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夷山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uyishan 中国科学技术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博导

博文

每人写博,就如同一朵野花的开放--清点整理一下自己写过的评论77

已有 1087 次阅读 2017-7-15 06:37 |个人分类:换一个角度|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每人写博,就如同一朵野花的开放----清点整理一下自己写过的评论(77)

武夷山

 

对mirror《武老师也被“骗”》的评论:

    事实恐怕不是这样,日本钞票上曾有很多个国务活动家、政治家,见下文的介绍http://findarticles.com/p/articles/mi_hb3241/is_2_5/ai_n29192692/pg_4/
    美元上印历任著名总统头像是不稀奇的,中国也印毛刘周朱。
    我原稿写的是:不能说哪个国家的钞票上没有知识分子,就是不尊重知识;但是印了知识分子头像的,应该是比较重视知识的。

 

对李泳“冬雨有感”的评论:

少买书万卷,
顿成大富翁。
    李老师的买书钱若攒起来拿利息,就不穷了。;)

博主回复(2011-12-7 09:02):哈,我现在都拣便宜的和“相对”便宜的买,算下来顶多是普通人家养车抽烟的钱——买书成疾,也是“瘾君子”,应该设一家“戒书所”,我大概会报名 

 

对某博文的评论:

    每人写博,就如同一朵野花的开放,她(或他)在丛中笑。如果有李学宽、张玉秀这样的老师注意到小花的美丽,摄影传达其美,当然好;即使无人问津,仍旧是要开的。今年谢了(休博?),明年还将绽放。

 

对孟津“起立,向博士敬礼”的评论:

    我写过“半跪着与孩子聊天”,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557-1839.html。半跪与起立的意思是一样的,以示平等。

 

对徐迎晓“否定之否定:谢绝高薪,毅然回国”的评论:

    同一现象,我写了“从拔高到拔凉”: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557-310212.html

 博主回复(2011-12-24 05:34):你再上一个层次,抽象出一般的社会现象了。那个美国女兵的例子也很经典。

 

对pincn“只问耕耘,不问收获”的评论:

    只问耕耘,不问收获,是我一向的座右铭。多年后回过头来看,意外地发现:耕耘的几乎都收获了,包括我曾经自我估计肯定不会有收获的方面都收获了。

博主回复(2011-12-23 21:33):嗯,谢谢武老师!我以后也把这8个字当座右铭。
我想,付出了总会有收获,只是有时候,真正的收获,不在自己最初期望的地方。

 

对李侠“我们有选择愚昧的自由吗?”的评论:

    问题是:谁有资格定义“愚昧”的判别标准?比如有的聪明人坚决认为,找中医看病就是选择愚昧。 

博主回复(2011-12-27 16:03):呵呵,武老师提了一个好问题,这个权利可不能轻易交到某个人或某些人手里,否则会以这个名目杀人的,评判愚昧与否的标准要客观,这也是我们唯一可做的。在我看来,在行动中违反已经被证明行之有效规则的行为都容易导致愚昧。
    可以把愚昧按来源分为两种:被愚昧与主动愚昧。主动愚昧危害比较小,而被动愚昧危害较大。比如搞个人崇拜就是受众被动愚昧的表现。而犬儒主义则有主动愚昧的意味,呵呵
    至于选择中医,我不认为是愚昧,我就吃中药。中医可以说是经验医学,这个话题太大,一时半会聊不完,呵呵

 

对贾伟“元旦杂想”的评论:

     我一个大学同班同学本来是小型高技术公司的老板,后来其小公司被大公司强行兼并,他很不爽,就将股权全卖了,这正是互联网泡沫破裂前的高点,于是成了千万富翁之类的,他就潇洒地退休了。这正是需要感谢“敌人”的一个佳例。

博主回复(2012-1-5 09:30):就是啊,在美国有很多同学家里都买股票,二十多年了,每天盯得紧紧的,涨的时候也确实风光,好几个million dollars,不过一路颠簸到现在,价值跟当初进场时差不多,白消耗了那么多脑细胞啊。所以辛苦+计算不代表能挣钱。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557-1066434.html

上一篇:科学史博物馆为什么重要?
下一篇:美国公立大学中的“阶梯”“实验室”和“落后者”
收藏 分享 举报

10 刘立 尤明庆 王启云 钟炳 郑永军 李世春 李学宽 毛宏 anran123 xlsd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9-21 18:4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