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gbing187717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angbing187717

博文

抛开PX,今天只谈“安全”

已有 1072 次阅读 2015-4-8 15:39 |系统分类:科普集锦|关键词:知识性,style,在线,漳州,石化| style, 在线, 知识性, 漳州, 石化

漳州石化PX出事后,带来的是各界的热议。就此,科学网于昨天下午还专门邀请各位尊敬、知识底蕴丰厚的专家、学家做了关于这次事故的在线访谈,也将系列大师悉心撰写的关于漳州石化PX事故的博文评选为精选博文。我也拜读了系列博文,受益匪浅!把这些知识性的获得抛开,更让我感到欣慰和高心的是,对于这次事故,关注的人很多,不论是写出来的,还是嘴里默默念叨的,还是心里有丝丝颤意的.......只要大家都有所想法,哪怕只有一点,但这折射出我们安全意识、安全需求提高了。

抛开PX,今天只谈“安全”,主要谈以下几点(知识、水平非常非常有限,望各位前辈多多建议):

一、板子应该打在哪里?

今天无意翻到一篇科学网的《板子打在PX项目屁股上?还是所有化工项目屁股上》的博文,感觉题目有点儿亮。就提高安全意识来说,我认为板子要打在所有行业的屁股上,就吸取同类事故教训方面,这个板子应打在所有有可能发生与漳州石化PX事故内在规律相同事故的企业屁股上。目前,我们出现了一个倾向,就是倾向于热点。无论是从事安全研究的科研人员,还是国家各部门的安全监管工作,甚是普通民众对安全问题的关注,都倾向于时而不时出现的各类事故。这不禁会让我们抛出一个问题:热点到底新吗?我们还是停留在哪里出问题就抓哪里的那一步吗?记得很清楚的是,去年昆山发生粉尘爆炸事故后,包括安监总局就召开系列会议,制订相关文件进行全国粉尘事故防治工作,直到下一个大事故发生,就又会引去他们的关注,紧接着就又进行那方面的事故的整治。这体现的是预防为上计的安全思想吗?这仅可以看成是“病症发作”后的挽救,绝不是“保健预防”,哪里病就医哪里,何谈安全工作的系统性、全面性、持续性!

二、这个事故是新问题吗?

值得注意的是,任何事故无外是人的不安全动作和物的不安全状态造成的,不同的是表现形式,相同的是内在规律。所以,如果时下不时发生的事故和以往事故的内在规律不同,则该事故就是“新”的,应该值得投入更多的关注和研究;如果二者内在规律相同,不同的仅仅是表现形式不同,那么就不应该是一个新问题,如果又发生了,我们就应该需要更多的反思。

三、时下,事故预防与控制应该选哪种措施?

抛开行业,安全工作的目的就是预防和控制事故。预防和控制事故无非就两条措施:工程技术(物)、人的行为控制。时下,我认为我们需要思索一个问题,也需要改变一下思路。多少年来,我们一次又一次攻克了各项安全技术,值得庆贺。但我们搞安全一定是为社会发展服务的,绝不能单纯的谈安全,这就要谈安全的经济效益。技术发展到了目前这种地步,我们是花大量人力、财力来攻克一项安全技术,还是把每个人的安全意识、技能、素质都提高一点点,哪怕是很小,但也是“众人拾柴火焰高”,这也许对提升我们的安全水平来得更有效。况且,研究发现,86%~96%的伤害事故都是由行为方面的原因所致,在人为因素中,安全意识薄弱因素所占比例大于90%。而且,所有事故原因,可以极端的说,都可归结于人的原因。

四、怎样进行安全科普?

提高每个人的安全意识、技能、素质,就要谈到安全科普的问题。关于安全科普,最大的问题是怎样解决学术性、专业性与科普性之间存在的矛盾。很简单的说,科普的基本条件就是让所有受众明白、理解,通俗易懂是最基本的要求。我们常见的安全培训、安全标语、安全公益广告都可以看成是在进行安全科普,但是我们目前很欠缺关于新形势下的安全教育的机理及方法、安全宣传机理与方法、对安全教育与宣传效果的评价等研究,导致我们的安全科普没有方向,没有重点,没有依据。我认为我们应该从心理学、人性学、传播学、语言学等研究视阈出发,研究相关机理,创新安全科普内容和方式,正真触动受众的心理最软处,提高他们的安全意愿,实现自主安全,自主控制。

安全关乎我们每一个人的方方面面,每时每刻,相信只要每个人的安全素质都能提高一点点,我们的安全工作就向前迈进一大步。这也是我今天要讲的中心。望有更多的人关注安全,也希望每个人都健康平安!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953670-880810.html

上一篇:安全只得一种病!——再论安全(事故)的生物学相似特性
下一篇:安全科普之安全童谣 ——孩子的平安是父母的最大期盼

1 吕喆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1-17 04:0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