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LLee19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LLee19

博文

科学与历史的对话

已有 1277 次阅读 2021-8-21 22:17 |个人分类:科学正史|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科学与历史的对话

 下面的文章发表于2021224日微博,回应另一位博主陈经,当时的点击量达20万次以上,应该在我的微博热门首页的。可能比较久,已经不在我的热门微博前面几页。最近很多新人访问,可能没有看过。这是我为什么从科学转到历史的原因和过程,关心着课题的朋友应该细读,值得再发一次。尤其是可以与以下几篇文章一起读:

姬扬 金辉宇:你会怎样对待新理论?http://blog.sciencenet.cn/home.php?mod=space&uid=1319915&do=blog&id=1300371

Gensan:《坤舆万国全图解密——明代中国与世界》读后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319915-1300368.html

金辉宇:我为什么赞同李兆良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319915-1300367.html


---------------

我过去15年来做的工作是用科学方法来审查历史的谜团,解释,补充过去历史文献的不足和更正错误。我名之为“科学治史”。具体的讨论在我《科学网》两百多篇博文,多篇《测绘科学》论文,特别是2017年国际地图学会议的论文《中国人于西元1430年前测绘美洲》一文和中译本有重要的证据和讨论。细节太多不能用一篇文章说明。关于陈经老師的文章,我就不一一举证来答复了。这里提个纲要,总结一下十多年的经验,提出一些问题让大家思考。许多已经谈过多次,请阅读参考部分。

科学治史的大前提:

过去由于文献信息缺失,中外文化不同,首次交往的误会,还有中国宫廷内政,中外利益冲突,中外交通史有许多谬误和不解的地方。研究这段历史需要清空所有以前读过的历史,从头认识地图,文物,与中外文化遗存的关系。

人的视觉,听觉,理解力,都有限制。人写的文献可以带偏见,立场。不受利益左右的证据,没有偏见,是最可靠的, 如动植物,地貌,地形,这些千万年不变的生物/物理证据。测绘地图不能超越时间/空间的极限。历史不能违反科学定律。生物能力,物理条件,是否可能,是真是假,不是誰说了算,是科学数据说了算。挑战几十亿人,几百年的错误观念是如山的证据,科学的定律。

人写的文献没有留存,不等于事情没有发生。这是历史为什么要考古支持,从文献到文献的历史考证是不完整,甚至是完全错误的。

实事求是,不假设,以数据说话。不假设地图学来自西方,不假设明代没有技术,不假设郑和只有大航海之前的技术和信息。1405年以前中国的地图不能设限以后地图测绘能力。以今天的测绘数据比较古地图的地名,地理测绘数据。那个版本最接近现代数据就是原作真本。

先有真假,才有是非,对错。错误的文献,假设/证据互相引用,循环内证,不能推翻错误。解释有千千万,真相只有一个。一百万张错误的地图,不能凑成一张正确的地图。一万万张伪币,还是一文不值。美国史丹福大学有800张加利福尼亚是岛的地图,一直到1750年代,都是错的,不能根据这些地图说加利福尼亚是岛。

局部服从全部。不只看花草,要看树木,更要看森林,全盘关系。要全盘、宏观理解《坤舆万国全图》的内容,局部服从全部。注意各部份关连,不能把地理、地名与历史割裂,断章取义。

在已有的地图上加添、更改地名容易。实地测绘的难度是千万倍,要有人力,技术,补给,资金,更重要是雄心,决心,与恒心。口译一个地名需要不到半分钟,测绘万里以外未知的地理要几十万人员,多年时间。不是连东西南北都搞不清楚的乌合之众可以做到的。

 

思考问题:

为什么西方几百年找《坤舆万国全图》的欧洲原本没找到?

为什么欧洲最权威,设在西方地图学发源地荷兰的地图史网站在我的论文发表後关闭?这是美国国会图书馆,大英图书馆等地图史专家的交流网站。

为什么2017年国际地图学会议通过我的论文《中国在西元1430年以前测绘美洲》并永久存档于哈佛大学/史密森观察站/美国太空物理数据库?

为什么梵蒂冈把我有关《坤舆万国全图》的中英文论文列入文献参考?

为什么西方地图学家引用我的论述作为对《坤舆万国全图》的结论?

为什么欧裔美国人五分钟就听懂我的论据?

西方承认,而中国人不承认自己先辈的科技成果,对中国教育,媒体,国际话语权有什么影响,对中国与世界发展有什么影响?

 

参考:

李兆良. 明代环球测绘坤舆万国全图--兼论《坤舆万国全图》作者不是利玛窦.[J]. 测绘科学.201641 (7)63-70.

Siu-Leung Lee, China Mapped America before 1430, International Cartographic Conference. July 2-8, 2017. Proceeding   https://www.proc-int-cartogr-assoc.net/1/67/2018/ica-proc-1-67-2018.pdf

 哈佛大学-史密森天文观测站-美国太空署物理科学数据库)https://ui.adsabs.harvard.edu/abs/2018PrICA...1...67L/abstract

李兆良. 《黄河改道与地图断代   中国地图学西传辩证》[J]. 测绘科学. 2017, 42 (4). 1-9, 16.

李兆良. 坤舆万国全图与利玛窦中国札记中外译本考疑[J]. 测绘科学. 2017, 42 (5), 35-43.

李兆良.《公元1430年前中国测绘美洲:坤舆万国全图探秘》[J]. 测绘科学, 2017, 42 (7), 8-16.(国际地图学会议论文中文版.

李兆良. 《谁先发现的美洲新大陆:中国地理学西传考证》[J].测绘科学.2017, 42 (10): 5-13.

李兆良.《明代中国公元1430年前测绘美洲》[A]. 张晓刚,陈奉林编.东方历史上的对外交流与互动. 北京:世界知识出版社.2018. 31-47页。(国际地图学会议论文中文增订版.

李兆良. 《明代的世界知识—利玛窦,南怀仁,与艾儒略地图的揭示》[A]. 魏志江,张晓刚,陈奉林主编.《东亚区域史与丝绸之路研究》. 南京:江苏人民出版社。2019. 111-140 页。

李兆良,《中国人是否最早到达美洲大陆》,陈奉林专访,北京:中国国家历史, 202019),第174-184.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674084-1300806.html

上一篇:历史侦探是怎样炼成的?
下一篇:八分证据不能说七分,兼谈巴比伦泥板数学

11 檀成龙 杜占池 徐磊 武夷山 周忠浩 段含明 郑永军 刘炜 杨正瓴 刘钢 雷蕴奇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0-23 03:1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