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夷山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uyishan 中国科学技术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博导

博文

若干年前我的两份稿件评审意见

已有 1699 次阅读 2018-5-15 06:46 |个人分类:图书情报学研究|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若干年前我的两份稿件评审意见

武夷山


其一

1. 我对文中的判断、陈述有很多不同意见,但仍同意发表,因为该文也许能激起讨论甚至辩论。若发表,可以加一个编者按,说明发表此文意在引起讨论,不代表编辑部支持作者的看法。


2. 部分意见,见我在原稿上的批注。


3. 建议作者补充讨论两点:

(1)纵向地看,中国情报学的起点是图书情报工作,而不是单纯的情报工作。1956年“中科院科学情报研究所”(中国科学技术信息研究所的前身)成立时,编译工作是该机构的“中心业务工作”,设第一编译室、第二编译室、第三编译室、“科学新闻”编译室和资料室,资料室下设情报方法研究组,研究资料分类、检索机械化、翻译自动化等。(见《甲子辉煌----中国科学技术信息研究所成立60周年纪念》,科学技术文献出版社,20169月,第6页)这些都是本文作者认为不属于情报工作或不属于情报主流工作的内容,但都是当年情报所的主业。所以,不能直接从情报3.0谈起,要看历史演变过程。


(2)横向地看,鸠占鹊巢现象,是中国独有的,还是国际上普遍存在的?在国内,情报机构的人特别热衷于为“情报学”正名,高校教师多数都无所谓,像X教授这样热衷于为“情报学”正名的是极少数。存在这一差异,也不一定是坏事啊。今后是否可以加强分工,高校的情报学研究者主要研究什么?情报院所的情报研究人员主要研究什么?不一定在情报概念上吵得鸡飞狗跳的。本文对国际上情报学发展情况只字不提,没有一篇外文参考文献,是不合适的,多少要说一说国际上情报学发展大趋势。


其二

1、“知网近10年关于文献计量、学术评价与科研绩效的研究论文”,语焉不详,近10年指什么时段?用哪些检索词获得的这些论文?


2. 在评价中,采用某数据作为某变量的替代指标,是常见的,也是出于无奈。不能简单将这种做法指责为“异化”。


3. 不能简单化地将自引视为近乎不端行为的举动。有的自然科学诺贝尔奖得主在获奖前如果不自引,其原创成果更无人关注。

(博主补记:诺奖得主的睡美人论文占其论文总量的比例,比其它样本中睡美人论文的占比还要高。这是因为其原创成果不易被同行理解。)


4. 本文中的溢价类比是个有新意的内容,可专门围绕这一点深刻剖析一下,做做文章,也许就能达到发表水平。但必须至少回答两个问题:

1)在经济领域,人们肯定是主动追求溢价的,比如企业在出售部分股份时的定价。但在学术领域,人们都在主动追求引用方面的“溢价”吗?若不是,则全文的分析就没有意义了。首先得论证这一点。


2)经济学的溢价,是有比较基准的,比如当初的股票价。学术溢价的“基准价”是什么?必须讨论。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557-1114015.html

上一篇:中等阶层如何定义?看3个C
下一篇:与硕博士生频繁接触的一周----日记摘抄639

9 张忆文 刘立 徐令予 谢力 蔡宁 杨正瓴 李学宽 李颖业 周春雷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0-17 21:4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