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weiya0303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geweiya0303

博文

我的挚友罗启新

已有 2233 次阅读 2019-9-1 18:14 |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我的罗启新

葛维亚

罗启新是我一位至交好友。他出生香港, 在香港长大, 向往祖国大陆, 出于一片爱国之心, 1953年毅然离开故土香港回大陆求学1957年毕业后分配在长江水利委员会水文部门从事技术工作。我们是同事, 又同住在一个单身公寓。我和他接近是从一起聊天和打朴克开始的。他知识丰富,天文地理无所不晓,讲话又十分幽默, 无意中的一句话, 一个表情, 会引得众人哈哈大笑。

罗启新工作勤奋, 刻苦钻研,业务精通。二十多年来,为长江水文水资源规划、设计、分析、计算、承担了多个课题,出色完成各项任务。他遵守纪律, 不迟到, 不早退。坐班期间,  他效率却极高, 分配给他的任务从不拖拉。在没有电子计算器和电脑之前,   科技人员的计算工具只有算盘和计算尺。罗兄对这两种计算工具应用自如, 打起算盘来像连珠炮一样, 砰砰作响, 完全达到了帐房老先生的水平。计算不仅快速,而且准确。

罗启新是位极聪明,又极富修养的人, 遇到不高兴,不满意的事情,仍沉得住气,很少面带怒容,更不会恶语相加,叫人下不了台。 他从不在政治和生活等各方面讲怪话发牢骚, 不对任何领导品头论足, 不议论同事间的是非。是位懂事理,恪守大局的模范。由于罗兄和什么人都合得来, 因而男女老少, 甚至科室领导均很喜欢他愿意和他攀谈不时还和他开开玩笑。他得意的说: “我是最不危险的人, 和我接近最保险”,不会犯政治和路线上的错误 。

他为人谦和, 做事低调,从不在众人面前逞能, 也不向别人讨好卖乖。他英文不错,可从来不显摆。他的毛笔和硬笔书法娟秀流畅,苍劲有力, 如行云流水,自成一体, 却没有在大家面前露过一手。他出口成章, 借用古诗词中的一句名句作出的罗式诗词,堪称一绝, 可是只给极少数熟人过目, 绝不哗众取宠。

二十多年来,我和罗兄多次在一个技术项目里成为搭当 彼此之间和谐融洽 配合默契。也多次结伴出差 相互照应。记得一次校改书稿件去北京两个月  不知何故突患喉咙不能吞咽的怪病,即不能吃饭又不能喝水,一天下来饥渴难忍。先后到地坛和积水潭医院求医,检查喉咙和食道, 未发现任何病变,无法确定病因。我焦躁不安, 情绪常常失控。老罗耐心劝导我 “既来之则安之”,  不必过虑, 千万不要“风声鹤立, 草木皆兵”。还说吉人自有天象, 只不过是”提起千斤, 放下四两”的事罢了, 很快会烟消云散的。我深知老罗在成语典故和诗词方面造诣很深,  没想到在我发病时, 用这些话来开导我,  不由得使我心情平静了许多。在我生病期间, 老罗买一些牛奶、豆浆、藕粉、稀饭一类的流质, 要我多少吃一点, 傍晚时陪我到外面散步, 找一些有趣的话题, 分散我的注意力。如此兄弟般的情谊着实令我感动。三天后去著名的协和医院诊治,经五官科、内科、外科和神经内科检查,断定此病由神经官能症引起,给我三片粉红色药片,吃下第一片后喉咙逐渐扩张, 吞咽功能开始恢复, 三片药吃完后, 已基本好转。老罗笑着对我说: “别人是病来如山倒, 病后如抽丝 ,  你老兄是病来如山倒 , 病好如火箭! ”从那次患病后, 我们几乎成了故交, 我们的妻子也成了好友, 一方有事另一方鼎立相助。

后来, 老罗因照顾年迈孤寡,身患重病的母亲, 辞去内地工作返回香港, 彼此仍有音讯往来。但是他的心仍牵挂找内地, 每年一次到广州参加老同学聚会, 每一次毫无例外的在餐馆设宴招待他的同窗好友。一些老同事去香港, 他问寒问暖, 热情接待, 慷慨解囊, 叫人非常感动。记得1999年1月我在前往新西兰途径香港时, 老罗大清早专程到九龙火车站接我, 到了他家后, 他坚持要我住在他家里, 玩几天再走。可是因我飞机票航程已定, 只能在他家呆上一个白天, 晚饭后就要动身。他立刻带我去餐馆吃饭, 并且一再和我约法三章, 在港一切开销由他包干, 不许我”犯规” 。后来,2010年我和老伴、女儿又名专程去香港拜访老罗一家,住在老罗家里,他多次宴请我们,从中亲身感受了他的慷慨大度和祖孙三代人其乐融融的氛围。

我和老罗二十多年的共事,五十多年的交往,无数次的书信、电话、电邮往来,构筑了两代人的情谊。 我不由想起往日的战斗情和那些难忘的日日夜夜, 心潮起伏, 热血沸腾。疾风识劲草,神洲有知音。罗兄的聪明豁达,大度明理,谦和礼让以及罗夫人的吃苦耐劳,热情开朗和助人为乐的侠义情怀,使我们一家十分佩服,永生难忘。同是天涯沦落人,故友重逢情更浓。回忆过去相处的岁月,我多方获得罗兄的鼎力相助,脑海中常浮起一幕幕难忘的感人事迹。我与罗兄同舟共济,一同过着青菜罗卜乱穿衣的清贫生活,虽多为苦中作乐, 总为我们在困境中举步向前寻求一个支撑点。我在工作中处处得到罗兄的鼎力帮助。在我一生耕耘里,在工作深度、技术高度、业务广度、成果数量和办事效率等诸多方面,能为我献计献策又甘当无名英雄者,非罗兄莫属。

人生无常,十多天前老罗还给我发来电子邮件,前天却突然因心脏病駕鶴西去,離開人間,天人永隔,这怎么不叫人撕心裂肺的悲痛! 我們失去了相濡以沫的摯友,社会失去了一位难得的人才。我的挚友知音一路走好,你的音容笑貌将永远留在我们的心里。

            追思

亲爱的朋友你在哪里?

不见你的身影我悲伤忧虑,

昨夜星辰淡淡离去,

黎明气氛为何这般低迷。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亲爱朋友你在哪里?

不见你的身影悲伤忧虑,

当年你我长江共事,

算盘算尺构筑起难忘的谊。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亲爱的朋友你在哪里?

不见你的身影悲伤忧虑,

二十年同心协力职场拼搏

寒来暑往为水电建设奋力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亲爱朋友你在哪里?

不见你的身影我悲伤忧虑,

这些年你重症忍痛自若,

如今却听不到你的欢声笑语。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亲爱的朋友你在哪里?

不见你的身影悲伤忧虑,

洒泪悲歌送你驾鹤西行,

为你祈福花烛早已备齐。

Xxxxxxxxxxxxxxxxxxxxxx

                                                      罗启新遗容.jpg

                                                                                             罗启新遗容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352130-1196193.html

上一篇:我国最早的水文气象研习活动
下一篇:中秋节快乐!

3 赵建民 王安良 檀成龙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1-20 05:0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