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夷山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uyishan 中国科学技术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博导

博文

关于serendipity的可贵研究 精选

已有 4383 次阅读 2018-4-11 06:42 |个人分类:阅读笔记|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关于serendipity的可贵研究

武夷山

Research Policy杂志2018年第1期(2月出版)发表英国苏塞克斯大学SPRU(科技政策研究中心)Ohid Yaqub的文章,Serendipity: Toward a taxonomy and a theory(serendipity:分类与理论建构的尝试)。Serendipity很难翻译,主要涵盖“偶然发现”、“偶然发现的运气或能力”、“歪打正着的发现”等几层意思。所以,下面保留这个词的原文而不作翻译。

这是一篇很好的文章,文章中的一个表格概括了文章的主要思想。

                                 
 

Serendipity的类型与机理

 
 

对于理论和政策的一些启示

 
 

Wapolian型[1]

 

----定向搜索解决了期望之外的问题

 
 

----这是政府对科研进行经费支持的进一步的经济理由。

 

----使命导向科研机构的职责范围应宽泛一些。

 
 

默顿型[2]

 

----定向搜索通过意想不到的路径解决了手头的问题

 
 

----知识的共同生产;Mode 2知识生产模式和三螺旋模式

 

----强调方法进路的多样性

 
 

布什型[3]

 

----非定向搜索解决了当前的问题

 
 

----线性模型;新型的科学经济学

 

----强调知识在不同机构之间的扩散

 
 

斯蒂芬型[4]

 

----非定向搜索解决了后来出现的问题

 
 

----技术之经济史,创新元勘

 

----强调维护知识基础,强调(实际应用)与科研的间接联系,强调长期影响

 
 

理论引导型

 

----理论的成长成熟使得serendipity对于任何观察者都昭然若揭

 
 

----科学技术哲学

 

----强调不同学科serendipity的差异性;强调针对不同研究领域的差异性资助

 
 

观察者引导型

 

----serendipity只对拥有某些工具、方法或特质的观察者才是看得见的

 
 

----科学技术社会学

 

----强调不同行动者之serendipity的差异性;以人为本的经费资助

 
 

歪打正着型

 

----serendipity也许在方法偏差、失误和溢出之后涌现

 
 

----科研方法的规范性和“处方性”

 

----强调宽容失误,宽容科研实施方面的可控的草率

 
 

网络涌现型

 

----serendipity也许需要在行动者构成的网络中出现

 
 

----弱连接和结构洞;

 

----强调不同网络中serendipity的差异性;基于联合体的资助方式

 

[1] 霍勒斯·华尔浦尔(1717-1797)英国文学家、艺术史家,Serendipity这个词就出自他。

[2]罗伯特.默顿(1910-2003),美国社会学家,他延伸了华尔浦尔的serendipity概念,不仅关注发现的源头,还关注该发现对于更深一步科研的意义。

[3] 范内瓦尔.布什,美国著名科学家和科学战略家,影响深远的报告《科学:无止境的前沿》的作者。

[4] Paula Stephen,美国佐治亚州立大学经济学教授,她将serendipity描述为“找到对尚未提出的问题的答案”。

博主:十九大报告对基础研究的强调程度是前所未有的。要想取得很好的基础研究成果,就必须好好研究serendipity相关问题,找到“规律”,争取将发现之偶然转化为或部分转化为发现之必然。

我2004年写的一篇短文,重贴如下:

   
 

歪打正着的偶然科学发现
 武夷山

 
 


 
(发表于《中国科技成果》2004年第8期)
 
     Serendipity这个词的中文含义很难表达。它来自英国作家H. Walpole的小说“The Three Princes of  Serendip”(Serendip三王子的故事),原来指碰巧发现珍宝的运气。其一般含义是,发现并非有意寻求的好东西之能力。视不同场合,这个词也许可以译作“歪打正着”、“偶然发现”、“意外发现”、“捕捉意外良机的本领”,等等。科学史上的许多科学发现似乎纯属意外,都是科学家凭借这种特殊能力而妙手偶得的。
     青霉素的发现便是这样一例。1945年,在哈佛大学的毕业典礼上,刚刚获得哈佛名誉讲师称号的英国细菌学家、青霉素的发现者亚历山大.弗莱明爵士向两万五千名毕业生发表演讲。他说,1928年的那一天,“我并没有打算让产黄青霉孢子掉在我的培养基上,但是我一看见培养基上出现的变化,就丝毫不怀疑,非同寻常的事就要发生了。……那块霉菌也可能掉在其他培养基盘子上,那么就不会有明显的变化,从而引起特别的直接关注”。他对哈佛学子谆谆嘱咐说,“千万、千万不要忽视非同寻常的现象或事件。也许它只是一桩虚假警报,一无用处。但是,从另一方面说,它也可能是命运向你提供的导致重大进展的线索”。他还说,“头脑的准备不足,就看不见伸向您的机会之手”。单单靠好奇心还产生不了新知识,单单靠运气也产生不了新知识。重大新知识的发现取决于一丝不苟的工作和有准备的头脑之想象。
     微软的清晰字体(ClearType)软件之诞生也要归功于微软的科研人员格里戈.希奇科克的Seredipity。90年代末期的一天,他打开Micrisoft Paint程序,随便敲了几个字母,显示在一个低分辨度的显示屏上。当时他正在试验一个他写的能使液晶显示器(LCD)上的文字更清楚的软件代码。第一次试验失败了,字符都是反转图像,就像照相底片似的。他又鼓捣了一会儿,再试了一次,结果使他大吃一惊,字符的清晰度突然好得令人难以置信。大功告成,再后面的工作就属于进一步完善了。
     近年来,我国第四军医大学的神经科学研究已经可以说是一枝独秀,其带头人之一就是中科院院士鞠躬教授。他的Seredipity嗅觉也是非常灵的。一次实验中,一位学生偶然发现在猴的脑下垂体前叶有一些含P物质的神经纤维。半个世纪以来,神经科学界一直认为脑下垂体前叶只受体液调节而无直接神经调节。鞠躬教授敏锐地感觉到,深入地研究可能会导致一个根本概念的转变。于是,他带领研究组从各个角度进行研究,终于证实哺乳动物垂体前叶可以直接受神经支配,提出了脑下垂体前叶受神经、体液双重调节新观点。这个观点修正了国际上50年来一直认为脑垂体前叶只受体液调节的理论。
     到目前为止,Serendipity是个可望而不可求的东西,因为没法研究逼近它。可是,葡萄牙维索高等技术学校计算机系的何塞.康波斯不信这个邪。他的硕士论文题目就是“基于知识的系统和Serendipity”。他认为,尽管不能用编程方法来获得Serendipity,但是用计算机去搜索信息,以启发可能导致Serendipity的思路,则是完全可能的。他设计了这样一个搜索网络信息的智能代理软件系统,感兴趣者可查看http://max.ipv.pt。
     法国大科学家巴斯德说,“机遇垂青有准备的头脑”。科学发现的矿藏并没有枯竭,仍在等待拥有Serendipity的科研人员去挖宝。
 
 参考文献
 [1] 郑红蔓等,院士和他的攻关梯队,解放军报,2003,7,16
 [2] The Fruits of Science and  Serendipity, Commencement Day Address, Harvard University, June 8, 1995
 [3]
www.microsoft.com/presspass/features/1999/01-25cleartype.a

 

[4] www.estv.pt/paginaspessoais/jcampos/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557-1108465.html

上一篇:掺和到人类学研讨会中去了----日记摘抄630
下一篇:连续参加各类评审----日记摘抄631
收藏 分享 举报

15 晏成和 徐令予 吕建华 刘钢 郑永军 李璐 杨正瓴 陈奎孚 郝炘 高建国 姜春林 Editage意得辑 汪晓军 刘全慧 周春雷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4-24 12:3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