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m9393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dsm9393

博文

揭开人眼的神秘面纱(2)

已有 1979 次阅读 2017-5-20 17:28 |个人分类:科普|系统分类:科普集锦|关键词:近视眼,环球科学,流行病| 流行病, 环球科学, 近视眼

揭开人眼的神秘面纱2)

Uncover the mystery of the human eye2

都世民(Du Shimin)

近视眼是病吗

《环球科学》,2017年第3期刊文:“多晒太阳 预防近视”。作者, 黛安娜·权(DianaKwon) , 翻译 侯悠扬。文中指出:近几十年来,随着学习时间的增长,新加坡的近视率逐渐增加,成了一种流行病。在新加坡,已经有80%90%的高中新生患上了近视,在中国大陆、中国台湾地区,日本和韩国也是如此,这些国家或地区都有一些共同点,儿童在课桌或电脑前花的时间比长辈多了好几倍。环视全球,近视率在其他发达国家也有上升的趋势。在美国,在20世纪70年代,近视发生率只有25%,而到2000年几乎翻了一倍,达到42%。在北京小学一年级就有新生是近视,患近視的年龄越来越小。

70年前,我上小学时,没有看见过小学生戴眼镜20年前,上海市小学毕业生发展成为近视眼的极少数,但如今,刚入学的6~7岁上海儿童的近视患病率已接近10%,三、四年级10岁左右儿童近视患病率超过50%

值得注意的是,6~10岁发生近视的青少年,18岁成年前发展成为高度近视眼(高于600)的风险大大增加。通常从童年或青春期,近视的现象就会开始出现,—直到20岁左右,眼睛发育完成时,才会定型。

如此看来,近视眼是流行病!可是发现孩子是近视,就去配一副眼镜,似乎万事大吉,不以为然!医生也很少提醒,媒体很少关注。

对于大多数近视的人,使用隐形眼镜、眼镜或手术,都可以恢复比较清晰的视力。但有些情况更严重,被医生归类为“高度近视”的人的眼睛,会发展到到相当危险的水平,这会增加视网膜脱落、白内障、青光眼的发病几率,甚至可能会导致失明和其他症状。不幸的是,最新研究预测, 高度近视的全球发病率也将迅速增加,从2000年的3%发展到2050年的10%,届时会有9.38亿人面临失去视力的风险。

中华医学会眼科学分会副主任委员暨眼底病学组组长、上海市眼病防治中心执行主任、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眼科主任许迅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采访时说,相当一部分高度近视在中年以后发展成病理性近视,病理性近视的患病率目前约为人群的1%2%,中国至少有1000万以上这样的患者,它是成人常见的致盲原因之一。可怕的是,大多数青少年学生的家长对此并不重视。相比于奥数培训班、英语提高班、“小升初”择校,给孩子戴上一副厚厚的眼镜,根本不算事儿。

近视眼传染吗?

研究人员估计,如果这样的趋势继续下去,到2050年,世界几乎一半的人口——多于40亿人——都要戴眼镜。这可是惊人的预测数据。

综合分析全球1 45 项研究后,在201 6年,科学家把这一结论发表在了《眼科学》(Ophthalmology)杂志上。“这个统计数字真的让人非常担忧。”南非夸祖鲁—纳塔尔(KwaZulu-Natal)大学的视觉研究员科温,奈杜(Kovin Naidoo)说,“任何影响全球50%人口的公共卫生问题都是非常严重的。”如何预防和解决这类问题是十分重要的。

有的人也许会问:近视眼会传染吗?医生会回答不传染。为什么发展如此迅速?这个谜底在哪里?

近视眼会遗传吗?

如果父母是近视,那你的孩子会是近视吗?答案是不一定。如果父母一方是近视,另一方不是近视,他们的孩子会是近视吗?答案是不一定。解放前,戴眼镜的都是先生!

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眼科主任许迅说,除了遗传性近视,每个人一生下来,都是天生的远视眼(正向度数),过去,人到了成年时,眼睛发育成为正视眼定型,保留轻度远视度数。许迅强调,东亚人群的近视发病率高,并非出于遗传,一个例证是,在上世纪60年代,只有20%的中国人患有近视。

长期以来,研究人员认为近视是因为遗传因素导致的,但这不能解释为什么近视的发病率会如此快速地发展到流行病学的水平。以前,人们很明确地认为,是环境因素影响了视力,而其中罪魁祸首是人们花在阅读、写作和屏幕上的时间越来越多。

近视是书读多了吗?

最近的研究提出不同的观点:明亮的阳光有助于调节正常的眼睛发育,在室内呆得太久——无论是学习、玩视频游戏还是做其他事情,都会破坏眼睛的发育过程。新观点的提出为防治近视提供了一个新的思路,与当初提出减轻学业,弱化学业的观点相比,让孩子多在户外活动,可能更简单也更实用。也就是说,要向孩子的家长说明,孩子需要增加户外活动时间,这是十分必要的。

新加坡眼科研究所近视部门的负责人邵星梅(Seang-Mei Saw),同时也是流行病学家,她说:“我们认为巨大的代际效应大约发生在50年前,那时学校的教学体系和现在不一样,课业也没这么繁重。如果你跟这两代人谈论他们上学时做了什么,你就知道生活方式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一流的大学,顶级大学的名额都非常有限,在激烈的竞争中,高强度的课业是非常普遍的现象。

在上海,15岁的学生,每周要花I4小时做家庭作业,而在美国只有6个小时。近视在知识精英中很常见。教育水平、测试成绩和智商更高的人大都配戴眼镜。这符合一般的印象。在澳大利亚国立大学长期研究近视的研究员伊恩.G.摩根 (lan GMorgan)说:“许多证据都表明,上学时间越长越可能近视。”这也意味着,接受教育越多,伏案工作的时间也就越长,从而导致近视率出现不同程度的增长。近视是否取决于户外活动时间,而不是伏案工作的时间!中国高达90%的大学生是近视。20~30岁年轻人中20%患有高度近视。

2007年,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的研究人员发布了一项研究,这是最早支持“户外时长理论”的研究之一。通过调查分析514名小学生和家长的数据,研究人员发现,一旦考虑户外活动时长和父母的近视情况,阅读时长的因素,就不是那么重要。在同一时间,凯瑟琳,罗斯(Kathryn Rose)率领新加坡和澳大利亚的近视研究人员,也在悉尼大学展开了—场问卷调查活动。比较悉尼和新加坡有中国血统儿童(6-7岁)的近视患病率后,他们发现,虽然悉尼的孩子会花更多的时间阅读和伏案,但近视率只有3%,而新加坡为29%。两者的区别主要是户外活动的时间上,悉尼学生每周户外活动超过13小时,而在新加坡是3小时。参与了这项研究的摩根说:“实际上澳大利亚儿童伏案工作的时间更长。

近视成因之谜

近视成因是户外时长理论,还是遗传论?回答这个问题很难!户外活动对眼睛的健康有所帮助。但这是为什么?为了找到相关机制,科学家需要了解眼睛内部的生理过程。为了方便研究,科学家在许多动物(比如鸡、树鼩䶇和猴子)身上诱发近视。他们还通过缝合眼睛或用磨砂护目镜暂时防止光线进入动物的眼。没有外部光线输入,动物长大后就会出现严重近视。还有一种试验方法是,科学家将透镜放在动物的眼睛上,使图像在视网膜后聚焦。此时,为了补偿偏焦的距离,使画面变清晰,眼睛就会变长,从而导致近视。

宾夕法尼亚大学的跟科专家理查德,斯通(RichardStone )说:“从猴子视网膜的化学成分中,可以分辨出哪些猴子是近视的,哪些不是。这个结果很让人震惊。

阿拉巴马大学近视专家托马斯·诺顿( Thomas Norton)说:当视网膜检测到模糊图像时,会向眼睛释放化学信号,控制眼睛以多快的速度长到什么样程度。如果你能说服视网膜中的细胞,去除对应的化学刺激,不发送引起眼睛伸长的信号,就可以减缓近视”。诺顿说:“现在,学界公认,经常在户外活动,能提高孩子接收的光照强度,这会促进视网膜产生和释放多巴胺,抵消让眼睛变长的信号”在德国图宾根大学,一组眼科研究人员首先发现了令人信服的证据。2009年,他们发现暴露在阳光(30 000勒克斯)和非常明亮的人造光(15000勒克斯)下,都能成功防止实验中的动物患上近视。2010年,他们发现,向近视小鸡的眼睛注射阻断多巴胺活性的药物(螺环哌啶酮 ),会消减光的保护作用。

科学家还没有确定这个过程涉及的所有化学信号,但多巴胺显然位列其中,这是一种防止眼睛生长的神经递质。眼睛在光的刺激下能够释放多巴胺,这说明是多巴胺导致了光照具有抑制近视的作用。如果增加多巴胺成分,能治好近视眼吗?帕金森病人,服用多巴胺药片,能缓解病情,但不能够彻底治好病。近视眼病人,难道也要服用多巴胺药片吗?这种说法看上去有道理,如果逆向思维,我们增加这些化学物质,能治好近视眼吗?

2011年,在豚鼠的研究中,科学家发现,增加多巴胺活性的药物不一定都能防止近视。一些研究人员认为,曝光的时机也很重要。就像我们身体中的许多系统(例如体温和激素)都有一定的周期性变化,眼睛中的多巴胺水平也会波动,通常在白天上升,在夜间下降。试验发现,视细胞的褪黑素也会对眼球的发育产生影响,但是模式和多巴胺相反,它会在夜间增加,白天减少。事实上,这些会对眼睛产生影响的节律性活动都表明,身体的昼夜节律也可能与眼睛的健康有关。在新英格兰视光学院( NewEngland College of Optometry),德博拉.L.尼克拉(Debora LNickla)等人就在调查异常的昼夜节律是否会对眼睛的生长产生影响,从而改变近视的情况。

另外,通过对鸡的早期研究,科学家发现,在恒定光照或恒定黑暗下,眼睛都会过度生长。但尼克拉发现这些研究的结论或许并不准确,因为实验过程中的昼夜节律被过度更改了。现在,她正在研究,当轻微改变昼夜节律时,眼睛的生长会出现什么不一样的情况。在《实验眼科研究》(Experimental Eye Re-search)发表的一项研究中,尼克拉表示,在半夜时用700勒克斯的光强照射2小时,就足以改变眼睛生长的情况。初步研究指出,随着孩子们在深夜花大量时间读书、写字或浏览网络,昼夜节律的更改,很有可能对发育中的眼睛造成巨大伤害。

面对近视率爆炸式增长的背景下,临床研究人员已经开始测试用光预防近视的方法了。由于需求太过强烈,部分亚洲国家的政府已经开始推动这项干预措施。

2009年,在中国台湾长庚纪念医院眼科研究员裴长昌的率领下,一个研究组对57 1名小学生进行了临床试验,其中一半的孩子可以在一年的研究期中,每天额外获得80分钟的户外休息时间。最终结果显示,这组孩子中只有8%,在研究过程中出现了近视,而另一组则有l7%的学生发展到需要戴眼镜的程度。几乎同一时间,摩根和他的同事也在中国广州进行了类似的试验。他们发现,每三天额外获得40分钟强制户外时间的儿童眼睛更健康,比一般儿童患上近视的可能性低了23%

阳光可以保护儿童的眼睛,防止出现近视。但是现在还不清楚,阳光是不是可以缓解已经戴上限镜的孩子的近视程度。总之,近视成因之谜没有揭开!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339385-1056086.html

上一篇:揭开人眼的神秘面纱(1)
下一篇:央视发声韩春雨 深义是什么?

2 杨正瓴 icgwang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1-20 09:1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