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htingwater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fightingwater

博文

学术同行中的敌人和朋友——我的稿件是这样被拒的 精选

已有 19728 次阅读 2014-6-4 21:33 |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本人的博文《一种新的学术腐败-美国光学会著名期刊编辑篡改审稿意见》,披露了美国光学会旗下Optics Letters期刊某编辑屡次篡改审稿意见、从而达到其据稿目的的事实,引起了科学网网友大量的兴趣和评论。有网友问到: 这个编辑为什么这么做?这就牵涉到一个有趣的话题,即:“学术同行中的敌人和朋友”。

      世界上每一个科研工作者,都有其感兴趣的研究方向。其中有一类人,他们的研究兴趣相同或相似,形成学术同行。这类人常常互相看对方的文章,也常常在各类会议中互相见面。他们中有一些人彼此之间关系很好,是学术朋友;但正所谓“文人相轻”,这些人有些人之间是敌人,有些人之间的关系甚至差得“水火不容”。那么,为什么会发生这现象呢?一个主要的原因,来自于论文的互相评价。

      Researcher A在撰写科研论文时,总要介绍一下目前该领域的历史和发展现状,这个时候他总要引用一些同行的工作。由于学术论文(尤其是Optics Letters之类只有三页或者四页版面长度限制的期刊)的版面长度总是有限的,那么这个时候A就要在浩如烟海的论文中选取出几篇他认为最重要的或者最相关的同行论文,这个时候问题来了!

    A的论文发表后,同行都来兴冲冲地看。B一看A的论文中引用了他的文章,也许还是重点引用,可能还被介绍成“重要的,开创性的”,B就非常高兴,立马视A为好朋友。B在以后的论文写作中,也会投桃报李,不忘引用A的论文。A和B就成了学术朋友。他们会在学术会议上碰面,一起喝咖啡,或者邀请对方互相走动,一起合作写论文,等等。 这是双赢的结局。

    也有双输的结局:设想这个时候来了一个Researcher C。 C一看A的论文,上看下看,左看右看,发现他的论文没有被引用,那么C就会很失落,这个时候C可能会写信给A,告诉他我的论文很重要,很相关,但你可能没注意到。这个时候A一般会非常友好的说:“啊!你的工作真的很重要,都怪我没有注意到!非常感谢你把这篇大作介绍给我!”。如果这样,那么A和C之间就很可能会化潜在的干戈为玉帛。但C有的时候,不会写信给A,他只会自己闷在心里。那如果下一次A还是没有引用他的文章,C就认为A是故意的,从而视A为敌人。作为报复,C在以后自己的论文中,也会故意不引用A的工作。A的论文若是落到C的手里(他们是学术同行,所以完全会互相审对方的稿件),肯定是必死无疑。A也会从频繁的据搞中慢慢的意识到C可能是他的敌人了,从而在他的本子上记下:我的新敌人,C! 这样一对学术敌人就形成了。

     所以,学术朋友和敌人并不是一天之内形成的,只有当你在某一个领域浸淫久了,你才会逐渐明朗地成为别人的敌人,你也会逐渐明朗的意识到谁是你的朋友。这也是我在撰写科研论文时,最为小心的环节:千万不能遗漏一些最相关的工作,从而产生我的学术敌人。但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C认为他的工作很重要,但我想了半天,在有限的版面内觉得C的工作和我此次工作相关性不大,就暂不引用,结果就冉冉升起了一个新的敌人C!正所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啊!
    最后说明一下:  OL的TE连续两次发给我的审稿意见(指篡改前的),我看了之后非常开心。因为第一次的两份意见都是正面的,而第二次的两份意见则一份正面,一份则说应该推荐到他刊发表。大家想一想,作为敌人,他一收到我的论文投稿,是很想拒掉的。那么,他在选取审稿人的时候,就会尽量去找那些很有可能据我们稿件的专家,但结果他找来的专家还是给了我们的论文正面的意见,让该TE很抓狂,让我很开心。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423927-800463.html

上一篇:一种新的学术腐败——美国光学会著名期刊编辑篡改审稿意见!

18 程智 刘立 徐晓 高友鹤 李毅伟 王振亭 强涛 陈辉 张南希 彭真明 余党会 高绪仁 陈敬朴 徐耀 zhucele ybyb3929 PWANGSEIDON htysth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24 08:0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