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ANGZL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IANGZL

博文

管理者和经营者思维

已有 1247 次阅读 2018-9-22 12:37 |个人分类:复杂系统与网络|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管理, 经营, 结构, 周期, 演化模型

       深夜和爱人聊到一个比较深的话题,把这个思考记录下来。这个话题和之前看到过有关固定型思维和成长型思维有点类似,只是换个说法,感触上会更加直接。大到国家,小到个人,我们怎么才做到全局最优,而不仅仅是局部最优,甚至有可能会陷入区间波谷。这是个即宏观又细致,并且充满层次的问题,阐述这类话题,通过一篇文章,很难做到既全面又细致。本篇文章只详细阐述下自己对管理者思维的思考,对于经营者思维,将另辟文章进行阐述。
       社会的文化从古自今都讲究“学而优则仕”,为什么呢,因为中国向来是一个小农经济的金字塔型社会,为什么是小农呢,因为稳定而持久,那为什么是金字塔呢,同样也是便于管理的效率和秩序的稳定,都是出于利益和价值的最大化。所以,只有站在金字塔的更高层,你才会拥有更多资源,才能实现最大的个人利益或者价值。可以说从这个时候起就已经有了管理者和经营者思维的交流和互动。在绝大部分人的眼里都是在自己的范围内的权衡利益或者价值的最大化问题。很明显的看出,在这里面,管理者思维占据了绝对优势,因为它掌握社会资源的分配,掌握着人生的走向。
       大到管理国家的强弱,小到管理家族兴衰和个人的成败。几乎一切的成果都和管理分不开, 当然管理最有效最直接的方式就是制定各种规章制度,然后通过强力手段予以执行,以迅速地到达自己的目标。比方说制定税负计划,制定生产计划,制定学习计划等等。可以说在社会结构固定,社会资源稳定的情况下,这样的管理者思维的确保障着社会有秩序有效率的运转,所以古代社会从上至下宣贯着管理者统治思维,树立君主、主公或者家长的权威不容质疑和挑战,成为这种思维根深蒂固的表现,为的就是保障社会结构的固定。因为只有社会结构稳定,社会的资源才能得以更好地掌控和支配。在小农经济时代,很多人正是因为社会结构的固定,安于务农,安于教化和学习、安于经商,安于消费,所以才会源源不断地为社会生产社会资源。
      但是,这样的固定式的管理思维,很难面对外部和内部变化的挑战。首先我们来观察下固定式的社会结构会有什么发展趋势和变化,社会和家庭的发展变化离不开每一个微观的个体,然而驱动个人最大动因就是个人利益或者价值的最大化,从这个意义上讲,什么是管理者思维利益的最大化?在小农经济的社会里,当然就是祈求风调雨水,控制更多权力和资源。然而管理者为了控制更多权力和资源,必定要掌握更多的被管理者的权力和资源,比如说农民的土地所有权,又比如说小孩的选择权等等,在金字塔的固定式结构下,管理者思维位于这个结构的上层,所以我们会观察到,这样的结构里,在利益和价值最大化的动因驱使下,社会的权力和资源会源源不断地向上偏移,然后下层的被管理者在同样的动因下,为了获取更多的权力和资源,就会更依赖于管理者,从而形成了一个相对稳定的“管理-依赖”的关系结构。随着时间的推移,权力和资源就会逐步聚集到金字塔的最顶端,这就是整个固定式的金字塔结构在管理者思维主导下的最终表现。这种社会对顶层的高度依赖性就成为这样种固定式金字塔结构的最大风险,然而恰恰微观的个体人性欲望是最不控的,一旦所有的权力和资源都需要依赖于顶层少数个人,整个结构的稳定性就会被至于不可控的边缘。由于绝对管理,顶层内部的变化就会从顶层瓦解整个固定式的结构。由于绝对依赖,底层一旦受到外部的冲击,将没有能力抵御,从而从底层瓦解这种固定式结构。因此通过这样的推演,可以得出这么一个结果,管理者思维无法面对结构的自然发展和变化。除开管理者有充足的能力控制自己作为微观个体的人性欲望的发展和变化。那么问题来了,这样的充足的能力从哪里来?即使自己能做到,能保障自己儿女,自己后辈能做到吗,所以这就出现了管理者思维下结构性的周期率问题

       在简单“管理-依赖”模型中,有三个要素:管理要素M、连接要素L、依赖要素R;当M值和R值的差值越大,L值就会增加,这是一个自组织的稳定结构。拿城市结构作为例子,当城市管理者M掌握的M[资源]要素值越大时,个人L通过劳动所掌握的L[资源]要素值和M[资源]之间的差值d[资源]就会越大,这时候L的值就会是分配比例β与d[资源]的乘积。β值越大,M对R的吸引值就会越大,作为结构连接要素L值就会自然增加,那么这个城市的结构就会自然地变得越来越大,层数会变得越来越多。可以看出,“管理-依赖”模型是一个自组织结构(金字塔或者无标度网络)的演化模型。还是拿城市结构作为例子,通过这个MLR模型,我们可以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城市化的进程将取决于这个城市的管理者所掌握的资源M,当M值越大时,城市化的进程就会越快。

      以两个城市(城市是管理型思维主导下的固定式结构的典型结构)的兴衰作为例子,一个是中国的深圳,一个是美国的底特律。

      深圳,可以说一开始只是一个村子,管理者资源M少之又少,这时候体现处了邓作为管理者所具有的管理艺术,首先,给出一个巨大的管理者资源的期望值E(M),同时配置一定量的管理者资源M,当吸引了足够多以来要素R之后,R会源源不断地生产资源,来充实E(M)和M,所以深圳市城市化进程迅速加快。

      同样,汽车城市底特律,当城市的产业结构稳定并变得庞大、税负越来越重的时候,突然遇到全球化外部竞争的资源争夺,使得城市管理者所掌握资源M越来越少,L值不断地减小,最后导致汽车城市底特律的破产。

      从城市的兴衰可以看出,管理者思维主导下的城市结构,发展到一定阶段之后,很有可能会在外部资源条件变化的冲击下,遇到结构性风险。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258915-1136341.html

上一篇:“呦呦鹿鸣,食野之蒿。我有嘉宾,德音孔昭。”
下一篇:哲学思考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0-21 01:1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