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LLee19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LLee19

留言板

每天23点到次日7点之间禁止发表留言。

[55]李沣   2019-2-4 21:21
祝福先生
新春愉快多吉利,猪年幸福喜事多。
[54]杨正瓴   2018-12-31 01:00
祝 2019 新年快乐!
[53]陈昌春   2018-2-13 15:40
兆良老师:我浏览单位网页,看到同校一位老师去年出版了《郑和下西洋中的海洋学》(利用季风航行,郑和还是个气象学家,http://news.nuist.edu.cn/Show.aspx?AI=20850),也许您有兴知道,或许已听说过此说。我没有读过,但属于郑和的事迹,估计你会愿意了解。
[52]chemphile   2017-8-1 21:20
肯尼亚发现郑和下西洋时代中国血缘人骨遗骸http://news.xinhuanet.com/photo/2017-07/30/c_1121401035.htm
我的回复(2017-8-3 00:04):这不是什么新发现,也不算新闻,早知道了。我的《宣德金牌启示录》有很多明代华人在西非洲,美洲留下的证据。
[51]黄安年   2017-6-22 05:43
黄安年手机010- 18701276198 就是微信联系号
我的回复(2017-6-22 06:51):我搜索您的微信号,没有。
我的回复(2017-6-22 06:47):我的微信简单,sllee19, 您启动联系吧。
[50]李方和   2017-5-26 12:11
西游记上提到的两种地图,其中包括一种海外地图,您关注过没有?
我的回复(2017-5-26 16:10):愿闻其详。
[49]吴光恒   2017-2-21 15:49
李先生,谢谢加我为好友!我已经几次拜读有关大作了。但是,我发现您的作品太多,能不能请你把你关于《堪舆万国全图》的最经典博文给个链接,我集中学习一下?先谢谢!
我的回复(2017-2-21 20:51):交通大学出版社把我的书转为简体版《坤輿万国全图解密-明代中国与世界》于3月5 日印刷好,很快上市。
我的回复(2017-2-21 20:47):要翻600年代历史错案,每一篇都有意义,最主要的大概是: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674084-1001714.html
此外,可看姬扬老师置顶的那篇。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319915-965048.html
他是最理解,最支持的一位。
测绘科学2016年7月号的文章也有概括性。
http://chkd.cbpt.cnki.net/WKE/WebPublication/paperDigest.aspx?paperID=d351f1f4-153b-469a-97f5-32c67e52ccd8#
hidden
[48]用户名   2017-1-29 22:58
评论已经被科学网删除
hidden
[47]用户名   2017-1-29 22:58
评论已经被科学网删除
[46]陈子才   2017-1-8 11:06
怀念周总理

     陈子才

(2017年1月8日)

人民总理丹心红,

为国辛劳终生忙。

四十一年岁月飞,

周公永活民心中。

山河巨変展新姿,

红旗高扬舞东风。

中国筑梦建盛世,

九天忠魂笑声隆。
[45]yw13579   2016-11-29 23:08
这篇也谈到《周髀算经》,还有射影方法(作者认为优于西方)——

碧波谈国学2|天圆地方的真相:恐怖的古中国地球天文理论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c99ec320102wbb0.html
我的回复(2016-11-30 03:04):谢谢,中国科技史应该是中小学的课程。
[44]yw13579   2016-11-29 23:02
这篇文章里说到古老的经纬线,也提到地图投影——

《周髀算经》还提出了“南北为经,东西为纬”的经纬线理念,并且详细论述了如何运用经纬线网络测绘二十八星宿的位置。

http://read.jd.com/5126/267051.html
[43]wlingyan   2016-10-26 15:49
李博士: 您好! 我是《休闲读品》杂志编辑崔蓉,我刊倡导价值旅游,更关注旅游行走中遇到的历史、人文、科学问题,想向您约稿。《休闲读品》官方博客http://blog.sina.com.cn/xiuxiandupin。 本人邮箱是:86591333@qq.com,亦可加我微信cr86591333,以建立联系,有更多交流。 谢谢! 崔蓉(手机:13571958256) 2016年10月26日
[42]philomap   2016-10-8 05:20
您论证卫匡国《中国新地图集》不是他原作,其中从地图测量方式角度来反证,说以卫匡国一己之力不能跑遍大明全境,并假设了当时测量的情况。其实明清的经纬度测量并不是您假设的那样。当时主要测量的是一些点,用的是三角测量法。以这些真实测量的点为核心,加上明清地理志书中的方位、里程数据,将那些无法实际测量的点推算出经纬度。所以,一则,并无任何人认为卫匡国的书中数据是他跑遍各地亲自测量,您的这一批评可谓不知所向,二者也无此必要,有些地区他本人没有去过,也可以推算出数据。您也指出明清志书的作用了。而后来的康乾大测量,则是传教士负责技术,由中国人相伴而逐个区域测量,才以实测数据为主。这也是世界上首次大规模的经纬度测量,主要原因正如您所推测的,是中国中央集权的力量所致。历史研究最讲究史料、证据,尤其是一手史料。康雍乾时期,传教士主导的地理大测量,这是一手史料非常详实的。您所主张的明代地里测量,显然并无这类直接当事人的、详实的一手史料,从学术探讨的价值而言,与前者就不可同日而语了。主要依据二手文献,且数量有限,永远只能算推测。当然,合理的推测也可以具有学术价值的。
我的回复(2016-10-12 09:22):我正在写这方面的,论文出来再说吧。不是明清传教士的功劳。元代就有。
hidden
[41]用户名   2016-10-8 04:24
评论已经被科学网删除
我的回复(2016-10-26 23:05)评论回复已经被科学网删除
[40]philomap   2016-10-8 04:09
事实上,卫匡国来华之前,中国地理学,尤其是制图学,自有深厚渊源,裴秀、贾耽、朱思本、罗洪先就是代表。而卫匡国《中国新地图集》显然主要是对中国已有地图集的翻译,这点也是毫无争议的,卫匡国书中即明确承认,后世学者也如此认为。对于中国经纬度的测量,卫匡国本人仅是参与者之一,据现有文献,在他之前有利玛窦等人(这点您别的文章中也许并不认同),但规模最大、最为集中的中国地理测量是康乾时期,由传教士主导的,这点有大量的中西文档案、著作等史料记载,包括满文档案。所以,您所批评的,认为是卫匡国本人亲身测量大明领土,绘入地图集中——从没有任何学者的任何著作持此说,那么,不知您的批评是从何而来?针对的是何人何著呢?如有,还请您指教出来。如无,在下只好认为,这是您欲加之罪,而刻意夸大、尤其曲解原意了。
我的回复(2016-10-12 09:54):卫匡国假如有参与也是非常有限的一两个点。1545个点是无法测的。中国新地图集出版,清朝还没有稳定下来,也没有传教士测绘。实际,元朝测绘早就在,明朝更新,但是清朝不愿意说是明朝的功劳而已。在我论文里会解释。
[39]philomap   2016-10-8 03:58
李先生,大作多有拜读,不知您批评的卫匡国是“中国地理学之父”出自何人合著?据后学所知,最早提出这点的是19世纪德国地理学家李希霍芬,但在前面有一个不可或缺的限定语“西方”,亦即仅就西方人的知识范围与学术脉络而言,卫匡国《中国新地图集》是首次出版的中国地理著作,具有开创之功。最起码李希霍芬(当然还有后世诸多中外学者)从未说过,就中国地理学整体而言,卫匡国是开创者。所以,您的这一批评,似有夸大,尤其是曲解之嫌。也许有少数学者那样说过,但即便是您不赞同的那些代表性的学者,恐怕也无人认为是卫匡国开创了中国地理学,不必加限定语。
我的回复(2016-10-12 09:49):这是法语翻译之误。我文章讲了。
[38]陈子才   2016-10-5 16:45
不许给中国泼脏水

        陈子才

  (2016年10月5日)

科学网是百花园,

芳香四溢多好文。

偶有毒草出奇臭,

丑化中国难容忍。

言论自由有底线,

肆意妄为法不允!

附记:戴德昌科学网博客


2016诺奖日本开门红, 打了哪国一记响亮的耳光?

更有可能是韩国的邻居,因为这个东方之珠(猪)想要诺奖想的发狂。
[37]yw13579   2016-10-3 21:17
若能找到明朝人一幅或多幅地图是标明了经纬度的就好了,这是最具说服力的。
通常人们认为,是利玛窦来华,带来了经纬度。
请先生留意此点。
我的回复(2016-10-3 21:41):请看卫匡国《中国新地图集》一文,自然明白。经纬度是中国人发明的。卫匡国把这个地图拿去,翻译成欧洲文字,回来变成外观测绘了。可笑不?
[36]陈子才   2016-10-3 17:48
皓首忆故乡

陈子才

(2016年10月3日)

风吹柳线千条绿,

日照桃花万点红。

人立河桥水影靜,

魚游岸边波纹动。

江南风景美如画,

故乡锦绣情更浓。

离家年久白发人,

皓首银铃乡音重。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9-21 02:3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