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夷山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uyishan 中国科学技术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博导

博文

[转载]唐宁 | 科技创新需要有耐心的钱

已有 932 次阅读 2018-4-16 16:39 |个人分类:鼓与呼|系统分类:观点评述|文章来源:转载

 

唐宁 | 科技创新需要有耐心的钱

《哈佛商业评论》2018年2月号

http://www.sohu.com/a/221389724_168180


 

如何将科技优势与实际需求相结合。金融科技创新是以客户需求为出发点,不是先有技术再寻找客户需求。真正做到懂客户未被满足的金融需求,与此同时保持对科技的敏感度,知晓最前沿的技术在哪里,清楚谁具备这些技术和能力,以及谁能更好地运用这种技术和能力。金融与技术相结合的方式才能产生非常巨大的能量。

过去15年,我一直在支持科技创新

30岁的时候成为中国最早一批天使投资人。当时还没有天使投资这样的说法。我问他们缺什么,他们说缺钱。我就给他们投了钱。有了钱之后,他们说,我们还缺人,能不能帮我们招到人?我们的商业模式还需打磨,能否与我们一起头脑风暴?我们还需要合作伙伴、客户……也就是说,他们什么都缺。

后来我得知这种模式被称为天使投资。这个说法的确很美好,但如果你不喜欢做这些事情,不喜欢把手弄脏,那么做一个“天使”就是一件很悲剧的事。今天的我依然会忍不住在想,当年我为何会被这些早期科技创新企业吸引,为什么愿意将钱、身以及心一并注入,甚至与这些早期创业者一起奋斗,将他们的好创意和科技驱动的创新模式落地?我想是因为我在其中发现了一些关键词:发明家、远见者、创业家、先锋者和人文关怀者。

这些关键词是对他们的最好诠释,这也是我当年支持他们的原因。那时徐小平还没有开始做天使投资,也没有全民天使火热地投入到科技创新的大潮中,当时局面很冷。我早期的合作伙伴只有IDG资本,机构投资者也很少。因此我早年帮助过的那些创新创业者的团队,之后接手的也只有IDG资本。我还有一个IDG内部保持不败的记录,就是我们合作的所有企业百分之百都取得成功,这个看来也不太可能会被超越了。

当时我们一起把手弄脏去帮扶早期的创业者做天使投资的那家机构依然健在,只是我已不直接参与它的投资。现在,这家机构已成为中国科技投资领域的领先机构。它就是华创资本。这家机构始终关注天使投资阶段,它现在也投A轮、B轮成长期。去年有一个说法:真格是最活跃的,华创是第二活跃的。它非常期待能够像硅谷那样,与科学家一起创业。

中国的商业环境需要企业家、创业者是全能型选手,即懂技术,又懂营销,懂管理,还要懂战略。这不太现实。硅谷不是这样的。硅谷的创业创新环境是一种更加有序的结合。投资人、天使投资人、早期投资人往往掌握着很多资源,可以把科学家和那些真正懂技术、懂营销、懂管理的团队成员,以及不同的成功要素整合起来,做一件大事,创一家企业、建一家公司。

现在的华创资本专注在天使和早期投资方面,能够和我们最领先的发明家、远见者、创业家一起合作。IDG资本已经很大了,它现在已经成为全方位的资产管理私募股权投资机构。但它在做早期投资方面采取的做法却是与华创合作。因此,华创IDG天使投资平台是一个让我可以继续支持创新创业的平台,让我未来有更多机会持续参与支持中国科技创新创业的实践。

回顾我过去15年的经历,可以说从天使投资开始,我始终在支持科技创新创业。

借助母基金成为科技创新的幕后推手

33岁时创立了宜信公司。迄今公司已成立12年,我们一直通过一件事情来持续支持科技创新,那就是——我们运营管理着中国最大的、最成功的母基金之一。

母基金是怎样的一个概念?像IDG资本、真格基金、华创资本这些顶级创投支持发明家、远见者、先锋者、人文关怀者去创业,也得有资金。它们的钱从哪来?再者这样的创新行为,都需要长期的、有耐心的钱,跟中国过去的投资人所期待的投资回报方式不一样。过去的投资人和机构期待的都是短期的、固收的投资期限,每半年、每季度都要有固定回报的投资方式。这不可能有助于科技创新。

任何一家寻常企业都需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发展,更何况是硬科技、深科技和黑科技产业,它们需要的发展时间更长。因此,为了科技创新能在中国有突破和更长远发展,就需要有长期的、耐心的、增加价值的钱,不是短期就要回报的钱。

我们做的工作就是,将中国的高净值、超高净值个人在过去几十年改革开放成功收获的巨大财富通过母基金的形式,投到IDG资本、华创资本和真格基金这样的顶极基金中。这些基金有的擅长大数据、云计算,有的专攻芯片、机器学习,通过这些优质基金,最终投入到硬科技、黑科技和深科技,真正帮助青年人实现科技创新创业的理想。

再者,我们会做充分的投资者教育,用来支持创新创业的钱一定是十年长线的,不能是一两年短线的,是权益类的不固定回报,不是规定回报。创业,尤其是从基础科技到产业应用,绝非一朝一夕,需要个人投资者和机构投资者都做好长跑准备。

因此,通过母基金这样的金融创新形式,可以让我们的个人和机构投资人真正投资高科技创新创业。除母基金外,宜信还以直投方式支持科技企业发展。我们有一个10亿美元的新金融产业投资基金,在全球范围内投金融科技。投资涵盖数十个国家金融科技、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和区块链等领域孕育的新机。2017年,宜信新金融产业投资基金被著名金融科技公司FT Partners评为“美国最活跃企业金融科技投资者之一”。全球知名创投研究机构 CB Insights 2017年发布的全球最活跃的Fintech金融科技的VC榜单上,宜信新金融产业投资基金亦赫然在列。

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我和宜信公司始终是发明家、远见者、创业家、先锋者和人文关怀者“背后的支持者”。

金融与科技的碰撞,会产生怎样的结果?

具体到宜信公司,我们自身是如何将金融与科技相结合,做到科技让金融更美好?过去的12年,宜信作为一家全球领先的金融科技企业,也是不留余力地利用科技。最近常被提及的说法,诸如金融要支持实体经济,金融是百业之首,那么,如何能通过科技手段,让金融服务更加普惠,更加有温度,更加可触及?

我们怎么做的呢?例如与亚马逊、ebay这样的平台合作,他们平台上的小微商家只有数字化资产,没有实物资产,通过过去的银行体系是不可能获得融资。但它们现在通过我们的大数据风控和模型,可以实时评估它们的信用风险,获取资金。

个人也是如此。2015年12月,宜人贷在美国纽交所成功上市,成为中国金融科技第一股。大家知道中国还没有征信体系,也没有征信局,个人是没有信用评分的。我们通过利用各种数据,创建了中国第一个移动在线贷款APP。个人足不出户就可以从这个APP上实时获得平均约1万美元的借款。

在理财方面也是这样,我们推出了智能投顾投米RA。众所周知,对于中产阶层来讲,找理财规划师是非常不经济的。在现有的商业模式下,不会有人工理财规划师为我们服务。可是通过智能投顾,所有的中国大众富裕阶层、中产阶层的家庭,甚至每个家庭都可以有一个理财规划师,而且这位理财规划师是在你的移动终端中。

对科技的运用离不开科技人才。我们特别注重和优秀的技术人员、科学家合作,很多年前,我到华尔街、硅谷去和顶级的华人以及非华人科学家交流,邀请他们来中国,他们说他们的家在那里,不可能全职到北京、中国各地工作,他们要有相当一部分时间在美国跟家人在一起。我说很好,你可以选择飞来飞去,因此诞生了一个词叫“海鸥”。现在公司里就有很多“海鸥”。借助这种灵活机制,宜信可以实现跟更多科学家、技术大牛一起合作。

在管理文化层面,也要充分重视让科技人士与金融人士相互学习,彼此赋能,这至关重要。科技人士掌握着大数据、人工智能和各种改变世界的力量。但是他们不懂金融。如何把金融和科技两类人很好地结合在一起?在这方面我们有一些非常棒的创新,组成“Team of 2”,实现互相赋能。通过这种方式,我们能实现真正的整合创新、跨界创新。众所周知,未来很多创新不太可能是单一维度创新,越来越多的创新是像苹果公司那样的整合创新和跨界创新。

对很多科学家来讲,应该更多考虑如何将科技优势与实际需求相结合。重要的是,我们进行金融科技创新时都是以客户需求为出发点,不是先有技术再寻找客户需求。真正做到懂客户未被满足的金融需求,与此同时保持对科技的敏感度,知晓最前沿的技术在哪里,清楚谁具备这些技术和能力,以及谁能更好地运用这种技术和能力。金融与技术相结合的方式能产生非常巨大的能量。我想这样的创新逻辑,同样适用于其他行业。

唐宁|文

时青靖|编辑

唐宁是宜信公司创始人、CEO

时青靖是《哈佛商业评论》中文版高级编辑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557-1109309.html

上一篇:坚拒作者送礼----日记摘抄633
下一篇:人文学科的模式

1 晏成和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2-19 11:1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