临忆武侯。峥嵘依绝壁,苍茫瞰奔流。半夜人呼急,横空火气浮。天遥殊不辨,风急已难收。晓入陈仓县,犹余卖酒楼。烟煤已狼藉,吏卒尚呀咻。”。

在清诗中,也多有记载火灾事故的诗作。例如:清初诗人周篆写有《可怜》一诗,真实记载了当时长沙火灾过后的悲惨情形。诗的小序说:“荒乱后复遇火灾,长沙作”,诗中写到:“乱余楚地非无材,世俗浅见忘远灾。比屋栋梁架青竹,多年茅茨生苍苔。天道何曾示悔祸,鬼物况复多嫌猜。可怜忍死忽变计,相将顿足悲寒灰。”;初诗人徐振芳作有《安庆》一诗,记载了安庆火灾的惨况:“舒州旧是繁华地,瓦砾丘墟荆棘生。湖上平章能误国,山头廷尉敢屠城。当时天意高难问,终古江流恨有声。闲上龙眠峰顶望,萧疏烟树晚霞红。”;此外,还有淮安进士丁寿昌的《纪灾行》(作于道光十五年三月十一日(183548日)记述淮安大火)、傅炳樨的《火灾诗》(作于咸丰九年四月初九日(1859511日),记述四川涪陵李渡镇发生的大火,死亡六七百人),等等。

6)阐释事故原因及安全管理与事故应急处置救援方法(可用于安全宣教)。在中国古诗作中,也有部分阐释事故原因及安全管理与事故应急处置救援方法的诗作(包括上述例举的部分就含有这方面内容)。在此,作者以最为常见的火灾事故为例,枚举3首这方面的经典诗作:

乾隆七年(1742年),著名诗人袁牧出任江宁(今江苏省南京市)知县。在任期间的一个夏天,江宁县城发生火灾,他率领兵丁救火。嗣后,写了《火灾行》诗,描述火灾发生、扑救经过和诗人的感慨。诗的最后四句,耐人深思,颇有哲理:自古以来贤明的人总是为百姓的安危焦急,并采取防患于未然的措施,不必等到火灾事故发生时去救火而烧得焦头烂额;即使是青天白日也不可放松警惕,要知道,枯木朽株也能带来灾难。全诗为:“七月融风歇不止,鸟声嘻嘻吁满市。县官此际如沙禽,中夜时时惊欲起。出门四顾心惨裂,天下烂如黄金色。文武一色皆戎装,奔前灭火如灭贼。金陵太守气尤雄,独领一队当先锋。出没黑烟人不见,但闻促水肯檬陇。水龙百遣横空射,倒卷黄河向天倾。重九妖雾青山崩,黑连蒸土白石化。须央半空飞霹房,储瓦颓垣如掷戟。不闻知命避岩墙,但见横尸委道旁。春风雨涤新焦土,夜月霜凄古战场。从来贤人心如焚,不必等至额尽烂。白日青天莫入杯,朽株枯木能为难。”。

清光绪六年十月(188011月),宁波太守鉴于宁波久未得雨,干旱太甚易遭火灾的情况,特令:“以白布为旗,大书‘天旱风燥,火烛宣传,火油弗用,水宜多藏’十六字,饬役掮旗鸣锣,遍巡城乡内外大街小巷,使之闻声知戒。”,显然,“天旱风燥,火烛宣传,火油弗用,水宜多藏”十六字就是典型的诗歌形式。

民国十二年(1923年)印行的胡祖德《沪谚外编》中,有作者早年写的一首《防火歌》,把当时家庭防火安全须知写得颇为具体,具体为“火起无情势莫当,时时刻刻要提防。柴薪灶下少堆积,暮夜厨房满水缸。老稚烧锅须检点,睡眠酒醉熄灯光。烘衣烘被常看守,木桶盛灰大不祥。火炮店邻真厉害,油库屋近有惊惶。挂灯要远芦笆壁,起火恐落穷草房。”。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953670-988253.html

上一篇:光阴里的安全文化(24)——家训 《袁氏世范》中的家庭安全文化
下一篇:光阴里的安全文化(26)—“不安则安,安则不安”的安全教育思想

2 代恒伟 赵克勤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1-19 21:2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