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夷山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uyishan 中国科学技术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博导

博文

科普书的愉悦功能 精选

已有 4364 次阅读 2011-7-9 07:04 |个人分类:科普小兵|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功能

科普书的愉悦功能

武夷山

《出版人·图书馆与阅读》杂志,2011年第6

 

 

上小学时,我读的第一种科普书是《十万个为什么》,那时才上小学,脑子接近白板,所以这本书在记忆中烙下了很深的印象。以至于至今仍然清晰地记得八本分册分别是什么学科的,包括某些问题是怎么问的,怎么回答的,似乎这些书就在眼前。例如,数学分册的第一个问题是关于拓扑学的,从莫比乌斯圈说起。….,我之所以要特别提到这个问题,是因为这背后还有一个小故事,那是上幼儿园时,我们老师带我们做游戏,叫一个同学沿着一个纸圈的中心线剪下去,结果,纸圈成了两半,而老师却能将自己手头的纸圈剪成两环相扣的8字。当时觉得很神奇,想不明白,老师为什么有那么大的能耐?。读了《十万个为什么》数学分册,知道了答案,原来老师剪的那个纸圈是莫比乌斯圈,就高兴得要命。我想,这应该算是诱使我日后走上科技这条道路的一个偶然性的因素吧。当然偶然的背后也还是有必然性的,我从小就特别喜欢看书,而且看得很杂,比如,我在小学低年级的时候就把姐姐的小学高年级《自然》课本早早地看了好几遍,还按照课本的要求做一些简单实验。

对书籍的热爱一直保持着,上大学那会儿,每到一个没去过的地方都要首先去当地的书店逛逛,买些书,这其中有很多都是科普书。。记得有一次去无锡实习,去了无锡的一家书店,并被卡尔·萨跟的《伊甸园的飞龙》深深吸引,当即买下。后来要离开南京到北京读研究生,别的很多图书都留在南京家里,无法带到北京来,但萨根的这本书一定要随身带来。

上了研究生,就不仅仅限于看科普书了,因为一直对外国语言非常感兴趣,我开始尝试着翻译科普文章和科普书。为了练习翻译,我经常把自己学的英语课本(如Essential English)的课文从头到尾翻译一遍。最早发表的一篇翻译文章是1983年在《国外科技动态》杂志上刊登的《致癌基因研究的进展》,那是我们研究生课程日语课(第二外语)的作业,因为翻译得比较好,老师就推荐发表了。1984又在科普出版社《知识就是力量》杂志上发表了译文《闪电之谜》。再后来开始尝试科普书的翻译,我翻译的第一本科普书是科学技术文献出版社出版的《知觉之迷》。看到自己翻译的文章和书籍能发表,能出版,那种兴奋和而喜悦你可想而知,同时这也正好形成了正反馈,越翻译越觉得有意思,就不限于科普文章了,各种类型、各种体裁的东西我都试图翻译一下,尤其是当把诗歌的韵律也翻译出来之后,享受诗歌音韵美的那份满足感,真是溢于言表。

走上工作岗位后,除了有四年多在驻外使馆科技处工作外,其余时间都一直在中国科学技术信息研究所工作,总之,没有离开过科技行当。多年来,除了翻译发表科普作品外,我还从事国外科普工作状况的调研,向国内同行介绍我认为值得借鉴的东西。这些工作让我的生活更加愉快。而且我相信类似的愉快感,周围的一些前辈或者同行都有。

最近刚看完了一部科普作品,约翰·德比希尔的《素数之恋》,这是一本难得的优秀科普作品,由奇数篇和偶数篇两部分组成,一部分篇章专写数学的问题,另一部分篇章专写与数学有关的人物,采用这种方式,读者可以跳过不感兴趣的章节,即使没有数学基础的人也可以看看与数学有关的人物,他们的故事妙趣横生。

就阅读的趣味倾向而言,早年我为了扩充知识,适应科技情报岗位的要求,多以科普阅读为主,现在的业余阅读主要以阅读人文社科著作为主,这有两个原因,一是科学技术与社会经济发展的关系越来越紧密,没有一定的社科人文素养是做不好科技政策研究与科技情报研究的;另一个原因是,大概随着阅读量的增加,口味越来越刁,写得不好的科普书我根本看不上眼。

科普书在产生愉悦功能的同时,也会对一个人的成长发挥很大的作用。我曾做过两期“走近诺贝尔”(CCTV10套播出)的访谈节目,我在节目中谈到,很多诺贝尔奖获得者在自己的传记或回忆录里提到,小时候受到过某本科普书、某一科普杂志、某次科普展览或某部科普电影的影响。我们今天提倡阅读科普,并不是希冀让每个孩子成为科学伟人,这当然也不现实,但至少有助于让孩子觉得,科学是有意思的。

我曾经一直在想一个问题,父母给我们生命,我们又能如何报答父母呢?如果要完全对等的报恩,那只能是在父母生命垂危之时,用自己的生命换来他们的生命,但这显然不可能。后来我想明白了,提出了我的 “逆向报恩理论”(开玩笑的说法):父母给了我们生命,我们再去创造新的生命,这才叫报恩。这个道理同样适用于我现在所热心参与的科普工作,小时候看了《十万个为什么》受到启发,对我人生的轨迹产生了影响,我怎样去报答《十万个为什么》的作者编者?那就只有通过自己做科普,影响下一代,这样才庶几能报答那些曾经对我产生重要影响的科普书作者。

 

简介:

武夷山,中国科学技术信息研究所研究员,总工程师;中国科技情报学会常务理事;中国软科学研究会副秘书长;《情报学报》主编;《中国软科学》常务副主编;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兼职博士生导师。主要从事科学计量学、科技政策和美国科技问题研究。已发表译著、编著二十余部,发表大小文章600余篇。

 

推荐:

1、《素数之恋》,约翰. 德比希尔,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2008

2、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司马贺,穿越歧路花园,黄军英等译,武夷山校

3、新星出版社,陈功,信息分析的核心

4、北京大学出版社,赵鑫珊,哲学是最大的安慰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557-463171.html

上一篇:阅读文艺作品的点滴笔记
下一篇:不放权,没出路

22 许培扬 吕喆 王晓峰 刘玉仙 刘立 罗会仟 刘用生 柏舟 王茂章 吴吉良 邢志忠 徐迎晓 阎建民 柳东阳 苏学 齐霁 李泳 陈德照 赵金丽 张启峰 colorfulll zengfeng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22 05:4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