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gbing187717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angbing187717

博文

田地里的思考

已有 1148 次阅读 2014-10-24 12:53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关键词:下雨天,style,粮食| style, 粮食, 下雨天

假期忙忙碌碌,也算是当过一段地地道道的农民,谨献此文,记下我的所感所想,来慰藉我内心的空虚与忧虑,还有浮躁!

当会农民真的的除过下雨天很少有闲暇之余。说起农民,我们自然而然地就会想起土地,想起粮食。即而又会想起古人说的“舜既躬耕,禹亦稼穑”,这是一片和谐与民主的气氛;古人又语“君子不素餐,需先其事而后食,不耕食何也,不劳而获”这是告诉世人只有劳动才能“得而食”这样一个简单而深刻的道理;“但存方寸地,留于子孙耕”这是说明古人对土地的重视和喜此话的目的在现代来说更多的是一份告诫,并不是一个简单而众人熟记于心的道理……

闲暇之余,漫步在当今的农村,渐渐地看到一年一年地有些耕地开始慢慢荒芜了。我想不仅仅是这里的农村,也许很多地方的农村都出现了此类现象。这也许就是媒体有时候报道的“土地荒”现象吧。翻阅中国的历史,你会发现土地问题始终贯穿其中。土地是农民赖以生存和发展的最基本的生产资料,也是发展农业所需要的最基本的生产需要。中国自秦汉以来,一直都存在着土地问题,历代统治者都为土地而战。在中国历史上,自古迄今,不断发生着平均地权的运动。大家知道,远至武帝时,就有限田制的建议,只可惜迄今未能实行;还有晋代的占地制度;后魏孝文帝容纳李安世的建议,设了均田法;再就是大家熟知的带有农民革命色彩的太平天国运动,还有孙中山先生的民生主义,其中心亦在平均地权与节制资本。而在近代中国出现的社会问题,实际上是农民问题,它是农村问题的中心,而农民问题的关键是土地问题。正如***对埃德加斯诺所说:“谁赢得农民就赢得中国,解决了土地问题就能赢得农民”。直到19251230日共产主义先驱者李大钊创作的关于解决农民土地问题的文章,指出“耕地农有”是解决农民土地问题的核心。伟大领袖***正是认识到这一点,才得到广大人民的拥护,中国才得到解放。说了这么多,不想揭示一个深奥的道理,只是想知道历代农民是多么地爱土地。

看看当今,当你徒步走在乡村,刚开始能碰到三三两两的六七十岁的老头议论,现在没有人种地了,只能说明他们还是深爱这土地,把它视为命根子,命脉,也许就是现在的年轻人所谓的老观念吧!但不可否定的是他们对土地的热爱。看到一个个打工或在外地工作的年轻人回家议论,现在种地真的没有希望了。同一个社会,两代人的意识却如此之大。刚开始还没有太在意,后来仔细一看,不仅看到了村庄的衰落,还看到了这样凄凉的一幕:尽管政府每年补给每亩田6070元,但距村庄几百米外的田有些地都被抛荒了,长满了齐人高的芒草,而且大多数是政府刚投资平整了的土地。打工浪潮卷走了土地就是生命的古老观念,卷走了土地的主人,卷走了金秋的果实。或许一个村子太小,掩盖不住中国农业连续6年增收的事实,挡不住中国要为1亿多新生代农民工加速城镇化的步伐。但中国的一些村子暴露出的“农民荒”、“土地荒”等问题绝非个别现象,不引起足够的重视,就会小洞不补,大洞一尺五,影响农业的稳定发展。我们发现农村劳动力缺乏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很多山区乡村,几乎有一半人在外打工,高的多达三分之二。留守土地的老弱妇幼居多,农事一忙,延迟播种、收割的事成为家常便饭。在这里我不像众人所担心的眼前劳动力紧缺的问题,而是明天谁来当农民的问题。年轻的一代,初、高中毕业后,纷纷远走高飞。指望中年打工者有朝一日叶落归根,但随着农民工的城市化进程,也指望不上了。因打工失败而返回农村的,又缺乏农业生产知识和技术,有的连二十四节气都搞不懂,还不说耕田犁地的技术性农活,的确我真正认识到这真正是一门技术。“农民荒”的后遗症就是“土地荒”。彻底荒芜土地的事虽少,但有的山村出现了原始的耕作方式,就是广种薄收。更多的是,田间管理跟不上。因为没有劳力,除草施肥基本上采用的是农药和化肥,基本排除了使用农家有机肥。长期以往,土地板结,土质变坏,破坏了农业增产的基础。当干一件事的基础被破坏了,就是一个非常简单的道理,没有鸡是下不了蛋的,呵呵!懒人式的耕耘方式,必然会给“留守土地”带来致命的摧残。“农民荒”、“土地荒”,正困惑着打工者众多的农村地区。

面对此类现象,更多的人把它归结为发展的必然,或是城市化带来的两面性。也许我比较传统,比较固执吧,在我看来是人心出了问题,人心开始变的越来越浮躁,致使这个社会也变得浮躁。也许当过农民的人都不想再当农民了,当过工人的人不想再当工人了,致使他们的后代再不想从事同样的职业。但说实话,如果有可能,我是真的不想做农民了。恰恰相反,对于当官的,也许已经形成了一种嗜好。现在的人开始想方设法不下苦赚钱,甚至投机取巧,怠害他人。再就是现在的人再也无法等待一个过程,一切事情都考虑它是否保险,致使很多人无法耐不住这个漫长而卑微的收入,的确种地需要一个过程,收入来的慢而且少,尽管现在有井水和河水灌溉,但是农业还存在很大的风险。这种种情况说明现在的人开始变得浮躁,社会开始变得浮躁。想一想,如果农民不爱土地是多么可怕?这好比父母不爱子女一样。

尽管中央和各地政府采取了多种措施,如补贴,成立专业合作社或互助组帮助无劳力户努力不使土地荒芜,但田地多劳力少,也是杯水车薪之效,无力改变田间管理现状。“统筹城乡还是进行式,提高务农人员收入还有一个过程,解决“农民荒”、“土地荒”刻不容缓。对于这些措施,效果也许有,但是要想通过补贴染农民种地,这条道路是行不通的,补贴越多,他们白拿的越多,但是地还是不种,甚至会加剧这种现象。人实际上是三种东西使人生存,那就是生命,利益和感情,这三者应该均衡才对,但是当今利益凸现,造成人心浮躁,社会浮躁。也是由于利益让人们过早的失去野性,记住人应该有野性。人的心开始承受更多的压力,不到中年,但是心已老去。最近看到世界的人寿命又开始缩短,其中日本把愿意归结于“3.11”的日本地震,更让我感兴趣的是中国香港位居世界第一,这个值得深究,现在的医疗和饮食已不是问题,是否我们应该从人的心理考虑。

总之,培育新一代农民,让农业后继有人;管理好“留守土地”,让宝贵的土地资源不被变质和浪费;尽快提高务农人员收入,以稳定现有农业生产者,政府要拿出切实有效的办法。在我看来问题的关键在于改变人心,改变人的意识,这又是多么难啊!应该说,解决好“农民荒”、“土地荒”问题,与解决好新生代农民工问题同等重要。

农民,这个昔日中国最大的阶级群体,如今正面临着尴尬的处境。当城市扩张的步伐还在加速的时候,与其相对的另一种现象也引起了我们关注,农村人口持续下降是城市化带来的可喜成绩,但越来越多的农民在搬迁出村庄,土地耕种已经少了脊梁。也许,在崇尚城市现代化建设与唯GDP论英雄的今天,很多人甚至认为这种大规模的消除农村人口,农转非城市化是一个时代的进步。但是,正如媒体感慨的那样,倘若这种趋势演变成一种规模,发展成一种无可逆转的观念,那些还觉得将农民与土地剥离,大肆渲染城市化优越感的偏激者,你们是否考虑过这样一个如此现实的问题十年后,谁来种粮给我们吃? 这就是粮食问题,农村人口大量外流,尤其是青壮年劳动力大量外流是当前“三农”问题的突出现象。农村人口外流在给经济增长与发展带来收益的同时,也给农业农村的发展带来了务农劳力缺乏的“农民荒”以及相应的连锁反应等一系列问题。由于没有充足的劳动力,近年来农村土地撂荒日益严重,影响农业稳定和粮食安全。在中西部广大偏远的农村,农村的景象如此凋零与寂寞,除了留守儿童与老人,你甚至很难找到五十岁以下的劳动力。农村劳动力大规模迁徙至城市,这给城市发展提供了生产力,但是不容置疑的是,这也造成农村的荒芜与颓废。  昔日,手中有粮,心中不慌,脚踏实地,喜气洋洋的观念早已经发生彻底改变。几乎没有年轻人愿意留在农村,留在农村也很难找到发展的“田地”,出去闯一闯这是农村青年最普遍的意识。农村劳动力普遍缺乏已经成为事实,从“农民荒”到“土地荒”还有多远?。千万不要忘记***的一句话:手里有粮,心里不慌,脚踏实地,喜气洋洋。

面对这些问题,我想我们应该置身于田地里思考,也许会更深刻,更担忧!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953670-838224.html

上一篇:暑假小悟
下一篇:从鞋子说起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1-19 08:2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