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夷山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uyishan 中国科学技术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博导

博文

做“正事”能否上瘾? 精选

已有 7862 次阅读 2010-12-3 17:51 |个人分类:换一个角度|系统分类:教学心得

武夷山

唐凌峰博友问:

武老师能否写文章谈谈怎样才能使做需要做的事情也像吸毒一样上瘾呢?例如,锻炼身体,学习英语,看文献,做试验等等。

 

我还没有认真想过这个问题,试图胡乱回答一下。

我觉得,人们之所以对某些事物上瘾,是因为那些事物(烟、酒、毒品、咖啡、茶叶、游戏、影视节目,等等)带来了强烈的欣快感和兴奋感,因此,唐凌峰博友的问题就转化为:“需要做的事情”能否带来强烈的欣快感与兴奋感?

首先,找到与自己的兴趣、秉性、特长相一致的职业是最重要的。从事这样的职业,就意味着“需要做的”也是自己喜欢做的。

我是幸运的。大学专业不是我自己的选择。我们77级的很多情况与现在不一样,校方认为我的高考数学与物理成绩不错,就不与本人打招呼,把我转到了电子工程系。多好的专业啊,可惜四年也没有培养出我对这个专业的热爱。通过考研究生转到了“科技情报”专业,这才是我的终生最爱。读研期间,我有很多个星期天(当时是6天工作制)都整天独自泡在本所图书馆里,如入奇珍宝库,流连忘返。除了阅读专业文献外,浏览原版的大英百科全书是特别美好、愉悦的感受。从1985年初毕业留所至今,将近26年了,我都没有挪窝,可见热爱自己的工作到什么程度。每天上班,我都兴高采烈。我读过一本《血型与心理学》(中央编译出版社,2008),该书列出了各种血型适合的职业,我的血型所适合职业的第一项就是“情报分析”。呵呵,美死我了。

其次,做“正事”,需要有自我约束能力,这是日后尝到甜头(上瘾)的前提。

我中学一位同学给我看过他父亲摘抄的一句名言(大意):“不是去做你想做的事,而是去做你该做的事”。唐凌峰所说“需要做的事情”,就是“该做的事”,就是所谓“正事”。对于很多孩子,对于很多年轻人,想做的事与该做的事不一致。该做作业,想做的是玩电脑游戏;该做实验,想做的是网上聊天,等等。因此,必须约束自己!老话说:“成人不自在,自在不成人”,就是这个意思吧。约束自己,当然不自在,可是,现在自在,以后没出息,就一辈子不自在。这个简单的算术总得算一下。

我至少从中学起就开始了自我约束的“修炼”。例如,我酷爱看电影。但是我问自己:“你能抵御电影的诱惑,不去看电影吗?”其实,那时是看露天电影,不要钱,而且,学习压力几乎不存在(大学停办了,中学毕业后就得下乡当农民),完全不存在“不看电影”的必要。我只是为了磨练意志而抵制电影。多次抵制都成功了,自己就很得意。人们之所以吸毒“上瘾”,是因为有那个强烈愉悦感的存在。而我这里的“得意”,其实也是另一种形式的愉悦感,只是作用于不同的脑区(?)罢了。

顺便说一句,由于从小有抵御诱惑的修炼,我敢夸口:工作之后,什么糖衣炮弹都别想击倒我。我当业务干部后,在廉政方面一直做得很好。

另外,长期坚持,是做正事“上瘾”的必要条件。

练长跑的人都知道,跑步过程中会经历“极点”,坚持下来,就会产生“欣快感”。如果不坚持,没有挺过“极点”,则体会不到后面的欣快,也就谈不上“上瘾”了。学英语、看文献、做试验的道理与锻炼身体是相通的。一般地说,每个人的“学习曲线”都会达到一个平台期(横轴的投入时间增大,努力程度增加,但纵轴的学习效果没有相应提高),只有坚持下去,学习曲线才会重新上扬,相当于我们学习者实现了一次自我突破。 

我曾经学过一段俄语(现在丢了)。粉碎“四人帮”后,有一阵子很时兴放映“四人帮”在的时候决不允许放的故事片。一次,我看前苏联喜剧片《我们好像见过面》,屏幕上的俄文标题,我居然每个词都认识,于是高兴万分,甚至可以用“欣快感”来描述那一瞬间的感觉。这是小得不能再小的“愉快事件”,可是如果我的俄语学习没有坚持一定的时间,就看不懂这个标题,就少了一次愉悦感受。

坚持做“正事”的时间越长,频繁产生这些小小愉悦感受的概率就越大。积少成多,你就会发现自己整天乐呵呵的。比如,在翻译中,你妙手偶得一个传神的译法,你得意一番;在阅读中,你从一篇文献的某一观点引申出一个“公理”,又得意一番;由于你平时注意锻炼,在单位的运动会上居然能拿一个名次,得一个奖品,再次得意一番……那不是“没事偷着乐”,而是“整天明着乐”,多好!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557-389996.html

上一篇:梵蒂冈设有首席天文学家职位
下一篇:卫斯理大学邀请C.P.斯诺做访问学者的故事

59 李侠 罗岚 唐凌峰 张志东 刘全慧 鲍得海 陆绮 刘玉平 段庆伟 周少祥 赫英 阎建民 刘进平 王安邦 罗帆 刘世民 赵凤光 王号 张焱 王修慧 陈国文 刘立 李民 唐小卿 丁甜 吉宗祥 佟冬 吕喆 黄晓磊 金小伟 王启云 苗元华 刘玉仙 张天翼 何金华 孔晓飞 王力 蔣勁松 高建国 刘克 郭桅 李泳 许培扬 韩健 刘晓瑭 齐霁 丛远新 姜洪洲 王萌杰 刘广明 赵新铭 朱新亮 黄锦芳 罗汉江 郭鹏 黄秀清 孙健 xiangwen zhangzhi

发表评论 评论 (2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27 10:2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