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科学家的个人知识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hongfei 民间科学家@中国 scientist@world

博文

原创是被逼无奈

已有 35993 次阅读 2015-10-17 16:58 |个人分类:自言自语|系统分类:海外观察|关键词:原创,无奈,不二,海神号,Triton,USS-586,产权,大牛| 原创, 无奈, 不二, 海神号, Triton

* 本文与微信公号  民间科学家(hfwang43)同步推送

原创是被逼无奈

10.17.2015

  • 在一个产权不能明确和私有财产不能够得到充分保护的社会,所谓重视和鼓励原创缺乏真正的意义。

  • 美国人做研究的时候相对更追求原创,那是因为他们被逼无奈,不原创无法生存得更好,别人还会因为你侵权而找你的麻烦。

  • 有的人坏,是因为被允许坏。有的人不原创,是因为被允许不原创。

Nulli Secundus (Second to None)

海神号核潜艇(USS Triton SSRN/SSN-586)是美国海军建造的第二艘核潜艇。它艇身长136.4米,是当时世界上最长的潜艇,下潜重量为7773吨。当年不包括核反应堆和核原料的和其它相关费用的造价高达1.09亿美元。它于1959年8月19日下水,1969年5月3日退役。它在1960年2月16日至5月10日之间完成了沿着当年麦哲伦环球航行的航线水下环球航行的壮举。整个环球航行期间,海神号都没有浮出水面。海神号此次水下航行期间有位水手肾结石发作必须送到陆上医院住院,海神号为了保证水下航行不间断,交接该水手的程序是艇身在水面5英尺下的状况下进行的。如果你能够上Youtube的话,你可以看到1961年ABC(美国广播公司)关于此次环球航行的纪录片。(链接:https://www.youtube.com/watch?v=L-KZ7-KlxlM)。

我之所以知道这些,是因为建于2010年的海神号纪念公园(USS Triton Submarine Memorial Park)距我的办公室大概300米远,所以有朋自远方来的时候,会带他们去看看。

海神号的座右铭或艇训(Motto)是Nulli Secundus (Second to None),意思是“首屈一指”,“天下无双”,或者“不二”。这个你懂的。

原创性的英文是originality。如果到百度上查一下原创性(originality),其解释是“独创性,创造性; 匠心; 独到之处; 新颖”。因此其关键特征在于“独”和“新”。

所谓原创,大概也就是second to none的意思,应该不太会有争议。


鱼眼看海神 2015.09.05摄于华盛顿州Richland 海神号潜艇USS Triton

(SSRN/SSN-586)潜艇纪念公园 USS Triton Submarine Memorial Park

第二怎么会是第一?

美国的第一首核潜艇是1952年开始建造,于1954年1月21日下水的鹦鹉螺号(USS Nautilus SSN-571)。它艇身长98米,下潜重量为4092吨。因此海神号比鹦鹉螺号不是长一点点或者重一点点。不过海神号仍然是美国海军的第二艘核潜艇,不是第一艘。而前苏联的第一艘核潜艇(K-3,Leninskiy Komsomol,列宁共产主义青年团号)下水并且开始核动力航行的时间1958年6月4号,也在其之前。

当然,海神号尽管不是第一艘核潜艇,其各方面的性能应该是比第一艘核潜艇好很多,不然怎么能完成首次水下环球航行的壮举?这跟我国当年的高温超导温度似乎也曾经到过世界第一有得一比。

不过,二都二了,还非说是不二。这个Second to none的口号应该算是名不符实的自我吹嘘,大概也跟中国科学界的绝大多数成果有得一比。

因为二,所以第一

在我们这儿,原则上讲,第一不是第一,在某方面最好的第二,或者第三第四,甚至不三不四,就是第一。尽管在国际上二,在国内还是可以做第一。以前有一个评价学术成果的常用词,叫做“国内首创”,就是这个意思。君不见当年不少国外回来的学者,都在做国内首创的工作。

要做世界上Second to none的原创工作很难。难在什么地方?难在你的同行常常会说这怎么可能。所以原创性的研究结果在同行评议过程中常常受到同行的更多怀疑,研究论文难以顺利发表。这还算好的,还有时候你的原创论文会被各种理由或者阴差阳错被拒绝发表,而其他人可能很快就接着用相同或者类似的想法捷足先登了。如果你不能找到确切证据证明捷足先登的就是你的审稿人的话,你就只能再去想点别的东西做了。所以你能够得到的行家指点不过是:Keep doing your good works,you will get recongnized sometime in the future. 我自己就接受过这样的指点。还好,能够有原创想法的人,应该不会只有一个原创想法。只要有一个能够成功发表并被人接受,再加上一些系统的发展,你的学术声誉和名声也就建立起来了。因此前面行家指点尽管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却也管用。估计这也是他们跌跌撞撞混过来的经验之谈。

这样你也就会知道为什么做“国内首创”是最容易的。因为你不是国际原创,所以你的论文到国际上去往往不会遇到上面的遭遇。大家又不跟国际同行争第一,只是要跟国内同行争经费,国外同行干吗跟你这样论文过不去?只要你的论文在国际上发表了,你就“国内首创”了。这样的做法是既安全,又有效。国内首创这个玩意这样好混,谁吃饱了撑的非要去做什么国际上原创的东西?

这就是所谓因为在国际上二,所以在国内第一。不懂得这个辩证法,在国内科学界是不太好混的。

稍微了解国内学术界评价实务的人,当知在下所言不虚。

原创性是个利益和产权问题

你只要站住了国内首创的位置,国内相关领域的研究经费就少不了你了。国际上那些比你原创的人,又不会到中国来跟你在一个盘子里面竞争经费,说不定还可以跟你联手开展国际合作。这可是实实在在的双赢哦!

你用同样的工作肯定在国外申请不到经费,因为那个比你更原创的人,才有在同行评议过程中被同行认可的优先权。当然,如果哪一天你在国内真做了全世界最为创新的工作,搞得不好也有某个国外的同行会用国际上二,但在他们本国首创的东西去向他们国家的基金和资助机构申请经费,还会理直气壮地说;咱们国家总不能一点不做相关的工作吧?

当然,这种状况国外和国内相比相对要少一些。

如果向国内一样,同一个工作,大家都可以从中得到好处。那么,团结就是力量,大家就可以结起伙来争取经费,共同署名发表论文,皆大欢喜。这种状况在国外少很多,那是因为不太可能太多人从同一系列的工作中都获得那么多的经费和职称上的好处。年轻人跟着大牛发几篇好的文章,在国外得到的好处不过是有机会到另一个地方找到一个独立工作的机会。如果不乘机独立,以后就更难有独立的机会。如果独立之后几年内不能作出比较有原创性的工作,照样不能获得同行的认可,终身职位拿不到,被打回原形,还是独立不了。

在国内不同的是,年轻人做了PI,还可以跟着大牛一起发表国内领先的工作。这种情况下,想不国内领先也不太可能。等于是说,同一个系列的工作,居然很多人都有产权,没有竞争,也不允许竞争,只允许跟大牛合作,大牛团队的雪球自然越滚越大。

要解决这个问题,恐怕只能向国外学习,不能允许大牛手下在同一个单位提升成为终身职的正教授或者独立PI。

但这可能吗?

原创是被逼无奈

所以,大家在讨论国内研究缺乏原创性的时候,需要弄清楚原创究竟是啥。我个人觉得在一个产权不能明确和私有财产不能够得到充分保护的社会,所谓重视和鼓励原创缺乏真正的意义。

当很多人都可以用非原创获得更多利益的时候,还会有多少人真正会去开展原创性的工作呢?

美国人做研究的时候相对更追求原创,那是因为他们被逼无奈,不原创无法生存得更好,别人还会因为你侵权而找你的麻烦。

国内国外的人本质上是一样的。有的人坏,是因为被允许坏。有的人不原创,是因为被允许不原创。

今天的新闻不是说苹果因为未经许可用了威斯康辛大学的专利,法庭可能判他们赔人家好几亿美元么?

什么时候咱们这儿也这样,原创真的就不会是什么问题了。

* 本文与微信公号  民间科学家(hfwang43)同步推送

** 加微信,请搜 民间科学家 hfwang43 添加,或扫下面二维码。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76-928825.html

上一篇:中土诺贝尔之《山芋粥》与《罗生门》
下一篇:诺贝尔奖得主的荣光与凄凉

84 蔡小宁 郭向云 罗德海 梁红斌 代恒伟 张云 王春艳 麻庭光 戴德昌 黄仁勇 李永丹 周可真 张鹏举 李传亮 王涛 徐晓 梁洪泽 朱豫才 刘向军 朱志敏 张亮生 李毅伟 霍艾伦 王善勇 孙学军 黄永义 郭胜锋 梁进 徐世文 喻海良 李竞 曹则贤 王安良 王伟 周士贵 徐庆征 褚昭明 高建国 汪晓军 陆同兴 张家峰 水迎波 田云川 秧茂盛 王峰 陈楷翰 葛琳 姬扬 陆志峰 刘全慧 张骥 季丹 曹俊兴 翟自洋 司黎明 李颖业 高信芬 雷蕴奇 陈冬生 杨正瓴 马志超 周春雷 崔树勋 crossludo xchen biofans dsgwz XY aliala cly85 shenlu wqhwqh333 yangb919 zjzhaokeqin mbnl ttee1 mpywang zjxiao kexuegzz landscapety hbxxzhx htli ybybyb3929 sgcst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5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2-11 18:3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