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扬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iyang1971

博文

[转载]王绩:答刺史杜之松书

已有 3232 次阅读 2016-12-7 15:08 |个人分类:感动我的文字|系统分类:诗词雅集|关键词:学者|文章来源:转载


答刺史杜之松书

王绩


月日,博士陈龛至,奉处分借家札,并帙封送,至请领也。又承欲相招讲礼,闻名惊笑,不能已已。岂明公前眷或徒与下走相知不熟也?

下走意疏体放,性有由然。兼弃俗遗命,为日已久。渊明对酒,非复礼义能拘。叔夜携琴,惟以烟霞自适。登山临水,邈矣忘归。谈虚语玄,忽焉终夜。僻居南渚,时来北山。兄弟以俗外相期,乡闾以狂生见待。歌去来之作,不觉情亲。咏招隐之诗,惟忧句尽。帷天席地,友月交风。新年则柏叶为樽,仲秋则菊花盈把。罗含宅内,自有幽兰数丛。孙绰庭前,空对长松一树。高吟朗啸,契榼携壶。直与同志者为群,不知老之将至。

欲令复整理簪屦,修束精神,揖让邦君之门,低昂刺史之坐,远谈糟粕,近弃醇醪,必不能矣。亦将恐刍狗贻梦,栎社见嘲。去矣君侯!无落吾事。


杜之松·答王绩书

辱书,知不降顾,叹恨何已?仆幸恃故情,庶回高躅。岂意康成道重,不许太守称官;老莱家居,羞与诸侯为友。延伫不获,如何如何;奇迹独全,幸甚幸甚。

敬想结庐人境,植杖山阿。林壑地之所丰,□霞性之所适。荫丹桂,藉白茅,浊酒一杯,清琴数弄,诚足乐也。此真高士,何谓狂生?

仆虽不敏,颇识前言。道既知尊,荣何足恃?岂不能正平公之坐,敬养亥唐;屈文侯之膝,恭师子夏?虽齐桓紈薄,五行无疑;眭夸故人,一来何损?

蒙借家礼,今见披寻。微而精,简而备,诚经传之典略,闺庭之要训也。其丧礼新义,颇有所疑,谨用条问,具如别帖。想荒宴之余,为诠释也。迟更知闻。

王绩·五斗先生传(唐)

有五斗先生者,以酒德游于人间。有以酒请者,无贵贱皆往,往必醉,醉则不择地斯寝矣,醒则复起饮也。常一饮五斗,因以为号焉。先生绝思虑,寡言语,不知天下之有仁义厚薄也。忽焉而去,倏然而来,其动也天,其静也地,故万物不能萦心焉。尝言曰:“天下大抵可见矣。生何足养,而嵇康著论;途何为穷,而阮籍恸哭。故昏昏默默,圣人之所居也。”遂行其志,不知所如。


王绩·古意六首


【其一】

幽人在何所,紫岩有仙躅。

月下横宝琴,此外将安欲。

材抽峄山干,徽点昆丘玉。

漆抱蛟龙唇,丝缠凤凰足。

前弹广陵罢,后以明光续。

百金买一声,千金传一曲。

世无钟子期,谁知心所属。


【其二】

竹生大夏溪,苍苍富奇质。

绿叶吟风劲,翠茎犯霄密。

霜霰封其柯,鹓鸾食其实。

宁知轩辕后,更有伶伦出。

刀斧俄见寻,根株坐相失。

裁为十二管,吹作雄雌律。

有用虽自伤,无心复招疾。

不如山上草,离离保终吉。


【其三】

宝龟尺二寸,由来宅深水。

浮游五湖内,宛转三江里。

何不深复深,轻然至溱洧。

溱洧源流狭,春秋不濡轨。

渔人递往还,网罟相萦藟。

一朝失运会,刳肠血流死。

丰骨输庙堂,鲜腴藉笾簋。

弃置谁怨尤,自我招此否。

馀灵寄明卜,复来钦所履。


【其四】

松生北岩下,由来人径绝。

布叶捎云烟,插根拥岩穴。

自言生得地,独负凌云洁。

何时畏斤斧,几度经霜雪。

风惊西北枝,雹陨东南节。

不知岁月久,稍觉枝干折。

藤萝上下碎,枝干纵横裂。

行当糜烂尽,坐共灰尘灭。

宁关匠石顾,岂为王孙折。

盛衰自有时,圣贤未尝屑。

寄言悠悠者,无为嗟大耋。


【其五】

桂树何苍苍,秋来花更芳。

自言岁寒性,不知露与霜。

幽人重其德,徙植临前堂。

连拳八九树,偃蹇二三行。

枝枝自相纠,叶叶还相当。

去来双鸿鹄,栖息两鸳鸯。

荣荫诚不厚,斤斧亦勿伤。

赤心许君时,此意那可忘。


【其六】

彩凤欲将归,提罗出郊访。

罗张大泽已,凤入重云飏。

朝栖昆阆木,夕饮蓬壶涨。

问凤那远飞,贤君坐相望。

凤言荷深德,微禽安足尚。

但使雏卵全,无令矰缴放。

皇臣力牧举,帝乐箫韶畅。

自有来巢时,明年阿阁上。


《新唐书》卷一百九十六

列传第一百二十一 隐逸

  王绩,字无功,绛州龙门人。性简放,不喜拜揖。兄通,隋末大儒也,聚徒河、汾间,仿古作《六经》,又为《中说》以拟《论语》。不为诸儒称道,故书不显,惟《中说》独传。通知绩诞纵,不婴以家事,乡族庆吊冠昏,不与也。与李播、吕才善。

  大业中,举孝悌廉洁,授秘书省正字。不乐在朝,求为六合丞,以嗜酒不任事,时天下亦乱,因劾,遂解去。叹曰:“网罗在天,吾且安之!”乃还乡里。有田十六顷在河渚间。仲长子光者,亦隐者也,无妻子,结庐北渚,凡三十年,非其力不食。绩爱其真,徙与相近。子光喑,未尝交语,与对酌酒欢甚。绩有奴婢数人,种黍,春秋酿酒,养凫雁,莳药草自供。以《周易》、《老子》、《庄子》置床头,他书罕读也。欲见兄弟,辄度河还家。游北山东皋,著书自号东皋子。乘牛经酒肆,留或数日。

  高祖武德初,以前官待诏门下省。故事,官给酒日三升,或问:“待诏何乐邪?”答曰:“良酝可恋耳!”侍中陈叔达闻之,日给一斗,时称“斗酒学士”。贞观初,以疾罢。复调有司,时太乐署史焦革家善酿,绩求为丞,吏部以非流不许,绩固请曰:“有深意。”竟除之。革死,妻送酒不绝,岁余,又死。绩曰:“天不使我酣美酒邪?”弃官去。自是太乐丞为清职。追述革酒法为经,又采杜康、仪狄以来善酒者为谱。李淳风曰:“君,酒家南、董也。”所居东南有盘石,立杜康祠祭之,尊为师,以革配。著《醉乡记》以次刘伶《酒德颂》。其饮至五斗不乱,人有以酒邀者,无贵贱辄往,著《五斗先生传》。刺史崔喜悦之,请相见,答曰: “奈何坐召严君平邪?”卒不诣。杜之松,故人也,为刺史,请绩讲礼,答曰:“吾不能揖让邦君门,谈糟粕,弃醇醪也。”之松岁时赠以酒脯。初,兄凝为隋著作郎,撰《隋书》未成,死,绩续余功,亦不能成。豫知终日,命薄葬,自志其墓。

  绩之仕,以醉失职,乡人靳之,托无心子以见趣曰:“无心子居越,越王不知其大人也,拘之仕,无喜色。越国法曰:‘秽行者不齿。’俄而无心子以秽行闻,王黜之,无愠色。退而适茫荡之野,过动之邑而见机士,机士抚髀曰:‘嘻!子贤者而以罪废邪?’无心子不应。机士曰:‘愿见教。’曰:‘子闻蜚廉氏马乎?一者硃鬣白毳,龙骼凤臆,骤驰如舞,终日不释辔而以热死;一者重头昂尾,驼颈貉膝,?是啮善蹶,弃诸野,终年而肥。夫凤不憎山栖,龙不羞泥蟠,君子不苟洁以罹患,不避秽而养精也。’”其自处如此。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319915-1019287.html

上一篇:郑重宣布,我已经成为特权阶级
下一篇:从几篇转载文章谈起

0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6-1 16:5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