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科学家的个人知识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hongfei 民间科学家@中国 scientist@world

博文

科学家与邪教教主

已有 43042 次阅读 2015-11-3 16:44 |个人分类:奇闻逸事|系统分类:人文社科|关键词:钱学森,Parsons,火箭,自杀小组,邪教,教祖,黑魔法,撒旦| 钱学森, 火箭, 邪教, Parsons, 自杀小组

* 本文与微信公号  民间科学家(hfwang43)同步推送

科学家与邪教教主

11.02.2015

钱学森与特异功能

两年前就准备写这个题目,讲讲钱学森先生和他当年在加州理工学院研究火箭时候的同事Jack Parsons的故事。结果前几天在微信上看已经有位爱克斯博士在不久前捷足先登了。

爱克斯博士(X博士)《钱学森与黑魔法的秘密》微信文章写得不错,尤其是开头那句话意味深长。

“四十多年后的某个深夜,身处东方的钱学森在仰望星空时,依然会想起黑魔法师兼天才化学家的帕森斯在加州沙漠中咏颂咒语祈祷的场景。”

X博士在文章中接着说:

“对于钱学森坚信人体特异功能这件事,大众和学界或嘲讽、或费解,人们很难想象钱学森这样一位大科学家怎么会坚信他们眼中虚无缥缈的事情。但经过X博士对历史的研究,发现钱学森并不是在晚年一时兴起产生了神秘主义倾向,这与他早年在美国的经历有着很大的关系—钱学森曾和一位黑魔法师共事多年!这位黑魔法师便是杰克•帕森斯(Jack Parsons,又名John Whiteside Parsons)”

爱克斯博士《钱学森与黑魔法的秘密》文章链接:http://weibo.com/5573708715/CF3cqj0ui?type=comment#_rnd1446527376387

所以,这篇《钱学森与黑魔法的秘密》文章的主角其实并不是钱学森,而是他在美国加州理工学院参与早期火箭研究的所谓自杀小组(Suicide Squad)时的同事Jack Parsons (1914-1952)。

我一直对于钱先生支持气功这件事情感到不解,几年前了解到他在加州理工学院的同事Jack Parsons身兼火箭先驱与邪教教主双重身份的资料后,觉得这也许是了解这个谜团的一个线索。

火箭先驱John Parsons

Jack Parsons的传记Sex and Rockets: The Occult World of Jack Parsons (《性与火箭:Jack Parsons的邪教世界》)中说,Parsons的火箭科学家朋友称他的本名John Parsons,而他的艺术家和邪教朋友们则称他Jack Parsons,而他自己喜欢被人叫做Jack Parsons。所以John和Jack是Parsons这枚硬币的两面。

Amazon上Sex and Rockets:The Occult World of Jack Parsons一书信息链接:http://www.amazon.com/Sex-Rockets-Occult-World-Parsons/dp/0922915970

Sex and Rockets:The Occult World of Jack Parsons封面(www.Amazon.com)

Jack Parsons是火箭研究发展历史上非常重要的人物,维基百科上关于他的介绍很长,其中说:

John Whiteside Parsons (born Marvel Whiteside Parsons; October 2, 1914-June 17, 1952), better known as Jack Parsons, was an American rocket engineer and rocket propulsion researcher, chemist, inventor, businessman, expert witness, writer, socialite, and Thelemite occultist. Parsons was associated with the California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Caltech), and was one of the principal founders of both the Jet Propulsion Laboratory (JPL) and the Aerojet Engineering Corporation. He invented the first castable, composite solid rocket propellant, and pioneered the advancement of both liquid-fuel and solid-fuel rockets. He was also an early proponent of using rockets for scientific research and exploration beyond Earth. (试译:John Whiteside Parsons(出生名:Marvel Whiteside Parsons(1914年10月2日- 1952年6月17日),被人熟知的名字叫做JackParsons(杰克·帕森斯),是美国火箭工程和火箭推进研究者,化学家,发明家,商人,专家证人,作家,社会名流和Thelemite 邪教教主。帕森斯的工作与加州理工学院(加州理工学院)有关,是加州理工学院美国航空航天局喷气推进实验室(JPL)和航空喷气工程公司(Aerojet Engineering Corporation)的主要创始人。他首次发明第能铸模的复合固体火箭推进剂 ,并且液体燃料和固体燃料火箭的先驱。他还是用火箭进行科学研究和地外太空探索的早期推进者。)

Wikipedia上关于Jack Parsons的介绍链接:https://en.wikipedia.org/wiki/Jack_Parsons_(rocket_engineer)

冯 卡门曾经说他自己,Frank Malina和Jack Parsons是加州理工学院早期火箭研究和JPL创建过程中最重要的三个人物。第四个最重要人物是谁呢?这第四人自然是钱学森。1943年他参与起草的创建JPL的建议书上签名的就是冯 卡门, Frank Malina和钱学森三人。

Jack Parsons如此重要的人物为什么没有在上面签字呢?估计最重要的原因是他的身份是民间科学家,因为他并不是加州理工学院正式的成员,所以名不正言不顺。尽管如此,Parsons的火箭先驱和JPL创始人的地位从来都被官方所承认。因为他对火箭研究和技术的贡献,1972年国际天文学会(International Astronomical Union)还将名月球背面一个直径40公里的环形山命名为Parsons。

月球背面的Parsons环形山(图片来自网络)

邪教教主Jack Parsons

在成为邪教教主之前,Parsons还短暂地接触过共产主义。钱学森1936年从麻省理工学院转学到加州理工学院之后不久就加入了Jack Parsons 所在的火箭自杀小组。在1938年前后,钱学森和Parsons还一起参加过当地共产主义讨论小组的活动。可见他们之间并不是一般的工作关系。

在1939年左右,Parsons开始接触到当地的塞尔玛教会(Church of Thelema)并且着了迷。塞尔玛教会是乃是西方神秘学界最为著名的人物克劳利(Aleister Crowley 1875-1947)创立的信奉黑魔法(Black Magic)的邪教(Occult)组织。Aleister Crowley又称为野兽之王(The Beast),号称是恶魔撒旦的化身,信奉的完全是魔鬼教。

Wikipedia上Aleister Crowley介绍链接:https://en.wikipedia.org/wiki/Aleister_Crowley

爱克斯博士《钱学森与黑魔法的秘密》文章中说:

“在认真研读过克劳利的《法之书》后,帕森斯如同灌顶一般打开了全新的思维世界,完全膜拜于克劳利的智慧和知识,尊称其为“无尚敬爱的父亲”,帕森斯坚信《法之书》中阐释的“意念力量”(will)是人类文明未来发展的趋势。克劳利成为了帕森斯的精神导师,帕森斯怀着无比的热忱研读了克劳利其他的黑魔法理论著作。帕森斯认为克劳利的魔法和量子物理的理论是共同的共通的,完全可以用于科学研究。比如在火箭发射试验时,帕森斯经常诵读着克劳利的祈福咒语“潘神圣歌”( Hymn to Pan),火箭研究组的所有人都对帕森斯的咒语习以为常,就连冯•卡门都对此事不置可否。 ”

Parsons和邪教的兴趣并不只是像对共产主义那样浅尝即止,而是深信不疑和积极实践,不久之后就成为了当地东方圣殿教(Ordo Temple Orientis, O.T.O.)舵主。在二战结束之后,Parsons逐渐退出航天技术的研究,全身心的投入黑魔法的实践,包括召唤出远古女神babalon的性魔法的试验。这些黑魔法具体内容极为怪诞,超出常人之想象。更多的描述在这里就不多谈,好奇可以参看爱克斯博士(X博士)《腥红女士事件:最为神秘的魔法仪式》中文微信文章,或者前面提到的英文的《性与火箭:Jack Parsons的邪教世界》一书。

爱克斯博士(X博士)《腥红女士事件:最为神秘的魔法仪式》微信文章链接:http://www.haokoo.com/else/2417262.html

Parsons作为邪教教主,还带出来一个更为有名的徒弟,那就是后来开创科学神教(Scientology)的教主L. Ron Hubbard(1911-1986)。据说在自己成为教主之前,Hubbard不仅坑了Parsons一笔钱,还拐走了他的一个女朋友。科学神教在美国是合法的邪教(occult),但据说在德国是被禁止的。其著名的教友包括巨星Tom Cruise和John Travolta等。

Wikipedia关于L. Ron Hubbard的介绍链接:https://ehttps://en.wikipedia.org/wiki/L._Ron_Hubbard

物理类聚 人以群分

钱学森先生的一些爱好和行为,对于不了解其渊源的人来讲大概会难于理解。比如说他还提倡过动艺(Kenitic Art)。我在2009年的博文中讨论过钱学森为什么关心所谓动艺的原因。

《钱学森为什么关心Kinetic Art?》博文链接: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76-269928.html

钱先生当年所在的火箭“自杀小组”的另一重要成员叫做Frank Malina (1912-1981),他也是冯 卡门的得意门生,火箭先驱。Frank Malina的人生也很传奇,他在加州理工学院的时候也相信共产主义,他在二战结束之后并不认同将火箭研究服务于军事,于是在1947年脱离了火箭研究工作前往法国成为Julian Huxley领导下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主要成员,并在1951年成为 UNESCO的科学研究部的主任。在法国期间,Malina于1952年在美国国内麦卡锡主义盛行的时候被缺席起诉,罪名是没有如实在加州理工学院参与军事保密工作的问卷上填写自己的共产党员身份,被判如果回国将被立即逮捕,他于是就成了国际逃犯,也不能代表美国在联合国工作。Malina于是就滞留法国,1981年客死他乡。Malina在法国的一大爱好是研究Kinetic Arts,并且成为该方面的专家,出版专著一本。

Wikipedia关于Frank Malina的介绍链接:https://en.wikipedia.org/wiki/Frank_Malina

现在科技导报的主编和科学网的博主苏青在他的《追记16年前起草给钱学森院士的复函》博文中谈到钱学森关心Kinetic Art的故事,却并没有交代钱学森为什么会关心上Kinetic Art的原因。因为知道Malina的这层关系,我当时就写了《钱学森为什么关心Kinetic Art?》的博文讨论此事。

如此说来,钱学森在到加州理工学院后不久,就去参加所谓共产主义学习小组的活动,也有可能就是被他的这些同事和朋友“带坏”了。

钱学森与神秘主义

那么,钱学森后来关心人体特异功能这件事情和Jack Parsons相信黑魔法的事情究竟会有多大关系呢?

对此问题,我没有直接的证据,只凭钱学森曾经与Jack Parsons有过直接的和曾经还算密切的关系,也不敢妄下结论。不过,反过来讲,如果说一点关系也没有,恐怕也难以成立。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当初在加州理工学院的火箭“自杀小组”的这些先驱,都不缺乏和平主义和神秘主义的倾向。他们一开始研究火箭的目的,更多的是出于好奇心和挑战人类科学知识和工程前沿的激情,远不是为了国家主义的战争和军事目的。对此,他们这拨人稀奇古怪的出身和身份、个人爱好和政治倾向都可以说明。用我喜欢的说法,就是这些火箭先驱们一开始都是一些从事业余探索的民间科学家。

Jack Parsons尤为如此。他根本没有念完大学,只是因为家住加州理工学院旁边,经常去参加加州理工学院的科学讲座,从中了解到了在欧洲进行的火箭研究,于是乎就参与了进去,因为无知无畏,异想天开,居然作出了重要的贡献和一番事业。他这样的人估计在做炸药和火箭推进剂研究的时候的兴趣和他后来从事的黑魔法的兴趣都是一样充满了对神密和未知世界的追求。

了解到这些之后,我们再来看火箭自杀小组成员的钱学森,是不是会有不同的角度,不再会简单地把他看成一个完全理性和充满严谨态度的缺乏个性的人们眼中所谓的科学家呢?

人们常常会提到所谓科学家的好奇心。难道所谓好奇心不正是一种对神秘主义的追求和体验么?或许,越是好的和有创见的科学家,他们个人内心中对这种神秘主义的追求和体验也许会更为强烈。当然,这并不是说科学家常常是神神道道的。绝大多数科学家在绝大对数时候并不是神神道道的,但这并不排除他们在人生的某些阶段会自觉不自觉地有一些异于常理的好奇心和神秘主义的倾向,有时候甚至是灵魂出窍,尤其是在进入从心所欲的年岁的时候。这样的状况,不仅是科学家,平常人也照样会时不常地恍惚其中。

所以,爱克斯博士(X博士)《钱学森与黑魔法的秘密》开头的那句话,还真是有点意味深长,不妨重温一下:

“四十多年后的某个深夜,身处东方的钱学森在仰望星空时,依然会想起黑魔法师兼天才化学家的帕森斯在加州沙漠中咏颂咒语祈祷的场景。”

这是否只是X博士个人的臆想,还真说不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本文与微信公号  民间科学家(hfwang43)同步推送
** 加微信,请搜 民间科学家 hfwang43 添加,或扫下面二维码。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76-933095.html

上一篇:诺贝尔奖得主的荣光与凄凉
下一篇:好的科学研究与对影响因子没贡献的诺贝尔奖论文

34 郭向云 陈楷翰 李轻舟 陈南晖 武夷山 褚昭明 李毅伟 蔡宁 王春艳 蒋德明 李颖业 史晓雷 曹则贤 王桂颖 姬扬 王水 李世红 黄永义 薛宇 孟庆仁 李亚平 王永安 王涛 张越 李宇斌 王大岗 XY hkcpvli yangb919 wangqinling nm biofans shenlu ddsers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2-10 09:4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