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师范大学音乐学院吴跃华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yuehua2004 音乐杂文与评论

博文

关于网友对《音乐探索》刊发我文章留言的回答

已有 198 次阅读 2021-8-12 11:49 |个人分类:论文交流|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四川音乐学院学报发表我的文章《1949 年以来我国音乐教研员制度的形成与发展——从我国第一位音乐教研员的判定谈起 》(https://mp.weixin.qq.com/s/TTb9ZB1GikOGB2WBY5YEdA)(网页链接),欢迎批评指正,也欢迎批评。

网友留言如下:

3.png

回“幸福中的乐宝”:首先感谢您关注我的文章!对于您的意见我的回答如下:本文采用克罗齐的史学观写作。克罗齐认为:“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以往学者都把这历学观认定为主观主义。这评价在我看来是不够准确的。克罗齐这哲学实际上主要是对“活历史”和“死历史”作出区分。克罗齐认为,以往人们太习惯于写编年史,即按照年代顺序叙述历史。他认为这样写出来的历史是“死历史”,没有跟现实联系起来。他主张写“活历史”,即以写作者当下关心的问题为逻辑起点去梳理历史,这样才能激活历史并为当下所用。本文就是尝试采用这历史观写作而成的,因此全文首先提出问题,然后进行辨伪,在辨伪基础上呈现音乐教研员制度的历史脉络。如果按照您所说,那就是编年史。以音乐教研员这一人物为线索,以各省的实际情况去书写,那当然是可以的,您不妨去做做看如何写?如果有材料去写,那些知名人物(见本文参考文献【3】中的专家)也不至于就会轻易认定“郁文武是我国第一位音乐教研员”之说了,也不会出现网上都这么误读。正如本文开头分析所得,事实上整个学术界对此发展情况都不清楚。实际上,笔者在写作此文前,还经过大面积调研,本文结尾感谢语中提到的只是几位专家。实际上我调研了很多音乐教研员,可惜,连一些省级教研员连对本省之前的音乐教研情况都不清楚(比如江苏省),就别谈省外情况了。也正因为目前的实际情况,本文才采取以问题为导入的方法去写史。本文是问题史书写法,而不是编年史、叙事史。本文至少可以证明,称“郁文武是我国第一位音乐教研员”是不合适的,我们不能因此遮蔽音乐教研员这个更大的群体,更不能因此遮蔽我国早就对这一制度的探索,八十年代末开始规范化不是偶然的。但也必须承认,本文只能是抛砖引玉,期待有更为丰满的研究成果出现。但研究的创新,只能是基于前人向前迈一步,不可能把这都做完了。本文超越前人研究应该是能做到了。谢谢您留言!欢迎大家质疑!吴跃华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737936-1299419.html

上一篇:本书《中国钢琴即兴伴奏文化史考释评》第一章介绍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0-25 21:5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