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LLee19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LLee19

博文

诡异的西方地图 子虚乌有的地名

已有 1248 次阅读 2020-12-15 00:16 |个人分类:科学正史|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有几宗令人讨厌的事,又不得不做的。一是把人从美梦中吵醒;二是打破别人的信仰偶像;三是告诉人别再受骗。

告诉小孩,白胡子老人是人扮的,不是全世界到处跑,送礼物的,小孩大概哭过就平复了。

告诉成年人不要受骗要痛苦得多,尤其是已经被骗了一辈子,不止自己被骗,还有意无意帮着骗人。

** ** ** 

去年有人说《坤舆万国全图》上的怕雾打(Bermuda百慕大)与鹤岛(Corvo Island)是同一个岛,因为墨卡托的地球仪错了,因此《坤舆万国全图》也错了。我在科学网发文解释了。明代中国人测绘的《坤舆万国全图》是对的,百慕大与鹤岛是两个岛, 不是一个岛,墨卡托错了。中国人正确的称谓是“鹤岛”,葡萄牙人错译为“乌鸦岛” Corvo Island)。

详阅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674084-1252151.html 


今年,又有人告诉我: “坤舆万国全图上南半球智利以西的椰子岛是错的,正确的位置是北半球哥斯达黎加 Isla del Cocos” 事实上,《坤舆万国全图》的椰子岛,另有所指,是对的,不是Isla del Cocos, 以后再谈。正如《坤舆万国全图》正确标示下加利福尼亚的“十字山尾”,现在欧洲人把它误为圣十字Santa Cruz, 北移2000公里到三藩市附近没有十字山地形的地方,是错的。哥斯达黎加的Cocos Island也是西方找到一个岛,以为是中国人说的椰子岛。

质疑《坤舆万国全图》错置椰子岛在南半球,是另外一个西方地图的错误。以今天的地理来看,名为Cocos Island 的有以下多处,分布于三大洋:

中美洲的哥斯达黎加,巴拿马;印度洋的Cocos (Keeling) Islands(澳洲属地),毛里求斯Île aux Cocos Seychelles,缅甸;沧溟宗(太平洋)的关岛,汤加,菲律宾。

以上多处热带地方名椰子岛 Cocos Island, Coco Island,都长椰子。椰子的传播是靠果实漂流到沙滩上,它的生态是大片的沙滩,自己不会爬山,不是长在高山悬崖上。哥斯达黎加的Cocos Island岛的沙滩很小,不能说它没有椰子,但是它的植物不是椰子为主。只是从地名去考证地名,没有到实地用实物考察,就会出错。正如《坤舆万国全图》正确以地形命名的十字山尾,欧洲人把地名北移到没有十字山地形的地方,是西方地图的错,不是《坤舆万国全图》的错。

Cocos island Costa Rice.jpg

哥斯达黎加的Cocos Island  https://stampaday.wordpress.com/2018/01/10/isla-del-coco/

** ** **

上面两位都是有关《坤舆万国全图》的书的作者,他们引用西方权威地图学家的著作,认为西方没有错,是假设明代中国无法测绘世界地图,西方都是对的。

西方地图学错误的地方多的是,只不过没有人拿出来谈。

我在《坤舆万国全图解密》一书已经举出成千项数据,证明利玛窦和欧洲地图绘制者不是《坤舆万国全图》的作者。《坤舆万国全图》错误、简单、过时的欧洲部分,倒是中国人得自欧洲。也有其他部分参考外国的,无法全世界逐一确认,不能以今天的技术要求。《坤舆万国全图》的非洲,美洲海岸线的测量是惊人的准确。

** ** **

下面再举一个有趣的错误。

1570年到1836年的欧洲绘地图在非洲西边的大西洋上有一个岛,名St Matthew (圣马太岛),

下面列表展示西方地图标示的圣马太岛的历史:

Year

Cartographer

Location

Name of   Map

1570

Ortelius

19 E, 2S

Africae Tabula Nova

1593

Gerard de   Jode

18 E, 2 S

Africae Vera forma et Situs

1595

Gerardus   Mercator 

19 E, 2 S

Atlas sive   Cosmographicae meditationes de fabrica mvndi et fabricati figvra

1596

Jan Huygen   van Linschoten   

no longitude,   3 S 


1799

James   Rennel 

5 W, 3 S

Map to explain the circumnavigation of Africa

1812

Arrowsmith   and Lewis

5 W, 2 S

Africa

1827

Anthony   Finley

10 W, 2 S

Africa

1828

German map

11 W, 2 S

Afrika,   Historisch und Georaphisch vom Jahn

1836

Anonymous

14 W, 3 S

Atlas Africa and the Atlantic Ocean

 

这些地图有岛名,有经纬度,南纬2-3度之间,经度的差异稍大,可能是绘图家把本初子午线放在自己国家,也有是把本初子午线定在福岛,或佛得角Cabo Verde,或亚速尔群岛Azores,不固定之误。

福岛(15° 30 ),佛得角(23° 31),  亚速尔群岛(25°-31° 度之间),三者的幅度差异达16经度。19世纪前,欧洲没有统一的表述,怎么1300年前,2世纪的托勒密就能一口咬定本初子午线呢?

1570年到1836年,共266年,不算短的时间。这里只列举部分有代表性的地图,有这岛名的地图数不清。

现在查地图,大西洋没有这个岛。是否本来有岛,后来火山爆发,沉没了?没有。谷歌地球上没有任何痕迹。现在地图上有St. Matthew 岛,在阿拉斯加与亚洲之间,在地球另一边,差13,400公里,显然不是老地图标示那个岛。

事实是:大西洋没有这个岛!子虚乌有!老地图都是互相抄袭,加上去,容易得很。不加,后果严重得很。当时的地图,没有这岛名,人们一定认为是漏掉,不够详尽,不能卖个好价钱。谁又有闲心、有能力去证明大西洋中央这岛是否存在?

类似的例子多得是,大西洋上就有二十几个岛是子虚乌有的。

American Scout Seamount, Antillia, Bacalao, Baltia, Bermeja, Brasil (mythical island), Buss Island, Cassiterides, Frisland, Great Ireland, Jacquet Island, Kantia, Mayda, Pepys Island, Rocabarraigh, Royllo, Saint Brendan's Island, Satanazes, Saxemberg Island, Thompson Island (South Atlantic), Thule.

** ** **


1800年以前,欧洲人不知道北美洲西北部地理,空白一片。800张地图加利福尼亚绘制成岛,北欧洲人誉为“现代地理学之父”的墨卡托把加利福尼亚置于北极圈里。看着这些地图的荒谬处,不能当睁眼瞎,为什么不追究,而盯住一个魔幻小岛呢?

1763 US Map.jpg

A New map of North America from the latest discoveries 1763),美国国家图书馆

1763年,美国只知道密西西比河东边的地理,西部一片空白。


 1200px-Insel_Kalifornien_1650.jpg

1650 北美,没有西北部,加利福尼亚错作岛。(Nicholas Sanson,美国国家图书馆)

 

《坤舆万国全图》整个南美洲西海岸的轮廓精准,从加利福尼亚到阿拉斯加以地理特征命名的地名,纬度准确至一两度以内,除非是实地测绘,不可能是巧合,尤其“水潮峰”,整个美洲西海岸十几万公里海岸线只有一处,就是《坤舆万国全图》标示的地方。正如你没有到过邻居的家,连他的家居布置也不可能画出来,何况是几万里以外陌生的地方?这些简单的推理不容否定,不容质疑,不需要什么专家提点。看不见,不醒悟不是眼障,是心障。

“中国只知天圆地方,没有地图学,不会测绘球形投影的地图,地图学西学东渐”,世人讲了400年还错吗?就是错。以为西方文献地图都是严格测绘,不会造假,只怀疑中国的文献,不怀疑西方文献,就会闹笑话,不止笑话,还是悲剧。

历史研究以文献证文献,假设征引的文献本身是正确的。几十张地图标示不存在的圣马太岛,三大洋的多处椰子岛,800张地图误绘加利福尼亚为岛,墨卡托错误的北极圈,说明16-18世纪西方地图存在严重错误,不能作准。

地图学“西学东渐”谬论以讹传讹,延续了400

山川海洋地理存在几千万至亿万年,恒定不变,才是检验地图真伪的标准,检验真正作者、年代的标准。

中国学者“致广大而尽精微,极高明而道中庸”,先要宏观,然后细微,要高明,不偏不倚不易,这种治学的心胸气质是应该发扬的。

还原《坤舆万国全图》是明代大航海测绘,有极重大的现代意义。过去几百年来国际舞台的换位,世界局势由东向西倾斜,话语权的倒置,与《坤舆万国全图》的解释息息相关。有识之士,必须明察!


李兆良

2020.12.14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674084-1262475.html

上一篇:从丁真谈到何泽慧
下一篇:与王大元兄再谈科学治史

11 许培扬 范振英 刘全慧 刘钢 王大元 路卫华 张晓良 刘炜 王安良 孙弘 陈有鑑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4-14 17:1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