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海洋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sf6 生态管理缔造美丽海洋

博文

[转载]《Science 125个前沿问题解读》一书即将出版 |《科学通报》

已有 685 次阅读 2019-5-18 08:03 |个人分类:海洋科技|系统分类:科研笔记|文章来源:转载

《Science 125个前沿问题解读》一书即将出版 |《科学通报》

来源: 《科学通报》 中国科学杂志社 2019-05-17


为纪念创刊125周年,Science 杂志编委会于2005年挑选了125个重要的科学前沿问题,其中包含25个最突出的重点问题(highlighted questions)以及其他100个生命科学、物理学、数学等领域的难题。


《科学通报》在2016~2018年期间,陆续推出了“Science 125个科学前沿问题系列解读”,邀请不同领域科学家就这些科学问题展开论述,点评当前最新研究进展、展望未来研究,对这些问题的研究进行盘点。


近期,Science 125个前沿问题解读》一书(上、下册)即将由科学出版社出版,敬请关注!


[如需购书请联系邮箱copyright-csb@scichina.org,或致电010-64034767]




2005年是Science 杂志创刊125周年。在过去的125年中,这份由发明家爱迪生创办、各专业领域科学家共同编辑的杂志始终与科学的发展与进步同步,激励着一代代科研工作者砥砺前行,并成为世界著名的科学刊物之一。为了表达对过去几代编者执著Science 精神的敬意,由各领域专家组成的杂志编委会挑选了125个挑战全球科学界的重要基础问题作为纪念。

问题意识是科学家的基本素质,问题导向也一直是科学家立项选题的根本所在。发现问题、提出问题是科学研究的前奏和第一步。科学的进步一直都是在围绕着发现问题、解决问题,发现新问题、解决新问题的周而复始过程不断完成的。这125个问题涉及的范围从宇宙构成、地球演化、生命兴起直到人类自身。简单归纳统计,我们发现,其中涉及生命科学的问题约占46%,关系宇宙和地球的问题占16%,与物质科学相关的问题占14%以上,认知科学问题占9%。其余占总数15%的问题分别涉及数学与计算机科学、政治与经济、能源、环境和人口等,突显我们对人类自身以及宇宙奥秘的新奇与寻找答案的渴求。

在125个问题中,关于生命科学领域的问题最多。例如:人类意识的生理基础是什么?为什么人类的基因只有大约2.5万个,远少于先前的预期?基因变异和人类健康的联系有多紧密?人类的寿命究竟能有多久?什么在控制器官再生?皮肤细胞如何能变成神经细胞?人类是否是宇宙中唯一的智慧生命?又比如:地球上的生命何时、何地开始兴起?什么决定物种多样性?是什么基因变异使人类和其他灵长动物区分开来?记忆是如何储存和恢复的?人类的合作行为是如何演化来的?能否研制出有效的艾滋病疫苗?我们能否选择性地“关闭”某些免疫反应?凡此种种,触及了人类的本质与“灵魂”!

物理领域的问题,如:宇宙的构成究竟如何?描述世界的物理理论能否统一?还有几个问题涉及当前全人类面临的挑战,如:温室效应会将地球加热到什么程度?什么能源、到什么时候能取代石油?地球能容纳人口的上限是多少?还有问题涉及信息学和医学,如:传统计算机的极限在哪里?这些问题,都是困扰人类已久的对客观世界认知的本质问题,触及了人类认知的极限。

现在人们对这些问题,依然存在许多未知。在今后的时间里,人们将致力于研究解决这些问题。Science 杂志编委会说,其中前25个问题最为醒目,也有望不久得到解决。Science 杂志总编唐纳德 · 肯尼迪曾强调,这些大问题中有些可能永远得不到答案,但它们指明了科学家们前进的方向,而解决这些问题的努力也将丰富人类的知识、推动人类进步。

从2005年到2015年,10年过去了,这些问题有了什么样的进展?

《科学通报》进行了如下的追踪与回应。《科学通报》作为中国科学院和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共同主办的自然科学综合性学术刊物,致力于快速报道自然科学和应用研究的最新研究动态、进展,点评研究动态和学科发展趋势,文章力求在比较宽泛的学术领域产生影响。2015年开始陆续邀请相关领域的百余位专家、学者对这125个问题进行解读。例如,我们邀请中国科学院理论物理研究所的蔡荣根院士解读“黑洞的本质是什么?”;邀请中国石油勘探开发研究院的赵文智院士解读“什么时间用什么能源可以替代石油?”;邀请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吴新智院士解读“人种及其演变”;作为《科学通报》主编的我也对“能否研制出有效的艾滋病疫苗?”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这些解读文章自2016年第1期开始陆续刊出,至2018年,125个问题全部解读完毕,共发表136篇文章。与此同时,《科学通报》微信公众号也陆续推出部分文章的科普版短文,受到较多关注。

为了将精彩的解读内容集中在一起并进行更好的传播,我们将所有发表在《科学通报》的解读文章以《Science 125个前沿问题解读》为题集结成书,在科学出版社出版。专家的解读代表了一方观点、一方理解、一家之言,我们更希望这本书的出版能够激发广大科研工作者与大众更广泛的思考,深入研究,提升人类认知水平,推动人类社会进步。

是为序。

         

[《科学通报》主编]   

2019年4月     


Science 125 个科学前沿问题系列解读 ▼

意识与多感觉信息整合的最新研究进展

刘睿, 王莉, 蒋毅

科学通报 61 (1), 2-11 (2016); 10.1360/N972015-00666 


记忆的动态变化: 记忆的编码、巩固和遗忘

王英英, 朱子建, 吴艳红

科学通报 61 (1), 12-19 (2016); 10.1360/N972015-00653 


世纪科学之问“合作行为是如何进化的”——中国学者的回应

王赟, 魏子晗, 沈丝楚, 吴斌, 蔡晓红, 郭慧芳, 周媛, 李纾

科学通报 61 (1), 20-33 (2016); 10.1360/N972015-00613 


爱因斯坦的未竟之梦: 物理规律的大统一

杨金民, 王飞

科学通报 61 (4-5), 399-403 (2016); 10.1360/N972015-01308 


计算的极限

季铮锋, 夏盟佶

科学通报 61 (4-5), 404-408 (2016); 10.1360/N972015-01363 


从“是否存在有助于预报的地震先兆”说起

马瑾

科学通报 61 (4-5), 409-414 (2016); 10.1360/N972015-01239 


孤独谱系障碍病因研究的现况

郑毅

科学通报 61 (7), 677-681 (2016); 10.1360/N972015-01210 


语言与音乐进化的起源

蒋存梅, 张清芳

科学通报 61 (7), 682-690 (2016); 10.1360/N972015-01144 


温室效应会使地球温度上升多高?——关于平衡气候敏感度

姜大膀, 刘叶一

科学通报 61 (7), 691-694 (2016); 10.1360/N972015-01333 


恐龙巨型化研究进展

徐星, 赵祺

科学通报 61 (7), 695-700 (2016); 10.1360/N972015-01332 


人格有多少是遗传的: 已有的证据与未来的取向

周明洁, 陈杰, 王力, 张建新

科学通报 61 (9), 952-957 (2016); 10.1360/N972015-01178 


系统生物学家最终能得到完全一致的生命之树吗?

鲁丽敏, 陈之端, 路安民

科学通报 61 (9), 958-963 (2016); 10.1360/N972015-01355 


太阳能电池的最终效率探讨

钱志成, 戴晓, 史鹏, 尹万健, 娄艳辉, 邹贵付

科学通报 61 (9), 964-970 (2016); 10.1360/N972015-01328 


质子会衰变吗?

梁午阳, 许甫荣

科学通报 61 (10), 1063-1065 (2016); 10.1360/N972016-00049 


核聚变将最终成为未来的能源吗?

陈永静, 葛智刚, 刘丽乐

科学通报 61 (10), 1066-1068 (2016); 10.1360/N972015-01438 


粒子物理标准模型是否建立在坚固的数学基础上?

陈斌

科学通报 61 (10), 1069-1071 (2016); 10.1360/N972016-00012 


量子非局域、量子纠缠及其可能揭示的新物理

陈哲, 韩永建

科学通报 61 (10), 1072-1074 (2016); 10.1360/N972016-00123 


高温超导体的电子配对机制

李涛

科学通报 61 (11), 1148-1150 (2016); 10.1360/N972016-00147 


宇宙正反物质不对称的起源

黄发朋, 李明哲, 顾佩洪, 张新民

科学通报 61 (11), 1151-1156 (2016); 10.1360/N972016-00003 


类星体的能量之谜

左文文, 吴学兵

科学通报 61 (11), 1157-1163 (2016); 10.1360/N972016-00108 


触发和驱动第四纪冰期的机制是什么?

鹿化煜, 王珧

科学通报 61 (11), 1164-1172 (2016); 10.1360/N972015-01294 


脑内LTCCs在药物成瘾形成过程中的调控机制

金书博, 沈芳, 段颖, 李鸣, 隋南

科学通报 61 (11), 1173-1180 (2016); 10.1360/N972015-01037 


信息素影响人类行为吗?

叶玉婷, 陈科璞, 周雯

科学通报 61 (13), 1389-1394 (2016); 10.1360/N972015-01287 


地磁倒转的原因是什么?

李力刚

科学通报 61 (13), 1395-1400 (2016); 10.1360/N972015-01299 


是否可能制造出室温下的磁性半导体?

赵建华

科学通报 61 (13), 1401-1406 (2016); 10.1360/N972015-01392 


玻璃态物质的本质

张勤远, 王伟超, 姜中宏

科学通报 61 (13), 1407-1413 (2016); 10.1360/N972015-01321 


什么是性倾向的生物学根源?

沈政

科学通报 61 (16), 1733-1747 (2016); 10.1360/N972015-01212 


太阳能电池效率分析

魏世源, 孙伟海, 陈志坚, 肖立新

科学通报 61 (16), 1748-1753 (2016); 10.1360/N972016-00345 


宇宙是由什么构成的?

张鹏杰

科学通报 61 (16), 1754-1757 (2016); 10.1360/N972016-00161 


行星形成

叶永烜

科学通报 61 (16), 1758-1761 (2016); 10.1360/N972016-00118 


能否避免物种灭绝?

蒋志刚

科学通报 61 (18), 1978-1982 (2016); 10.1360/N972015-01319 


细胞命运之终点——细胞死亡

李容, 王新文, 杨晓辉, 高山

科学通报 61 (18), 1983-1987 (2016); 10.1360/N972016-00148 


“是否存在有助于预报的地震前兆”的讨论

刘杰, 张国民

科学通报 61 (18), 1988-1994 (2016); 10.1360/N972015-01261 


地球内部物质的运动与动力

滕吉文, 宋鹏汉, 张雪梅, 刘有山, 乔勇虎, 马学英

科学通报 61 (18), 1995-2019 (2016); 10.1360/N972015-01275 


黑洞的本质

蔡荣根, 曹利明

科学通报 61 (19), 2083-2095 (2016); 10.1360/N972016-00186 


宜居环境与地外生命

田丰

科学通报 61 (19), 2093-2100 (2016); 10.1360/N972016-00030 


人类寿命到底能延长多久?

何琪杨

科学通报 61 (21), 2331-2336 (2016); 10.1360/N972016-00619 


地球上有多少物种?

蒋志刚

科学通报 61 (21), 2337-2343 (2016); 10.1360/N972015-01320 


什么是物种: 进化连续性与分类间断性冲突的产物

卢宝荣, 王哲

科学通报 61 (24), 2663-2669 (2016); 10.1360/N972016-00553 


蛋白折叠预测

马彬广

科学通报 61 (24), 2670-2680 (2016); 10.1360/N972016-00658 


过去十万年里的四种人及其间的关系

吴新智, 崔娅铭

科学通报 61 (24), 2681-2687 (2016); 10.1360/N972016-00574 


细胞内膜系统的跨膜分子运输

曹禹, 夏莹

科学通报 61 (25), 2762-2766 (2016); 10.1360/N972016-00696 


我们能否选择性地阻断特定的免疫反应?

黄文锋, 鄢慧民

科学通报 61 (25), 2767-2771 (2016); 10.1360/N972016-00682 


遗传变异与人类健康

黄辉, 邓建莲, 张欣鑫, 李扬, 彭智宇

科学通报 61 (25), 2772-2781 (2016); 10.1360/N972016-00586 


“现代人类行为是如何形成的?”: 心理学的视角

白学军, 李卉

科学通报 61 (25), 2782-2785 (2016); 10.1360/N972016-00316 


为什么存在语言学习的关键期?

李甦, 杨玉芳

科学通报 61 (25), 2786-2792 (2016); 10.1360/N972016-00062 


是否存在稳定的高原子序数原子核?

梁午阳, 许甫荣

科学通报 61 (26), 2869-2871 (2016); 10.1360/N972016-00737 


化学自组装之路: 我们能够走多远?

黎占亭

科学通报 61 (26), 2872-2875 (2016); 10.1360/N972016-00876 


利用免疫系统控制癌症

罗灿, 韩为东

科学通报 61 (26), 2876-2882 (2016); 10.1360/N972016-00276 


超高能宇宙线源于何处?

曹臻

科学通报 61 (27), 2967-2972 (2016); 10.1360/N972016-00739 


驱动太阳磁周期的原因是什么?

姜杰, 汪景琇, 张敬华, 毕少兰

科学通报 61 (27), 2973-2985 (2016); 10.1360/N972016-00555 


病原体感染的天然免疫防御效应

刘光伟

科学通报 61 (27), 2986-2995 (2016); 10.1360/N972016-00330 


母-胎免疫耐受研究进展

王松存, 杜美蓉, 李大金

科学通报 61 (27), 2996-3001 (2016); 10.1360/N972016-00666 


“垃圾”DNA的奥秘

张常, 王新文, 王亮, 高山

科学通报 61 (28-29), 3079-3084 (2016); 10.1360/N972016-00381 


记忆性T细胞形成与维持是否依赖于抗原刺激的相关研究进展

任甲子, 李斌

科学通报 61 (28-29), 3085-3090 (2016); 10.1360/N972016-00797 


液态水的结构研究进展

邓耿, 尉志武

科学通报 61 (30), 3181-3187 (2016); 10.1360/N972016-00924 


浅析基因组大小的进化机制

石米娟, 程莹寅, 张婉婷, 夏晓勤

科学通报 61 (30), 3188-3195 (2016); 10.1360/N972016-00728 


表观遗传信息的跨代传递

徐鹏, 于文强

科学通报 61 (32), 3405-3412 (2016); 10.1360/N972016-00785 


脊椎动物附肢发育及进化机制的研究进展

祁飞燕, 施鹏

科学通报 61 (32), 3413-3419 (2016); 10.1360/N972016-00827 


早期综合干预有助延缓阿尔茨海默症的发生

赫荣乔

科学通报 61 (32), 3420-3427 (2016); 10.1360/N972016-00100 


生命是否只存在于地球?

林杨挺

科学通报 61 (32), 3428-3434 (2016); 10.1360/N972016-00747 


植物的发育: 从细胞到个体

罗林杰, 曾健, 田朝霞, 赵忠

科学通报 61 (33), 3532-3540 (2016); 10.1360/N972016-00906 


NLRP3炎症小体: 2型糖尿病治疗的新靶点?

姜华, 周荣斌

科学通报 61 (33), 3541-3547 (2016); 10.1360/N972016-00653 


突破通过机器进行学习的极限

史忠植

科学通报 61 (33), 3548-3556 (2016); 10.1360/N972016-00741 


政治与经济自由密切相关吗?

靳继东, 张馨月

科学通报 61 (33), 3557-3563 (2016); 10.1360/N972016-00879 


植物细胞壁研究与生物质改造利用

黄成, 李来庚

科学通报 61 (34), 3623-3629 (2016); 10.1360/N972016-00680 


人种及其演变

吴新智, 崔娅铭

科学通报 61 (34), 3630-3637 (2016); 10.1360/N972016-00971 


椭圆曲线的有理数解

陈亦飞

科学通报 61 (34), 3638-3643 (2016); 10.1360/N972016-00926 


从生物大数据到知识大发现: 十年进展与未来展望

张学工, 江瑞, 汪小我, 古槿, 陈挺

科学通报 61 (36), 3869-3877 (2016); 10.1360/N972016-00900 


表观遗传学修饰的遗传模式及其研究进展

沈双, 路则明, 金景姬, 蔡勇

科学通报 61 (36), 3878-3886 (2016); 10.1360/N972016-00972 


植物再生的研究进展

孙贝贝, 刘杰, 葛亚超, 盛李宏, 陈吕琴, 胡小梅, 杨仲南, 黄海, 徐麟

科学通报 61 (36), 3887-3902 (2016); 10.1360/N972016-00629 


是否存在关联电子体系的统一理论

李涛

科学通报 62 (1), 5-8 (2017); 10.1360/N972016-00985 


氯胺酮的临床作用与机制研究进展

曹帅, 王韵

科学通报 62 (1), 9-15 (2017); 10.1360/N972016-00846 


朊病毒疾病将如何发展?

张会侠, 师润, 李朝阳

科学通报 62 (1), 16-24 (2017); 10.1360/N972016-00913 


人类基因知多少

刘顺, 屈良鹄

科学通报 62 (7), 619-625 (2017); 10.1360/N972016-00761 


动物体尺寸的控制机理

马启旺, 张婷, 左为

科学通报 62 (7), 626-630 (2017); 10.1360/N972016-01099 


高通量测序解析哺乳动物飞行进化的分子机制

王喆, 张树义

科学通报 62 (7), 631-634 (2017); 10.1360/N972016-00954 


是什么引发了青春期?

苏彦捷, 姜玮丽, 魏祺, 尚思源

科学通报 62 (8), 749-758 (2017); 10.1360/N972016-00258 


蛋白质翻译后修饰在蛋白质-蛋白质相互作用中的调控作用

侯天云, 陆小鹏, 朱卫国

科学通报 62 (8), 759-769 (2017); 10.1360/N972016-00833 


精子中表观遗传机制及环境对父源表观遗传影响概述

李文静, 王司清, 蓝斐

科学通报 62 (8), 770-779 (2017); 10.1360/N972016-00790 


宇宙是唯一的吗?

陈学雷

科学通报 62 (11), 1103-1110 (2017); 10.1360/N972017-00039 


受限水的超流特性

王奉超, 孙长庆, 吴恒安

科学通报 62 (11), 1111-1114 (2017); 10.1360/N972016-01259 


能否发展关于湍流动力学和颗粒材料运动学的综合理论?

陆夕云, 林建忠

科学通报 62 (11), 1115-1118 (2017); 10.1360/N972016-01209 


什么引起五次生物大灭绝?

沈树忠, 张华

科学通报 62 (11), 1119-1135 (2017); 10.1360/N972017-00013 


迁徙鸟类如何发现其迁移路线?

熊鹰, 蔡天龙, 雷富民

科学通报 62 (12), 1204-1213 (2017); 10.1360/N972016-00936 


植物与病原物的相互作用及协同进化

张丹丹, 邱金龙

科学通报 62 (12), 1214-1220 (2017); 10.1360/N972016-01303 


水平基因转移及其发生机制

黄锦岭

科学通报 62 (12), 1221-1225 (2017); 10.1360/N972016-00639 


人类独特表型遗传基础的研究进展

罗鑫, 张栋秦, 宿兵

科学通报 62 (13), 1324-1332 (2017); 10.1360/N972016-01063 


细胞器不依赖于DNA的复制——中心体自主复制解读

梁前进

科学通报 62 (13), 1333-1345 (2017); 10.1360/N972016-00916 


Hodge猜想

付保华

科学通报 62 (13), 1346-1349 (2017); 10.1360/N972017-01397 


引力的本质是什么?

秦成刚, 邵成刚, 涂良成

科学通报 62 (15), 1555-1558 (2017); 10.1360/N972016-00948 


人类的面孔如何从鱼形祖先演化而来?

朱幼安, 朱敏

科学通报 62 (15), 1559-1568 (2017); 10.1360/N972017-00097 


哺乳动物早期胚胎第一次细胞谱系形成

聂晓庆, 卢绪坤, 李磊

科学通报 62 (15), 1569-1577 (2017); 10.1360/N972017-00094 


中微子是其自身的反粒子吗?

周顺

科学通报 62 (17), 1798-1801 (2017); 10.1360/N972017-00374 


能否制造完美的光学透镜?

包刚, 何赛灵, 马云贵

科学通报 62 (17), 1802-1805 (2017); 10.1360/N972017-00270 


癌干细胞是肿瘤生长和复发的根源

窦骏

科学通报 62 (17), 1806-1814 (2017); 10.1360/N972017-00228 


艾滋病疫苗的科学挑战和应对策略

邵一鸣

科学通报 62 (17), 1815-1822 (2017); 10.1360/N972016-01446 


共同祖先的遗传物质、细胞特性与代谢特征的探讨

谢娟娟, 王风平

科学通报 62 (19), 2025-2032 (2017); 10.1360/N972016-00950 


什么决定了物种的多样性?

葛颂

科学通报 62 (19), 2033-2041 (2017); 10.1360/N972017-00125 


新技术能使DNA测序的成本降低多少?

石铁流

科学通报 62 (19), 2042-2046 (2017); 10.1360/N972016-01107 


夸克有内部结构吗?

赵强

科学通报 62 (19), 2047-2049 (2017); 10.1360/N972017-00464 


人们能够建成最强的激光吗?

蒋红兵

科学通报 62 (19), 2050-2054 (2017); 10.1360/N972017-00273 


是否存在合理化学合成的极限?

许正双, 叶涛

科学通报 62 (21), 2313-2322 (2017); 10.1360/N972017-00477 


花是如何起源的?

山红艳, 孔宏智

科学通报 62 (21), 2323-2334 (2017); 10.1360/N972016-01355 


马尔萨斯人口论仍然是错的

曾毅

科学通报 62 (21), 2335-2345 (2017); 10.1360/N972016-00753 


鳍与四肢如何发育和演化?

张晓娟, 朱要军, 丁苗, 桂建芳

科学通报 62 (22), 2453-2464 (2017); 10.1360/N972017-00512 


自然界中同型手性起源的难题

何裕建

科学通报 62 (22), 2465-2472 (2017); 10.1360/N972016-00959 


哺乳动物生物钟同步化的研究进展

秦曦明, 郭金虎

科学通报 62 (25), 2849-2856 (2017); 10.1360/N972017-00542 


人体与哺乳动物的生物钟同步机制及疾病

黄海鹏, 傅肃能

科学通报 62 (25), 2857-2866 (2017); 10.1360/N972016-00862 


大脑是如何建立道德观念的: 道德的认知神经机制研究进展与展望

王云强, 郭本禹

科学通报 62 (25), 2867-2875 (2017); 10.1360/N972017-00555 


非编码RNA研究概述

陈亮, 单革

科学通报 62 (27), 3236-3244 (2017); 10.1360/N972017-00384 


端粒与着丝粒——染色体上的高度重复序列区域

樊起傅, 付钰

科学通报 62 (27), 3245-3255 (2017); 10.1360/N972016-01145 


人体内有多少种蛋白质

王美林, 张润东, 苏丹

科学通报 62 (27), 3256-3261 (2017); 10.1360/N972016-01016 


抗癌持久战: 彻底治愈还是带癌生存

韩雅婷, 王玺

科学通报 62 (28-29), 3285-3289 (2017); 10.1360/N972017-00360 


什么控制着器官再生?

裴端卿

科学通报 62 (28-29), 3290-3294 (2017); 10.1360/N972017-00538 


高等植物如何适应环境变化

陈凡

科学通报 62 (28-29), 3295-3301 (2017); 10.1360/N972017-00563 


为什么有些国家向前发展, 而有些国家发展停滞

余振

科学通报 62 (28-29), 3302-3308 (2017); 10.1360/N972016-00987 


皮肤细胞如何成为神经细胞?

裴端卿

科学通报 62 (33), 3802-3806 (2017); 10.1360/N972017-00536 


四维光滑Poincaré猜测

邓少雄, 朱熹平

科学通报 62 (33), 3807-3810 (2017); 10.1360/N972017-00962 


政府高额赤字对国家利益和经济增长速度有什么影响?

龚锋, 余锦亮

科学通报 62 (33), 3811-3820 (2017); 10.1360/N972017-00046 


第一代恒星与星系何时、怎样产生?

毛晓春

科学通报 62 (36), 4213-4215 (2017); 10.1360/N972017-01130 


是什么驱动宇宙暴胀?

黄庆国

科学通报 62 (36), 4216-4219 (2017); 10.1360/N972017-01065 


粮食作物产量对气候变暖的响应

黄耀

科学通报 62 (36), 4220-4227 (2017); 10.1360/N972017-00543 


石油被替代的可能性与路径之思考

赵文智, 刘合, 张国生

科学通报 62 (36), 4228-4236 (2017); 10.1360/N972017-00989 


艾滋病疫苗突破需要颠覆性思维

谭曙光, 施一, 刘军, 高福

科学通报 63 (1), 9-15 (2018); 10.1360/N972017-01165 


人为什么要睡眠?

韩芳

科学通报 63 (1), 16-21 (2018); 10.1360/N972017-00801 


梦的奇幻与真实

郭菲, 陈祉妍

科学通报 63 (1), 22-31 (2018); 10.1360/N972017-00944 


文化从何而来?

喻丰, 彭凯平

科学通报 63 (1), 32-37 (2018); 10.1360/N972017-00495 


时间为何不同于其他维度?

敖平

科学通报 63 (2), 119-126 (2018); 10.1360/N972017-00997 


精神分裂症内表型

黄佳, 陈楚侨

科学通报 63 (2), 127-135 (2018); 10.1360/N972015-01383 


生态系统对全球变暖的响应

方精云, 朱江玲, 石岳

科学通报 63 (2), 136-140 (2018); 10.1360/N972017-00916 


黎曼ζζ-函数的零点都有12+it12+it的形式吗?

葛力明, 薛博卿

科学通报 63 (2), 141-147 (2018); 10.1360/N972017-00022 


是否存在稳定的高原子序数原子? ——狄拉克材料中的原子塌缩现象

刘海文, 王慧超, 王健

科学通报 63 (7), 601-605 (2018); 10.1360/N972017-01034 


为什么改变撒哈拉以南非洲贫困状态的努力几乎全部失败?

周瑾艳

科学通报 63 (7), 606-610 (2018); 10.1360/N972017-00764 


干细胞处于所有癌症的中心吗?

朱晓梅, 敖平

科学通报 63 (12), 1076-1081 (2018); 10.1360/N972018-00156 


数学家将会最终给出Navier-Stokes方程的解吗?

张平

科学通报 63 (12), 1082-1087 (2018); 10.1360/N972018-00231 


125个科学前沿问题系列解读

 [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


-----------------------------------------------------------------------

《海洋生态大讲堂》微信公众号

浙江省重点智库宁波大学东海研究院合作微媒平台


海洋在说话,您我来代言!

《海洋生态大讲堂》欢迎您!

投稿邮箱:550931758@qq.com

请您在留言中标注为《海洋生态大讲堂》投稿,

并提供个人简历及联系方式。

我们筛选审核后,将以全文刊出!

热烈欢迎广大自愿者合伙参与公众号运营!


                附: 投稿类型与要求

                (1)主题一定是有关海洋生态学内容的稿件;

                (2)原创文章,请配必要的图表;

                (3)好文推荐,直接发来原文,或请注明出处;

                (4)重要会议报道或信息,请附必要图表及其标题说明;

                (5)重大项目科研进展,或重大会议学术报告PPT;

                (6)重点团队介绍,或重要人物专访。


您的赞赏是我们前行的最大动力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721-1179725.html

上一篇:[转载]“对不起,我们公司不招35岁还用不好PPT的人!”
下一篇:[转载]惊人的社会定律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1-16 05:0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