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科学家的个人知识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hongfei 民间科学家@中国 scientist@world

博文

大学需要合格的教授

已有 9475 次阅读 2009-4-19 19:09 |个人分类:大学之道|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大学需要合格的教授

2009.04.19

过去十多年来,中国的研究院所和高等院校已经实行了多种人才引进和研究资助计划,其中有成功的经验,也有失败的教训。

其实不管实行什么样的计划,中国的高等院校需要的是有足够数量的合格的教授,研究院所需要的是有足够数量的合格的研究人员。

我记得十一二年前回北京工作之前,在人民日报海外版上读到一篇报道时任中国科学院副院长的白春礼对当时已经归国的青年学者的谈话。白院长语重心长地说(大意),以前在科学院和大学提拔职称非常难,一个研究所正副研究员加起来有十来个就算是研究实力雄厚的大研究所了,所以他自己在1980年代中后期刚回国的时候,觉得自己在60岁快退休的时候能够在化学所做到副研究员就已经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了。他接着鼓励大家说,现在科学院引进引进回国的青年学者,直接就成为了研究员,就能够挑大梁领头做研究,是党和人民对大家的信任和鼓励,所以大家应该努力工作,不要辜负党和人民的期望,以及来之不易的工作条件,等等。

我1999年回国的时候,先是做了一段时间的副研究员。在当年参加答辩和评审正式入选科学院“百人计划”的计划之后,才成为所谓的正研究员和博士生导师。可是在我自己心目中,一直是把自己当作国外大学中的助理教授来对待的。因为在美国大学里面,以我当时的资历开展独立研究,只能从助理教授开始做起,而且需要在五到七年的时间里证明自己在某个研究领域中领导和开展独立的前沿研究的能力,否则就不可能得到所谓的终身教职(tenure),并且十有八九会失去在学术界从事独立研究的资格。我是这样认识的,也是一直坚持这样做的。在研究工作进行到第五年的时候,我已经作出了可以让自己拿到终身教职的工作,而在随后的几年里面,我们的研究的进一步发展和所产生的影响也足以让我真正有资格成为合格的正教授。(有人也许会对这一点持异议,不过我建议他不要。)

大家都明白,当时科学院把我们这样的人直接“拔苗助长”成为正研究员和博士生导师,其实是因为在既有人事体制中进行操作的实际困难。按照国内当时的人事体制,只有正研究员(或正教授)才有资格成为所谓“博士生导师”,而不是像美国一样,助理教授就可以做博士生导师。另外,当时国内的人事体制也不太允许助理教授能够拿到按国际标准实际上还是很低,但按国内标准却相对较高的津贴。科学院的“百人计划”开了这个先河以后,各高校和地方政府也在2000年前后陆续跟进,推出了各种各样的人才引进计划,通过这些计划,直接把一大批本来的助理教授“拔苗助长”成为了正教授。

这样做的结果,短期来讲确有其成功的一面,但也带来了今天普遍存在的严重问题,而这个问题恐怕会一直跟随中国学术界几十年的时间。这个问题是:我们的绝大多数比较年轻的正教授的能力和水平,实际上比美国大学的助理教授的能力和水平还要低不少。众多的人都直接成为了正教授,并且原则上没有被淘汰的可能。这样的一大批人很快就在国内开始参与各种国外助理教授尚无资格参与的学术评价和管理,以及学术规则的制定。这直接使得国内学术界需要通过高质量的同行评议在实践中确立和维护的学术规则和学术评价标准,被掌握在一群尚待建立自己真正的学术地位的亚助理教授的群体手中。在这样的学术生态下,通过对基金和项目的同行评审,以及参与学术评价与学术升迁的同行评价,整个学术界就一步一步演化成了目前的状况。这样的状况不能说是一无是处,可是却远不能跟上中国社会进步对教育和学术界在培养高质量人才和发现新知识方面的要求。

其实我自己在这个过程中也被推到前沿,曾经参与不少超出了自己的能力和资历的事情。从好处讲这是一种经历和锻炼,但实际上我时刻感到如果自己要是没有点自知之明,在这个过程中很容易就会像不多少人那样变得非常的浮躁和不知天高地厚。说来说去,谁叫1990年代中国出现了严重的人才断层呢?这些都是托他老人家发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停课闹革命造成十年人才断档的福,否则哪里会有这样的一大批人被如此地“拔苗助长”,以至于在文化大革命结束三十多年之后还继续地败坏学术界和祸患国家与社会的未来。

我个人觉得,中国高校和科研院所的严重问题,正是因为大量低于国外助理教授级别,尚不能给予长久独立领导学术研究资格的正教授和研究员的存在,搞乱了学术的正常秩序和合理生态。我在《“千人计划”与普通学者 》博文中说:“‘千人计划’不过是要引进国外的比较好一点的普通的学者或人才”。引进这些人才需要达成的目标,应该是要重建学术的正常秩序和合理的生态。

《“千人计划”与普通学者 》博文链接:http://www.sciencenet.cn/m/user_content.aspx?id=224896

可是,要解决这个复杂的学术秩序和生态问题,绝非易事。这不仅需要对于事情来龙去脉的充分了解,也需要足够的智慧来协调各种不同的相互冲突的关系。不过,在高校和科研机构自身缺乏内在动力解决这样的问题的前提下,这都是不可能的任务。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76-226999.html

上一篇:不要像野鸭子一样急
下一篇:60后70后80后90后
收藏 分享 举报

27 周可真 李侠 武夷山 赵星 徐磊 郭胜锋 陈龙珠 鲍博 刘进平 刘世民 曹聪 吴飞鹏 杨秀海 邹斌 冯新港 李宁 陈苏华 牛丕业 徐庆征 孙健钧 郭磊 贺天伟 侯振宇 hypersurface countryroad junsonlee zhangxf172

发表评论 评论 (1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9-24 02:0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