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LLee19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LLee19

博文

利玛窦究竟怎么说?

已有 3348 次阅读 2017-5-24 00:14 |个人分类:科学正史|系统分类:科研笔记|关键词:利玛窦中国扎记,坤輿万国全图| 坤輿万国全图, 利玛窦中国扎记

坤輿万国全图与利玛窦扎记考疑摘要

李兆良

为了让读者更清楚明白为什么利玛窦不是《坤輿万国全图》的作者,我把《测绘科学》20175月的论文其中一项比较重要的段落摘录如下,其余还是希望读者参考《测绘科学》原文。

利玛窦的《中国扎记》是金尼阁整理他的笔记成书的,利氏的原文是意大利文,可是最早出版的是1615年金尼阁翻译的拉丁文版。意大利文版出版是1622年,晚于1616年法文版,1621年西班牙文版。我推测,在拉丁文版到意大利文版的7年内,有关方面对某些翻译有争议,理解不合,不能解决。后来还是按照利玛窦原文发表,意大利文版应该是最可靠的记录。

下面是1622年意大利文版352页:

1622年意大利文版:“Si che tre volte fu veduta l'opera in Nanchino stampata.在南京有了三版地图。

1615年拉丁文版却不是这样说:

金尼阁的拉丁文翻译1615年版(首版),页436,把“Nanchino南京改为Regia”京师/皇宫。接着,1617年版法文373页翻译为“en celle cour”宫廷,1621年西班牙文版216页“en esta Corte宫廷。1953年的英文版398页“putting three world maps into circulation at once, in Pekin.”

利玛窦原文的南京,转换为宫廷,再翻译为北京,整个历史事实被改了。

利玛窦的意大利文版说在南京有三种地图版本,一个是李之藻绘制的,有一人高,但是没有说宽度,另外两种版本他都没有看过,只知道一种是八幅的,另外一种他完全不知情,官员们瞒住他制作。利玛窦自己家里一个版本都没有。所以地图主要由李之藻与其他官员完成,利玛窦根本没有太多的参与。他甚至连地图的尺寸都没有明确的记载,只记载“有一人高”。这后来被翻译为6尺见方(36平方英尺),或者一人高的方形,英译本错译为6平方英尺,中文版也沿袭这错误,没有看到利玛窦《中国扎记》的各种版本前,我也引用过中译本的材料。6平方英尺与现存《坤輿万国全图》的72平方英尺有巨大差异,是引起我发掘原文献的原因,想不到带来更大的发现。

1983年中文版583页:“神父(利玛窦)的住所内一个本子也没有。李我存有一个刻板,另一个是印刷者所用的刻板则在他们的房屋遭到洪水时已经毁掉”。利玛窦作者为什么一个版本都没有?为什么官员连看都不让他看?难道利玛窦不需要校对翻译吗?这里透露一个信息,利玛窦的确带来Ortelius的世界地图,但是,欧洲的地图是错误的,简单的。中国南京的《坤輿万国全图》原版,比他的好多了,也是欧洲绘制世界地图的信息源。但是官员们不能出示,怕利玛窦泄漏秘密,因为万历二年(1574年)出版的严从简《殊域周咨录》引用刘大夏的话:三宝(郑和)下西洋,废钱粮数十万,军民死且万计,纵得奇宝而回,于国家何益!此特一时敝政,大臣所当切谏者。旧案虽有,亦当毁之以拔其根。暗示说郑和的文献不值得保,郑和时代制作的《坤輿万国全图》前身不能在皇帝面前公开出现。

“洪水毁掉”可能是托辞,不让利玛窦看,也可能是真的。北京没有大的河流经过,不会有洪水。能冲毁刻板的,必然是很大的洪水,只发生在黄河,淮河。明初,黄河水患频频(见《黄河改道与地图断代》一文)。意大利版明确说是因为洪水翻船,刻板被冲走的。当时刻板最好是扬州,地图本来是在南方刻版的,原藏南京。假如利玛窦到了北京才认识李之藻(李我存),地图在北京绘制,为什么要把地图送到千里以外的南方刻板?拼合不同的地图,校订经纬度,是一宗非常艰巨的工作,本来就不可能在一年多一点的业余时间完成,还有翻译,校对,写序文,再送到千里以外的南方刻板,多花大半年功夫,时间上根本不允许。

利玛窦从来没有见过万历皇帝,只是通过官员们转达。官员告诉他,皇帝要的是六幅的地图。为什么这么巧,九年前(万历癸巳,1593年)南京吏部梁輈的《乾坤万国全图》也提到六幅的世界地图?《乾坤万国全图》上标注“加拿大”,“亚伯尔耕”的美洲地名,却没有利玛窦认为最重要的美洲地名“亚墨利加”。所以,本来南京的《坤輿万国全图》原图就是六幅的地图,没有利玛窦加的地名,郑和时代中国人认识的西半球地名是加拿大,亚伯尔耕。梁輈的地图也提到利玛窦,但是当时的利玛窦没有任何影响力在中国刻印的地图上添加什么信息,他到南京不久就被驱逐到江西南昌,后来第一次上北京也是马上被赶走。

郑和大航海到西半球的时候,正是紫禁城大兴土木的时候,1421年才建成。主要的政治中心仍然是南京(南直隶),所以郑和时代的《坤輿万国全图》母本是在南京完成刻板的。

这一切的矛盾,说明郑和时代制作的世界地图原藏南京,是所谓利玛窦与李之藻等人呈献的《坤輿万国全图》的前身,利玛窦加了一些地名就成了作者,官员们不但不反对,还乐意促成,为它写序言,把很多本来中国的天文地理知识都算成是利玛窦带来的,造成后来大家认为中国在欧洲人来以前没有科学。

官员们利用利玛窦的名字制作地图,利玛窦是否完全不知情?未必。他为什么不讲真相?有几个可能。第一,他为了让官员为他引见皇帝,必须配合官员的计划行动。第二,利玛窦也想把《坤輿万国全图》的重要信息保存下来,梵蒂冈现存两份《坤輿万国全图》是他的努力。第三,他不愿意因为泄漏秘密而连累一些官员被杀头。

利玛窦保了官员的命,也保存了重要的地图信息。地图学“西学东渐”是在皇权和宦官时代,无可奈何被逼蒙骗皇帝的计谋。要辩护《坤輿万国全图》是利玛窦制作的,必须解释上面的悬疑,更重要是为什么《坤輿万国全图》比所有同时期,甚至200年后的欧洲绘世界地图都准确,详细。以上的推理,别想在中国的官方文献和正史里找到答案。

《坤輿万国全图》的秘密保存了600年,欺骗了万历,也忽悠了亿万中国人。


李兆良

2017.5.23


后记:

许多朋友还是不明白,以为《坤輿万国全图》是1602年绘制的。我已经多次举出,原地图是郑和时代的,照地图的地名推算,应该成图于1430年左右,是总结前六次航行(1405-1424),为准备第七次航行(1430-1433)。最后一次是宣德下旨的。这次有船员到达西半球,但是没有回来,流落美洲,遗下许多文化证据。

1430年的《坤輿万国全图》原图,部分信息沿航路泄露,特别在印度Goa,被西方得知,激发西方的航海活动。这是我另一篇未发表的文章,讨论什么时候和谁泄露中国的世界地理信息泄露给西方。Ortelius 的世界地图(1570)表面上早于1602年的地图,实际上晚了140年(原图是1430年完成),所以是获得部分中国信息绘制的,但是Ortelius世界地图的地理比《坤輿万国全图》不准确,因为不是直接摹抄,只是口传。正确的《坤輿万国全图》不可能摹抄自错误的Ortelius地图而自动更正。Ortelius1570年的地图不应该知道1800年欧洲人才知道的地理。

1602年的《坤輿万国全图》在原来1430年的《坤輿万国全图》原地图上加上利玛窦提供的一些欧洲人命名的地名,所以引起错觉,以为是西方地图。

要弄清楚这600年的错案,必须清除过往的成见,从头开始。

看古地图的重要窍门是:

  • 没有航拍的时代,绘制地图必须实地勘探。

  • 没有地图能预知未来,地图不能先于勘探。

  • 正确的地图,不可能摹抄自错误的地图。

  • 每一张地图都有时间印记。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674084-1056718.html

上一篇:《坤舆万国全图》与《利玛窦中国札记》中外译本考疑
下一篇:坤輿万国全图与利玛窦扎记中外译本考疑【全文】

14 武夷山 贺江舟 姬扬 王大元 黄安年 蔡小宁 汤茂林 李颖业 王大岗 姚攀峰 dialectic xiyouxiyou pppoe201 chenhuansheng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1-20 15:2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