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师范大学音乐学院吴跃华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yuehua2004 音乐杂文与评论

博文

“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的爱乐人生

已有 878 次阅读 2019-5-27 12:13 |个人分类:音乐与科学|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音乐;教育;科学

       “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的爱乐人生

      (注本文已刊发《琴童》杂志2019年第2期)吴跃华

 

    诺贝尔奖获得者李政道说:“科学与艺术是一枚硬币的两面,我中有你、你中有我,是不可分割的。”确实,许多科学家的成长经历都能印证这一点,被誉为“杂交水稻之父”的袁隆平的人生即是其中一例。

    一、袁隆平的爱乐人生

    1930年出生于北京的袁隆平,没能享受上太平盛世时期北京这座皇城所拥有的“艺术氛围”,三岁时便被母亲带着逃往江西乡下避难。也正因为这“不幸”却让他这个城市出生的孩子第一次接触到乡下泥土的芬芳,这既培养了他对水稻的执着情节,也培育了他开放豁达的性格。直到晚年,他还称:“我这个人爱好自由,特长散漫”。小时候的袁隆平虽有祖父的严加管束并教以如何识字,但他始终坐不住,没有围墙的“教室”或许更加助长了他那调皮、淘气的性格,并因此而被同伴称为调皮的“小马驹”。这顽皮的性格里多少也潜藏着某种艺术的“种子”并等待着择日暂放。

   大约8岁时,袁隆平父母把他带到离陶渊明笔下那“桃花源”不远的桃源县就读小学,千里绿荫万里芳草的大田野时刻吸引着小袁隆平放学之余的心情,他和小伙伴们经常去挖竹笋、摘胡豆、打麻雀、掏鸟蛋、捕湖鱼。不久,在小学音乐老师指导下,袁隆平竟然利用乡间竹子,自己去钻几个音孔,制作起竹笛子来,而且还有模有样地吹出了最简单的“田园牧歌”。此外,袁隆平还喜欢和同学一起上下学路上歌唱、背诵古诗、做游戏、打珠子、拍画、看小人书、听评书、下河游泳等。尽管他学习成绩很不错,但他更喜欢无拘无束、自由自在的生活。可惜,日本侵略者不断来轰炸的炮声惊醒了他,我们的祖国在危难中,袁隆平说他恨不能变成孙悟空飞上蓝天跟敌机搏斗,因此他还特别喜欢贺绿汀的《游击队之歌》,他说这首歌的旋律明快,把抗日战士的机警、灵活的精神面貌表现的淋漓尽致。

    上大学后,正好处于新中国刚刚诞生时期,百废待新的祖国一遍生机勃勃。大学给了他科学知识的同时,丰富的校园文化生活也给了爱好广泛的袁隆平以广阔的舞台。他就读的大学音乐爱好者社团尤多,当时至少有“北夏音乐社”“蓝天音乐社”“田园合唱团”“熏风二胡社”等。在合唱团时,他唱低声部。因其声音很特别,朋友便给他取了个外号“大Bass”。至于那些苏联流行歌曲《喀秋莎》《红莓花儿开》《莫斯科郊外的晚上》《三套车》等更是曲不离口。此外,他还喜欢跳舞。尤其喜欢跳踢踏舞,因为这更接近他爱体育运动的性格。他不仅喜欢民间音乐,还喜欢现代音乐、西方音乐。一天,袁隆平无意中听到了从香港回来读大学的同学梁元冈拉的小提琴那优美的乐声,深受其吸引。于是,便跟着梁同学学拉小提琴,很快袁隆平便能拉舒伯特的《小夜曲》等。遇到节庆,他还能与梁元冈一同上台表演小提琴合奏,深受同学们的欢迎。从此,小提琴更是陪伴了他终身。

 

      二、袁隆平的音乐人生启迪

 

   今年已经80多高龄的袁隆平,不仅身体健朗,还仍然奋战在科研第一线。人们很容易想到音乐肯定有助于袁隆平的身体健康。音乐确有调剂生活的功能。袁隆平的工作大多在田间地头,据他身边的人员讲,袁隆平白天忙了一天晚上回到家中,他会深情地拉上一首《梦幻曲》、《蓝色的多瑙河》或舒伯特的《小夜曲》自娱自乐。尽管袁隆平一再强调他小提琴拉的很一般,但这确实给他带来无限美好的闲暇时光。亚里士多德曾说过:“闲暇才是一切事物环绕的中心......是哲学、艺术和科学诞生的基本条件之一......知识最先就出现于人们有闲暇的地方”。袁隆平之所以能取得骄人的科研成就,这跟他通过音乐闲暇来调剂生活不能说一点关系没有,他自己是这样说的:“倾听音乐,才能更好地领悟音乐,领悟音乐,才能更好地驾驭生活。”他不仅“独乐乐”,还会与夫人邓哲一个弹、一个拉进行合奏。遇上单位举办的文艺晚会,他还上台与人合奏。他特别喜欢舒伯特的小夜曲,他说:“它能把你带到一个很舒服、很美好的境界”。

    但他钟爱的小提琴也陪伴过他度过那些不美好的岁月并给与他启迪。其实,早在要参加工作时,母亲就告诫他乡下很苦。但袁隆平答到:“我年轻,我还有一把小提琴”。是的,当袁隆平领到第一个月工资时,便迫不及待地拿出大半买了一把小提琴。他说:“用人生的第一笔工资买一把小提琴,是我在大学时的梦想。”但他万万没有想到,那个年代的饥饿让他第一次尝到了饥饿带来的恐惧。他深切地意识到:“民以食为天”的内涵。他说:“当饥饿让他无力拉动一把小提琴时,他明白了,对于人类,吃饱肚子就是天理,没有果腹的口粮,什么都谈不上,什么都干不成,那高于生命的、精神意义上的人间食粮,一切都是奢谈,所谓精神,就像一把饥饿的小提琴,首先必须要用躯体来支撑,那令人神往的《梦幻曲》只有吃饱了肚子才能奏响……”。于是,他发愤图强,刻苦钻研水稻良种的开发,经过千辛万苦他终于获得成功。他后来每拉奏李四光的《行路难》一曲时便感慨道:这首曲子告诉人们,探索科学的道路是艰难的,但不管怎么难,科研工作者也要走下去才会有希望获得成功……他还认为:“音乐对人有很好的熏陶和净化作用,对大脑思维有很好的促进作用”。袁隆平没有细说究竟音乐对大脑思维是怎样促进的。但我们从他的只言片语中仍能觉察出一些秘密。袁隆平说:“我的杂交水稻研究起源于一株偶然发现的特殊的卓然挺立的杂交水稻。这激发了我的灵感,使我看到了杂交水稻具有杂种优势,我由此开始从事杂交水稻的研究。这一搞就是50多年。”袁隆平这里所说的“灵感”,正是科学与艺术思维共有的东西,这或许就是那枚“硬币”的载体。(江苏师范大学音乐学院)


注:因该刊不让加参考文献,所以本文也从略。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737936-1181446.html


下一篇:贝克西:一位弃学钢琴却获诺贝尔奖的物理学家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9-28 14:3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