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科学家的个人知识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hongfei 民间科学家@中国 scientist@world

博文

北京普通房屋价格为何奇贵? 精选

已有 15912 次阅读 2012-12-23 17:18 |个人分类:大众评论|系统分类:海外观察| 北京, color, 房屋

北京普通房屋价格为何奇贵?

2012.12.23

前段时间在北京中关村附近傍晚散步,路过房屋中介时顺便问了几句附近买房和租房的价格,算是明白了为什么北京的普通房屋价格为什么会如此贵。

海淀中关村东南小区附近的学区房,每平方米大约7.5万人民币,中关村新科祥园红楼的商住房,每平方米要8万多。不过,红楼的房子只有三楼以下的商住房可以买卖,三层以上的属于经适房,同样的房子,但是按照规定却只能租,不能卖,110平方米公寓房租金大概每月1到1.5万人民币。

这些实际的市场数据很有意思。有点常识的人不难从中分析出北京房价为什么奇贵的缘由。

8.5万每平米的房价,110平方要935万人民币,三十年付清的话需要平均每月付2.6万,如果首付30%,按5%左右的年利率按揭,每月连本带利需要月供3.5万。也就是说,按揭买房月供和租房的月租比例是3.5到2.3倍。买房和租房相比是根本划不来的。

一般来讲,如果租金在15年之内能收回房价,买房相对于租房来讲才起码有利可图。这样的话,月租1-1.5万的110平米公寓房,售价应该在180万到270万之间才比较合理,也就是说大概在1.6-2.4万每平米.那8.5万每平米的售价是这个数目的5.3到3.5倍。

这样大的差价,其内在的原因究竟是什么?

这个问题经济学上早有解释,房价高是因为市场房屋供应量不足。而北京的房价这么贵,是因为认为扭曲市场造成的市场房屋供应量不足。

为什么市场房屋供应量会不足?

红楼的九栋楼,有的是18层,有的是22层,只有三层可以买卖,也就是说供应量只有六分之一或者七分之一。如果所有这些房都可以上市买卖,那么房价应该会和租金接轨,也就是说房价会只有现在的三分之一或者更低。

当然,实际的情况比这简单的算术要复杂一些。那些公寓的租金因为不能买卖,其租金实际上比市场合理的租金要低;而那些公寓的售价,也因为大量房屋不能上市买卖,其售价实际上比市场合理价格要高很多。

另外,租房子女不能就近上学的坏政策,也人为地压低了租金的价格,抬高了买房的价格。

不管怎么说,北京,以及全国其它大城市房价居高不下的最直接的原因,正是因为大量不能买卖的经济适用房的存在。

为什么很多经济适用房不能上市买卖呢?其中的道理俺不清楚。但想来其原因大概是因为经济适用房多半是通过国家和单位补贴的具有福利性质的房屋,如果允许随便买卖会被人认为等于是直接把钱发给了这些分到了房的“既得利益者”,所以在上市买卖上有很多限制。反正不允许买卖,这“既得利益”自然是完全得不到体现的。

所以那些分到经济适用房的人,白背了个“既得利益者”的名义,却没有得到多少实际的“既得利益”。而那些没有分到房的人,却要用比合理的市场价格高出若干倍的价钱去买房。

很多人动不动就支持政府干预市场,要限制人们这样那样的“既得利益”。事实上最后因为市场被扭曲,社会资源的使用效率不能通过市场来优化,最后结果自然是所有人的利益都受到很大的损失。

大的道理俺不多说,反正稍微有点常识的人都会明白北京的房价本来是不会这么贵的,如果市场能够比较充分地发挥作用的话。

可惜的是,中国政府和那些自称关心人民疾苦和社会公平的公知们尽管都不是成心要做坏人,他们却因为缺乏常识而制定和鼓吹一系列荒唐的限制市场的政策,从而无时无刻在损害着社会里面每个一人的切身利益。

既得利益者得不到利益,非既得利益者更得不到利益。因此有人总结说中国事实上是一个谁都得不到利益的“互害”社会,看来真的是很恰当。

有这样限制市场的政府和这样一批仇恨市场和“既得利益”的公知,我们根本就不需要再有坏人来搞破坏,生活自然就会异常悲催。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76-645624.html

上一篇:学术评价:都是绩效惹的祸
下一篇:Tenure制度是普通研究人员的敌人吗?

25 王汀 徐坚 喻海良 陈学雷 宁利中 陈龙珠 张玉秀 曹聪 李毅伟 唐凌峰 杨洪强 段庆伟 张鹏举 刘淼 钱磊 吉宗祥 蔡志全 何宏 王修慧 金拓 JBWang88 luxiaobing12 gzyang DANIELGOLF zhaoxu11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59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0-19 15:5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