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LLee19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LLee19

博文

争论的科学与哲学

已有 2757 次阅读 2017-5-11 06:53 |个人分类:科学正史|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争论的科学与哲学

李兆良


诐辞知其所蔽,淫词知其所陷,邪词知其所离,遁词知其所穷。最近一些反对更正世界史的诐辞,淫词,邪词越来越烈,为了读者不被误导,作答如下。

关于黄河改道

关于黄河改道为断代证据,有认为《坤輿万国全图》上面的是运河,不是黄河,他们没有想清楚这些证据,只是从表面看问题。

·        假如地图上是运河,那黄河在哪里?史前时代存在至今的黄河,居然可以被断言是运河就消灭掉吗?假如只有南支是黄河,北支是运河,那为什么只绘运河的北支?接上黄河的南支?运河的南支又在哪里?

·        运河是干什么的?是给北京运粮食的。北支的黄河,如果是运河,为什么注入渤海,不是到北京?(彩绘本与墨线本没有分别)

·        如果南方一支是运河,为什么通入黄海?明代永乐修的京杭大运河,顾名思义,杭州是始点,为什么南支不到杭州而在苏北出海?如果《坤輿万国全图》上绘的是利玛窦赴京路线,走的京杭大运河,为什么南端不连接他的出发点南京?

·        黄河是大自然形成的,宽度从1公里到10公里不等,河中还有滩、州。运河是人工开凿的,鲜有1公里宽,一般是三四条小船能并排通过,约30-70米。运河与黄河的宽度是1:101:100。除非光是展示运河,在世界地图上绘制运河而不绘制黄河是不合理的。

·        明史里面有很多记载黄河变迁和治河的记录。审批我这篇文章的有专门研究黄河的专家,持反对意见的可以写论文到《测绘科学》。

·        一两张地图不能阐述不同时期的黄河,文字记载这方面比较详细。为什么不看看元史,明史,清史记载的黄河历史?

关于马

坚持马是欧洲人带到美洲的认为欧洲人带来的几百匹马短时期内可以繁殖到几百万匹。持此论点的忘掉生物有繁殖率,也有死亡率。持此论的完全忽视死亡率,不止没有非自然死亡(给人杀掉,吃掉),连自然死亡也没有。写一大堆公式,好像很科学,却漏掉最重要的因子,这就是诐辞,邪词。

欧洲人带来的马,不止有自然死亡,非自然死亡更多。De Soto带到Florida的马,一匹都没有留下后代。这是一位专门研究马的资深科学家Thorton Chard从原始记录里得到的结论。(http://www.lrgaf.org/articles/spanish-horse-progeny.htm)。

读西方文献要十分谨慎。十八世纪的法国是文明最先进的欧洲国家。编撰第一部百科全书的是法国人,从来没有到过美洲,可是他说“美洲是如此落后,荒芜,连四条腿的动物都没有”。美国总统Jefferson后来亲自送他一头麋鹿,他才语塞。对西方文献深信不疑的后果是愚昧加荒唐。

Hernando Cortes是征服墨西哥的西班牙殖民者,1519年带了16匹马到墨西哥。最早到秘鲁的一位传教士José de Acosta1539-1600)目击当地到处有不少马,驴,狗,是原住民拥有的,“它们与西班牙的种一样好”,这句话表示秘鲁的马与西班牙的马不同。他们不止用作劳力,也被宰掉当食物。对西班牙人来说,马是非常珍贵的,原住民不许拥有马,秘鲁的原住民哪里能从西班牙人处得来大量的马?除非马本来就存在。Acosta反对所谓美洲的马都是欧洲人带去,他目击西班牙人把很多美洲原产的马运回欧洲去。美洲原来的马在一万年前已经绝迹。这些马是原产中国的pony。

加利福尼亚曾出土一匹马的骸骨,比最早到达的西班牙人早60年。证明有人把马带来美洲,而这些人不是欧洲人。

有人说:‘不过,挥手自兹去,萧萧班马鸣,所有文献的解释都是班,别离也,没有例外。注意,没有例外’ 这首诗是讲离别,的确无一例外。但是“斑马(班马)”是分别的马,未免太武断。下面是《说文解字》与《康熙字典》对“班”与“斑”的解释:(有个别字没有电脑字符,略去,请看原文)


 http://www.zdic.net/z/1e/sw/73ED.htm

说文解字(班) 分瑞玉。堯典曰。班瑞于羣后。从玨刀。會意。刀所以分也。布還切。古音在十三部。讀如文質份份之份。周禮以頒爲班。古頒班同部。

康熙字典:〔古文〕【】《廣韻》布還切《集韻》《韻會》《正韻》逋還切,【】音頒。《書·堯典》班瑞于羣后。
又《爾雅·釋言》班,賦也。《註》謂布與。《書·洪範》武王旣勝殷,邦諸侯班宗彝。《傳》賦宗廟彝器酒罇賜諸侯。《左傳·襄二十六年》班荆相與食。《註》班,布也。《公羊傳·僖三十一年》晉侯執曹伯,班其所取侵地于諸侯。
又《博雅》班,秩序也。《左傳·文六年》趙孟曰:辰嬴賤班在九人。《註》班,位也。
又《集韻》次也。《左傳·桓六年》諸侯之大夫戍齊,齊人饋之餼,使魯爲其班。《註》班,次也。
又《集韻》別也。《左傳·襄十八年》有班馬之聲。《註》班,別也。夜遁馬不相見,故作離別聲也。
又徧也。《晉語》車班外內,順以訓之。《註》班,徧也。
又《揚子·方言》班,徹列也。北燕曰班,東齊曰徹。《易·屯卦》乗馬班如。《疏》六四應初,故乗馬也。慮二妨已路,故初時班如旋也。《書·大禹謨》班師振旅。
又雜色也。《禮·王制》班白者不提挈。《註》雜色曰班。
又班班,車聲。《後漢·五行志》車班班入河閒。
又姓。《風俗通》楚令尹鬪班之後。
又縣名。《前漢·地理志》班氏。《註》屬代郡。
又班茅,蟲名。《古今注》藥種有五物,五曰班茅,戎鹽解之。
又《集韻》或作辨。《前漢·王莽傳》辨社諸侯。
又《韻會》通作般。《左傳·成十三年》鄭公子班自訾求入于大宮。《釋文》班,本亦作般。《前漢·郊祀歌》先以雨,般裔裔。《註》先以雨,言神欲行,令雨先驅也。般,讀與班同,布也。裔裔,飛流之貌。
又《韻補》叶【】連切,音鞭。《何晏·景福殿賦》光明熠爚,
文彩璘班,淸風萃而成響,朝日曜而增鮮。 《廣韻》俗作【】。《正韻》亦作頒朌。

考證:〔又姓。《風俗通》楚令尹闕班之後。〕 謹照廣韻所引風俗通,闕班改鬪班。


http://www.zdic.net/z/1b/kx/6591.htm

说文解字駁文也。謂駁襍之文曰辬也。馬色不純曰駁。引伸爲凡不純之偁。辬之字多或體。易卦之賁字、上林賦之斒字、史記璸斒、漢書文【】玢豳、俗用之斑字皆是。斑者、辬之俗。今乃斑行而辬廢矣。又或假班爲之。如孟堅之得氏以楚人謂虎文曰斑。卽虍部虨字也。作辬斑近是。而漢書作班。頭黑白半曰頒。亦辬之假借字。許知爲不純之文、以从辡知之。辦辯字皆从辡。从文。辡聲。此舉形聲包會意。布還切。十四部。

康熙字典《廣韻》布還切《集韻》《韻會》逋還切,音班。辬,或作斑。駮文也。《韻會》雜色曰斑。《禮·檀弓》貍首之斑然。《禮·檀弓》貍首之斑然。又《韻補》叶【】連切。《曹植·七啓》形不抗首,骨不隱拳。批熊碎掌,拉虎摧斑。

《汉书》的班,同斑。唐诗的班马,可以是斑马。不是无一例外。

《诗经》,《说文解字》里以马做部首的字,不少是以毛色命名不同的马。

上面只是从字义理解“班”字和“斑”字。所以不能单纯解释为分别的马。所谓无一例外,以前讲“哥伦布发现新大陆”,“利玛窦带来世界地理”,也是无一例外。现在有新解了。

从字面理解,不如从形象理解。中国有斑马,驳马,五花马,更形象的是绘画雕塑。中国自汉以来就有斑马,五花马。唐三彩有斑马,五代赵喦有五花马,宋李公麟有花斑马,元赵孟頫的百马图有斑马,五花马,占全部约十分之一。

欧洲中世纪到殖民美洲之前没有花斑马,所有的绘画没有花斑马。欧洲绘画首次出现花斑马是1600年左右,即哥伦布到美洲以后100年,还没有命名。

意大利,西班牙,英国有各种马的节日,从中世纪流传至今,保留传统,从来没有花斑马。

欧洲人命名tobiano1800年代,Appaloosa1880年左右。为什么这两种美洲马在19世纪才有新命名?因为欧洲人从来没有,对他们来说是新的马种,当然不是他们带来的。1739年,《乾隆大阅图》里,乾隆的坐骑是花斑马,当时的欧洲人还没有Tobiano这名字。李公麟,赵孟頫时代更加没有。

《美国国家地理杂志》在马年有一期讲马,把花斑马算成是欧洲纯色马的后代是绝对错误的。马的毛色是由基因控制的,Tobiano的毛色是很偶然的突变结果,有一节染色体是倒反的。这基因是自然偶发的,不能随便培育。认为纯色马可以产生花斑马是完全无知的说法,可是有人以为《美国国家地理杂志》权威,不调查研究就相信。

LewisClark首次越过Mississippi河到北美洲西部探险,他们带的马不能走长途,到了落基山脉,要与原住民换当地的马匹才能走。原住民的马是矮种马(pony)与欧洲人带来的高大的马horse)不一样。原住民的马擅长负重走长途,所谓千里马,负重也是有限的,中国茶马道上走的都是这种矮种马。欧洲武士有盔甲,马也有盔甲,矮马是无法承载300磅盔甲加人的重量的。欧洲的大马是短途冲刺的战马,不宜走长途,所以De Soto带来的欧洲马大半都累死在路上。大马不能自己交配产生矮种马。矮种马也不能自己交配成高种马。美洲原住民的马不是欧洲马的后裔。

要推翻一项沿用了500年的“经典”必须有牢不可破的证据。以上这些证据是抹杀不了的,我的《宣德金牌启示录》一书里面都有讲,该书还没有简体字版。加上《坤輿万国全图》,两本书600页,上千条证据,是互相印证的,不是孤立的。Appaloosa马出现的地方出土永乐通宝,原住民妇女用中国铜钱作头饰,与云南少数民族一样。五花马出现的地方有明初的青花碗,宣德金牌,明代旗帜北斗旗,石级河的地名,切诺基人对“熊”的发音与苏浙话,客家话一样等等。要推翻一点,必须要推翻所有其他证据。

“诐辞知其所蔽,淫词知其所陷,邪词知其所离,遁词知其所穷”。用偏颇的言辞,大量无关的言辞,强词夺理来辩论,为了维护自己一贯错误的论点,为了不服输,硬来辩论,只会越辩越失态。

我说过,假如有人看过我的书,还能举出错误的话,我便达到目的。我指的是有确确实实的证据,可以完善这学说。我欢迎真正求知的讨论,对事不对人。从总体看问题,为认知真相提问题,寻根究底找答案,才是真正做学问。卖弄诐辞,淫词,邪词,知道一点皮毛就断章取义,鱼目混珠,指鹿为马的胡说八道,只会出乖露丑。

2017.5.10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674084-1054253.html

上一篇:中国编撰网上百科全书,补充更正对中国科技的严重误解
下一篇:怀念鲁迅

5 姬扬 苏德辰 physics369 haipengzhangdr xiyouxiyou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1-18 03:5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