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yang1971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iyang1971

博文

[转载]江晓原 穆蕴秋:揭开影响因子的学术画皮

已有 1865 次阅读 2017-8-18 09:20 |个人分类:沙里淘金|系统分类:观点评述|文章来源:转载


唯名与器,不可假于人


揭开影响因子的学术画皮

江晓原 穆蕴秋

上海交通大学科学史与科学文化研究院


揭开影响因子的学术画皮①:影响因子是用来赚大钱的

http://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766553


揭开影响因子的学术画皮②:影响因子是可以操弄的

http://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766569

揭开影响因子的学术画皮③:综述为王,期刊异化

http://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766587


揭开影响因子的学术画皮①:影响因子是用来赚大钱的

江晓原穆蕴秋/上海交通大学科学史与科学文化研究院


影响因子在当今中国的声势

期刊的所谓“影响因子”(impact factor),在中国当下的期刊评价体系中,特别是在科技期刊评价体系中,已经被推崇到荒谬的高度。举例来说,英国的《自然》(Nature)杂志如今在许多中国学者心目中绝对是高居神坛,而它之所以被学界捧上神坛,主要原因之一就是它在风靡全球的“影响因子”游戏中,长期遥遥领先——二〇一四年它的“影响因子”高达41.5,SCI期刊中位居第七。几乎可以这样说,对《自然》的迷信和崇拜,就是对期刊“影响因子”迷信和崇拜的表征。

这种迷信和崇拜可以达到什么程度?看一个例子就可见一斑: 据二〇〇六年《自然》杂志上题为《现金行赏,发表奖励》的文章中说,这年中国科学院对一篇《自然》杂志上的文章给出的奖金是二十五万元人民币,而中国农业大学的奖金高达三十万元人民币以上,这样的“赏格”让《自然》杂志自己都感到有点受宠若惊。

在当前国人的错误认识中,普遍将期刊“影响因子”看成理所当然的权威学术评估手段,视为一种“学术公器”,用于衡量个人、学术团体、研究单位,甚至国家的整体学术水平。许多科研机构的管理部门,长期强调并用各种考核手段要求科研人员尽可能将论文发表在国外的高影响因子刊物上,却完全没有看到,这种要求不仅在学理上极为无理,而且正在实际上对中国学术造成极大伤害。

……


揭开影响因子的学术画皮②:影响因子是可以操弄的

江晓原穆蕴秋/上海交通大学科学史与科学文化研究院


拙文《影响因子是用来赚大钱的——剥开影响因子的学术画皮(一)》在《读书》今年第五期刊出后,反响颇大,有点出乎我们的意料。也许这和“A类期刊”风波恰好在此时发生也有关系。这些反响让我们感觉到,不妨将原先计划中第二篇文章的写作稍稍提前一点。

友人告诉我们,本刊第五期上的拙文已经“严重伤害”了某些人士朴素的感情——他们是如此热爱美国《科学引文索引》(SCI)和影响因子,以至于当他们发现任何打算“诋毁”影响因子的企图时,都会产生由衷的义愤,而拙文就被认为具有这种企图。

关心此事的读者想必还记得,拙文第一篇其实只完成了一个任务——揭示影响因子游戏背后的“科学情报研究所”(ISI)的纯粹商业性质。这一点之所以有必要揭示出来,是因为国内学者、官员、管理人员和广大公众都长期忽视了这一点,所以笔者认为有必要提请各方注意到影响因子背后的商业性质。

然而,热爱影响因子的人士对拙文的质问有一个共同点:商业化就必然不公正吗?非商业化而不公正的例子不是也很多吗?

但是,仔细阅读拙文第一篇,其中有任何一句话可以被解释为“商业化就必然不公正”这样的意思吗?当然没有——因为笔者并不这样认为。事实上,那篇文章根本没有涉及影响因子的公正性问题。既然如此,上面的质问岂非无的放矢?

让我们言归正传,本文的任务是:揭示影响因子可以如何被操弄。先声明一点:限于篇幅,关于影响因子游戏的种种问题,包括它的不合理、不公正之处,并非本文所能尽举,笔者准备在下一篇文章中进一步揭示。

虽然商业化并不必然导致不公正,但具体到影响因子游戏,它的这些不公正之处和商业性质之间,则既有表面的直接联系,更有内在的本质联系。所以热爱影响因子的人士在阅读本文之前有必要做好思想准备——你们热爱的对象,行将遭到进一步的“诋毁”。

……


揭开影响因子的学术画皮③:综述为王,期刊异化

江晓原穆蕴秋/上海交通大学科学史与科学文化研究院


二〇一六年我们在《读书》发表了两篇讨论影响因子的文章,第五期上的《影响因子是用来赚大钱的——揭开影响因子的学术画皮(一)》旨在揭示影响因子游戏的商业性质,以及该游戏发起和主持者的私人商业公司身份。第九期上的《影响因子是可以操弄的——揭开影响因子的学术画皮(二)》主要揭示操弄影响因子的重要手法之一:将期刊办成“两栖刊物”并大幅减少“引用项”(即学术文本)的篇数。不过,环顾当今《科学引文索引》(SCI)期刊影响因子游戏前二十名的“顶级玩家”,上面这个手法能够成功解释其中的一半;那另一半“顶级玩家”又靠什么功夫称霸江湖?这正是本文要讨论的内容。

……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319915-1071610.html

上一篇:谈谈高考改革
下一篇:《虚构的古希腊文明》读后感

2 杨正瓴 李兆良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8-21 17:2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