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oBlog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郝柏林 郝柏林的中文实名博客,只能偶然写一点

博文

对李俊博士的补充

已有 20751 次阅读 2010-1-6 11:24 |个人分类:科学史料|系统分类:科研笔记|关键词:混沌研究| 混沌研究

                      对李俊博士的补充

 

                             郝柏林

 

对于匿名的造谣污蔑,我从来不予理睬。

 

最近一位朋友告诉我,有一份不算很友好的帖子,是署了真名实姓的。那就是南京大学物理系李俊博士2009611发在新浪网博客的文字,先转录全文如下:

 

新浪网科学相声大师李俊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1616511657

************************************************************************

老院士严词痛斥少年院士实录, 爆强!(2009-06-11 02:08:20)

 

郝伯林学部委员挨呛记

 

一九八五年, 全国性的物理学会议在南京大学隆重举行。

 

郝先生是理论所的学部委员(90后院士), 属于少年院士, 才华横溢, 理论物理及交叉科学各个领域, 无所畏惧。 当时, 郝先生正在中国全力以赴推动非线性科学的研究(不仅仅是物理), 当然报告内容也是此方面的。

 

郝先生纵横驰骋, 侃侃而谈, 尤未尽兴, 被主席程开甲学部委员强行掐断终止。程先生热情的请大家提问探讨。年青筒子或是第一次听说此领域,或是慑于郝先生虎威(如我等南京大学81-84级研究生,已由吴萱如先生开设的课程中学了一点), 全部无语。

 

此时后排站起一位着上好西装,鹤发童颜的老者, 声如洪钟, 掷地有声,出离愤怒地曰道:

 

科学是把复杂的问题简单化, 你是在把简单的问题复杂化, 你是反科学的!”

(标准国语,有CCTV《新闻联播》男主播水准)

 

天哪, 此老莫非要彻底根除刚刚在中国开始的复杂性系统的研究? (注:经过二十余年的发展,此领域已扩散为理论生物物理和软物质凝聚态物理等等崭新的领域。)

 

郝先生在台上额头出汗,面色发红, 但面对老资格学部委员的最强硬疑似科学问题, 紧闭双唇,并不准备辩解。我现在回想,郝先生当时可能正在想普朗克年轻时与老一辈科学家争论时所写的话:要接受一个新的科学真理,并不用说服它的反对者,而是等到反对者们都相继死去,新的一代从一开始便清楚地明白这一真理。

 

眼见得形成僵局, 且火药味甚浓, 一触即发, 程先生反应敏捷,赶紧起身曰道(苏州官话): "大家对此问题兴趣很大, 可以会后接着讨论, 有请下一位。" 这才把郝先生放下台来。

 

此老是谁呢?  俺就不说了。有兴趣,可到科学网郝先生的博客中请教,呵呵。

 

此例充分展示了我国科学传统的缺失,甚至连孔夫子的话也不记得了。

 

弱问: 在国际学术会场上会出现此等绯闻吗?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

*******************************************************************

 

对于这份帖子,先做一点补充。首先,那位西服革履、衣冠楚楚的长者是复旦大学卢鹤绂(1914-1997)教授。他比彭桓武大一岁。彭先生是1955年的中国科学院数理学部委员。由于1957年以后学部委员的增选冻结了23年,卢先生被耽误到1980年才当选,和我成了“同科进士”。虽然专业不同,我对这位年长20岁的前辈一向很尊敬,但平时并无接触。

 

那是19825月华东6省市物理学会在江西九江举行年会。卢先生和我都是会议的邀请报告人。我的报告内容是综述当时正热闹起来的混沌现象的研究。讲完以后,卢先生立即说,“这个报告是反科学的,它把简单的事情说复杂了”。对于前辈的话,我当时并没有做什么回答。坐在我傍边的上海生物化学研究所的徐京华(1922-20031966文化大革命年前是上海生化所生物物理室主任兼任北京生物物理所理论生物学室主任)轻声对我说,卢先生这个人讲话厉害是出了名的。然后徐先生就上台做下一个报告。徐京华首先讲了一则笑话,说国际上有些保守的生物学者对于新兴的分子水平的研究不以为然,在一次国际会议邀请报告之后,一位老先生发言说:“不管你们讲得多么天花乱坠,我还是按老办法造人”。徐的报告之后,卢先生没有说话。

 

那次报告的内容,后来扩展成一篇综述,发表在《物理学进展》1983年第3卷第3329-416页,题目是“分岔、混沌、奇怪吸引子、湍流及其它——确定论系统中的内在随机性”。顺便提一下,这篇长达7万字的文章几乎占了一整期《物理学进展》,编辑部此后对综述文章长度作出了限制。以后我在混沌理论方面写过研究论文,1984年为英文Chaos. An Introductory and Reprints Volume写了70多页的引论,1989年出版了英文专著Elementary Symbolic Dynamics and Chaos in Dissipative Systems(已经WSPC同意放在我的个人网页上供自由下载)。卢鹤绂先生从来没有写过对我的工作的批评文字。在数理学部的会议上,我和卢先生多次见面,彼此一直客客气气、以礼相待。

 

混沌理论的发展初期,一些前辈学者不很认同。还是在1980年代初,李政道先生到理论物理研究所访问。当时我不在北京,别的同事介绍说郝柏林在研究混沌。李先生说,“混沌不能当饭吃”。过了一会儿,李先生端起茶杯又说,“但是可以当水喝”。1986年我担任李先生建立的中国高等科技中心(CCAST)理论物理分中心第一届主任时,协助李先生组织了CCAST的第一次国际会议,题目是“物理学中的并行计算机”。会议最后一天,李先生把基金委和国家科委的人都请来了,在会上点名计算所夏培肃和我研制一台专门用于混沌研究的并行计算机,并说10万美金就够了。按照当时的比价,两委给夏培肃拨来37万人民币。她带领一批年轻人造成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的BJ1计算机,我的一位学生在这台机器上完成学位工作。他的博士论文发展成《非线性科学丛书》中的一册(杨维明,《时空混沌和耦合映象格子》,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1994)BJ1并行机的研制组成员、夏培肃的博士生唐志敏现在是我国并行机事业的干将之一。

 

李俊博士的实名帖子,虽未必有“绯闻”效应,却引发了我对往事的点滴回忆。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248-284656.html

上一篇:“批判爱因斯坦”追忆
下一篇:国民素质教育的关键是人民公仆的素质

14 张珂良 惠小强 赵星 郭向云 刘继顺 杨正瓴 田晓军 蔣勁松 魏玉保 施继龙 田松 陈杰 dreamworld cabrio

发表评论 评论 (2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5-21 17:4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