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gbing187717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angbing187717

博文

给安全科学思辨研究设置障碍就是阻碍安全科学的未来发展

已有 975 次阅读 2018-5-23 17:48 |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安全科学思辨研究

 

给安全科学思辨研究设置障碍就是阻碍安全科学的未来发展


王秉|文

 

(中南大学 安全理论创新与促进研究中心,湖南 长沙 410083


过去,根据一门学科研究内容的层次的不同,具体包括上游研究(学科基础理论研究)、中游研究(学科应用基础理论研究)与下游研究(应用实践研究),我一直把自己的研究领域定位为“安全科学基础理论研究”。但是,这仅是按学科研究内容层次的划分而已,并未具体到具体研究类型/方法上。上周末,我参加全国公共管理学界的一次学术会议,一位主持报告的老师在介绍一位报告“点评人”老师时说:“这位老师是公共管理学界鲜有的专门从事思辨研究的大家”。这句话让我恍然大悟,原来准确讲,我主要做的研究实际上就是安全科学领域的思辨研究。这样一来,“安全科学基础理论”与“安全科学思辨研究”的交集,即“安全科学基础理论 & 思辨研究(基于思辨研究方法的安全科学基础理论研究)”才是我的准确的研究方向。换言之,安全科学基础理论研究可分为2种:一是安全科学基础理论方面的思辨研究;二是安全科学基础理论方面的实证研究。

在此之前,我确实一直在主要用思辨研究方法开展相关研究,但没有真正思考过这个问题。只是记得,我之前有一篇投稿文章的题目中出现了“思辨”这一词语,审稿人的意见说:“对于思辨研究,一般是有一定的难度,尤其是深度、广度和科学方式的缺乏,研究过程难以形成共识”。通过查资料发现,一般而言,“正规的研究”只有两种:一是实证研究(包括历史研究、调查研究和实验/试验研究等);二是思辨研究(包括比较研究、解释研究、推理研究、批判研究等)。思辨研究是以逻辑推导的方式进行的纯理论、纯概念式的一种研究方法。思辨研究可以是指某一种具体的方式,但更主要的是指对具有这样一类特点的方式的总描述、总概括。思辨研究大量地显示为价值判断。思辨研究的命题是研究者做出“应该”如何或“不应该”如何的判断。思辨研究在有时也被称为“狭义的理论研究”或“逻辑研究”。

思辨研究用来辨析或辩论的主要工具是演绎法(先验论证或公理论证)、归纳法和类比法(喻证)。演绎法和类比法是比较正规的思辨方法。与演绎法和归纳法先比,类比法显得不那么正规、严谨。因此,类比法虽然也时常被采用,但一般而言,类比法不宜作为学术论文的研究方法。此外,思辨研究(尤其是“形式逻辑”式的理论研究)讲究三段论式的逻辑推理。比如,“人是会死的;这个小孩是人,所以,这个小孩也会死的。”但是,形式逻辑的危险在于:它不怀疑“大前提”的可靠性,它预先承认“大前提”(人是会死的)是毋庸质疑的。如果“人是会死的”这个大前提尚没有什么危险,真正的危险在于:由一个错误的大前提推导出一个更错误的结论。

其实,思辨研究是从事安全科学基础理论研究者的首选方案。其主要特点是:1)从材料来源看,大部分材料都是通过其他人或物(如学术论文著作、研究报告、政策法规、新闻媒体等)这些中介者”而间接获得的;2)从研究者活动空间看,绝大部分研究者都是坐在电脑前或坐在图书馆里,在大量文献书本上寻觅待掘的矿藏;3)从研究成果撰写形式看,好的这类研究善用“夹叙夹议”的撰写方式;4)从研究成果性质看,这类研究大多是感想式的、思考性的、哲学性的、主张式的或指示性的,观点和论证很难说严谨、科学,时有武断之弊;5)从研究成果实际效用看,由于这类研究强调大思维、大思想与大方法等,对具体细微的实际实践工作一般无直接的帮助,不能直接发挥指导作用。

由于思辨研究有着独特的本体论价值和突出的认识论价值,这决定了它将在人文社会科学领域甚至自然科学领域始终居于重要地位。正因如此,美国当代著名物理学家科学史家G 霍尔顿说:给思辨设置障碍就是对未来的背叛。可是令人遗憾的是,对于我们部分纯理工科背景的安全科学研究者来说,他们有时会义无返顾地贬低“安全科学思辨研究”而推崇“安全科学实证研究”。他们更愿意把“安全科学实证研究”作为某项研究是否有科学性的唯一指标。在他们看来,科学研究就是实证研究,实证研究就是科学研究。他们难免会对“安全科学思辨研究”成果作出下述评论:这不是科学研究,仅算是一篇思考和感想而已,但这又是思辨研究的最重要特征哈!当然,从事“安全科学思辨研究”的研究者,也万万不可贬低“安全科学实证研究”,这类研究亦是极为重要而必要的。效仿著名物理学家科学史家G 霍尔顿的名言,斗胆山寨一句:给安全科学思辨研究设置障碍就是阻碍安全科学的未来发展

就难易程度而言,实证研究比思辨研究更容易操作。思辨研究似乎容易入门,思辨研究不过就是提出论点、论据、论证,但是,如何使思辨研究显示“有理有据”、“论证充分”、“有说服力”,却比较困难,需要长时间地修炼,而且需要研究者有“辩才”、具有辩论的灵气。相反,实证研究(尤其是实验研究)似乎入门比较困难,但是,一旦掌握了实证研究的操作技巧,做起来就比较容易。若选择了思辨研究,初学者可能会“笑着跑进去,哭着爬出来”。若选择了实证研究,初学者可能会“哭着爬进去,笑着跑出来”。

在我现在看来,把有没有思辨能力应作为判断安全科学理论研究者水平的关键指标。换言之,思辨研究能力是安全科学理论研究者最重要的研究素养之一。但是,目前我们思辨能力的训练,却依然非常薄弱。甚至很多研究者也未掌握这项最基本的科学研究方法。思辨能力缺失,无法真正获得独到见解,或者无法与不同看法进行交流并获得共识;思辨能力缺失,无法掌握科学方法的实质,或者无法为今后持续学习和研究奠定基础;思辨能力缺失,无法把握研究动态、不足与研究前沿问题;思辨能力缺失,无法界定问题、提出问题、论证及推演,也就无法获得判断和结论,更不用说做出贡献了;思辨能力缺失,无法怀疑、审视,然后用证据来证明观点的逻辑性或者事实性,或者寻找证据来证明观点的合理性;思辨能力缺失,甚至无法让自己成为一个真正独立,有价值判断的人。因此,思辨能力的训练是最重要的学习,学会思辨,可以培养独立发现科学问题,寻求科学论证,甚至可把思辨方法应用到关于生活现象的假设中去,从而更好地理解生活的本质,这本身也是一种素养,是一种良好的习惯。

说到这里,说说撰写本文的一点初衷:一是,科普思辨研究方法,让安全科学领域研究者了解这种重要的科学研究方法与形式;二是,呼吁重视与认可安全科学思辨研究,以及加强安全研究者(特别是安全科学理论研究者)的思辨能力训练!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953670-1115425.html

上一篇:中国工业领域的重特大事故防控:现状、最新努力与未来展望
下一篇:查尔斯·佩罗(Charles Perrow)的安全观点

1 杨文旺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1-21 19:5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